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二十章 天时地利

第二十章 天时地利

  入夜,荆州军营。

  文聘扶剑驻立在辕门,极目远望着东北方向,隐约可见闪烁不定的灯火,那里正是河北军的营寨。

  他脸色冷峻,目光中始终闪烁着某种不安。

  马蹄声起,数骑斥候飞奔而来。

  “禀将军,小的刚刚打探到,河北营中大约有千余轻骑趁夜而出,望西北的小道而去。”

  文聘神色立时一变,口中惊道:“西北的小道通往新野,莫非颜良这厮想偷袭新野不成!”

  先前之时,文聘就一直怀疑颜良的动机,故而瞒着蒯越,私自加派斥候,严密的监视颜良军的动向。

  却没想到,他的怀疑真的变成了现实。

  得知这个惊人的情报,文聘不敢迟疑,急匆匆的赶去见蒯越。

  “颜良是奉袁公之命而来,得罪不得,若是把他留下来,请神容易送神难,也不是件好事,还真是头疼啊……”

  帐中的蒯越,尚在凝眉苦思着。

  “蒯别驾,大事不好。”文聘顾不得通传,掀起帐帘便大步而入。

  别驾乃是州牧属官中文吏之首,位高权重。

  正在思索的蒯越被打断了思路,眉头微皱,不悦道:“何事大惊小怪?”

  “方才斥候有报,那颜良率轻骑抄小路偷袭新野去了!”文聘拱手道。

  “什么?”

  蒯越大惊,腾的一下就跳了起来,方才的驾子一扫全无。

  文聘沉声道:“末将早觉得那颜良可疑,如今情报确凿,那颜良果然心怀不轨,若是让他攻破了新野,襄阳必将危矣。”

  蒯越神色愈来愈凝重,他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震惊之余又有几分愧色,似乎为自己先前决策失误而汗颜。

  “请别驾下令,让我率全军急攻敌营,只要击破了颜良大营,就算他攻破了新野也将腹背受敌,区区一千骑兵,只有被困死于新野。”

  文聘慨然请战,蒯越却摇头否定了他的建议。

  尽管他知道文聘言之有理,但若蒯越接受了他的意见,到最后就成了自己决策失误,酿成危情,却由文聘力挽狂澜。

  作为刘表麾下头号重臣,蒯越绝对接受不了这颜面上的损失。

  沉吟半晌,蒯越故作从容道:“新野城险,颜良一千骑兵未必就能攻下。我命你速率四千步骑回援新野,内外夹击,剿灭颜良。”

  “别驾……”

  文聘欲再言,蒯越眼睛一瞪,喝道:“你难道还敢质疑我的军令不成,若再稍有耽搁,遗误了军机,这罪名你担当的起吗!”

  这般一喝,文聘哪敢再言,只得暗叹一起,转身匆匆出帐。

  半个时辰之后,一支四千人的荆州军急匆匆的离开了大营,沿着大道向新野县急行而去。

  ##########

  东方发白,旭日初升。

  金色的朝霞刺破朦胧的晨雾,为起伏的山丘染上了一层金边。

  颜良匍匐在草丛里,嘴里嚼着一根枯草,目光炯炯,目不转眼的盯着山坡下的大道。

  在山坡的后面,一千骑士静静的驻立,身边的战马都已被包住了嘴巴,一千多人马如石像一般矗在那里,安静的可怕。

  大道的尽头,尘土渐起,地面隐约有微微的震动。

  颜良拨开草丛,极目远望,视野之中,一支急行的队伍,正渐渐的清晰起来。

  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

  终于,颜良看清了那面飘扬的大旗,上面赫然书着一个斗大的“文”字。

  “果然是文聘,很好,就用你为我在荆州立威吧。”

  颜良呸的将草根吐出,一跃而起,头也不会向后微微的抬手。

  肃立在坡下的周仓,急是把颜良的黑色战驹牵了上来。

  颜良翻身上马,接过周仓双手捧来的大刀,朗声道:“传令下出,全军上马,准备随本将大杀一场。”

  马前这虎熊之士顿时兴奋起来,急是奔下山坡,传达颜良的号令。

  早就等到不耐烦的骑士们,热血立时沸腾起来,一千多人纷纷上马,井然有序的策马上了山坡。

  时间正好,四千多荆州军匆匆的坡前经过,全然没有觉察到,大道旁的山坡上,一双双杀气腾腾的眼睛,正狰狞的注视着他们。

  这才是颜良的计策。

  颜良深知文聘非是寻常之辈,许攸的这条偷袭新野之计,也许能瞒得过大意的蒯越,却未必能瞒得过文聘。

  新野是荆州门户,蒯越必不敢失,自然会命文聘率军由大道回援。

  他们却万没有想到,颜良并没有直奔新野而去,而是埋伏于这道路交岔口,坐等截击回援的荆州军。

  这交岔口地势平坦,附近又有这么一片山丘高地可为骑兵提供俯冲之势,简直就是一个绝佳的骑兵用武之地。

  守候了大半夜的颜良,终于等到了他的敌人。

  “颜家军的将士们,让荆州的蛮子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,冲啊~~”

  一声洪钟般的高喝,颜良一马当先,向着坡下的敌人疾冲而去。

  身后那黑压压一片的骑兵,如同决堤的洪流,追随着他们的主将袭卷而下。

  大道之上,四千疾行的荆州军,瞬间便陷入了惊惶混乱之中。

  策马奔行的文聘,脑海里还在思考着如何克制颜良的骑兵,他却做梦也没有想到,颜良军会如神兵天降一般,突然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

  “难道敌人偷袭新野是虚,截杀我的援军才是实?这个颜良不是有勇无谋吗,却怎么会——”

  震惊的文聘想不下去了,滚滚铁骑狂冲而来,须臾间已至百余之内,他已经没有时间再思考。

  “快,全军结阵,准备迎敌。”文聘挥舞着钢刀,厉声的喝令着惊惶的士卒。

  野战以步敌骑,唯有结阵迎敌,方才有一丝希望,文聘深知其理。

  他手下这四千步军,乃是自己亲手训练,面对着敌人的突袭,虽然惊惶,但在文聘的指挥下,还是极力的稳了下来,仓促的构建起了军阵。

  纵马狂奔的颜良,原以为敌人会当场被他的威势吓溃,眼见这些荆州军非但没有溃散,反而迅速的结成了军阵,颜良心中不禁有些意外。

  “这个文仲业,果然有些能耐,算我没看错你。”颜良心中暗赞,嘴角却又泛起一丝冷笑,“只可惜,你遇上的对手是我颜良。”

  东升的旭日射出万道金光,那一千骑士,如同身披金甲,反射着耀眼的金辉。

  指向天际的刀枪齐齐放下,金光流转的寒刃,如同一排排死神的獠牙一般,闪烁着狰狞。

  原本准备迎敌的荆州军,却被扑面而来的朝霞刺中眼睛,根本无法看清楚敌人的来势,只能用耳朵听那隆隆而近的喊杀声和马蹄声。

  同样睁不开眼的文聘,此时心中更是大骇。

  他这时才意识到,颜良之所以从东面山坡上杀来,正是为了形成顺光之势。

  阳光刺激下,荆州军的弓弩手根本无法准确射击,失去了弓弩的远程打击,又焉能阻挡住骑兵的冲击。

  “天时地利把握得如此纯熟,这颜良的用兵手段,竟如此了得!”

  惊骇之余,滚滚铁流已汹汹而至。

  伴随着一声雷鸣般的暴喝,颜良纵马高高跃起,如神将一般从只顾遮目的荆州军头上越过。

  落地之时,手中的钢刀毫不留情的斩向那些惊恐的敌人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