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二十二章 人肉盾牌

第二十二章 人肉盾牌

  (本书有已签约,大家可以放心收藏,不过暂时没推荐,裸奔冲榜,全靠大家投票啊,都尉拜谢)

  营外的旷野上,数不清的士卒在狂奔。

  那些身影却不是蒯越想象中的河北骑兵,而是他自家的荆州士卒。

  两千多荆州降卒,如同受惊的羊群一样,被紧随在后的五百河北骑兵驱赶。

  颜良纵马奔行,看着眼前抱头鼠窜的降卒,嘴角暗暗扬起丝丝冷笑。

  蒯越虽算不上什么良将,但到底也有些谋略,且其手中尚有六千荆州步骑,自己这五百骑兵,若是野战或许还是取胜之机,但若是强攻敌营就胜算无多。

  所以颜良就灵机一动,将两千俘虏驱赶在前,作为他的人肉盾牌。

  混乱的羊群很快进入了弓弩的射程,却始终不见荆州军营放箭。

  颜良知道,他的计策奏效了。

  营寨中的蒯越,脸上涌动着莫名的惊诧,咬牙切齿道:“好个颜良,竟然使出如此狠毒的计策,这厮不是人称有勇无谋的吗,怎会有如此机谋,难道来将不是颜良,是另有其人吗?”

  “别驾,他们就要冲过来了,咱们该怎么办?”副将惊慌叫道。

  蒯越从惊骇在清醒过来,举目再望时,敌人已逼近营外的壕沟,相距不过百余步。

  蒯越不及多想,大叫道:“放箭,立刻放箭,绝不可令敌人近前。”

  号令传下,无论将校还是弓弩手,都对蒯越的这道命令产生了怀疑。

  迎面奔来的,那可都是自家的袍泽,难道要让自己人放箭吗?

  这一万多的兵马,大多都是南阳人,其中很多是都是同村同乡,甚至还有不少是亲兄弟。

  对面逃奔而来的同袍中,或许就有自己的同乡,甚至还有自己的亲兄弟,他们岂能铁石心肠的下得去手。

  蒯越神色惨白,他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,士卒们无法对同伴下手,这也正是中了敌人的计策。

  “你们都耳聋了吗!我命你们放箭,违令者立斩不赦!”

  惊怒之下的蒯越,也顾不得名士的风度,纵马在营栅一线往来奔走,挥舞着手中的剑喝斥着部属。

  在他的威逼之下,士卒们不敢抗命,只得拿起弓弩,咬牙向着自己的同伴放箭。

  只是,为时已晚。

  那两千多降卒,顷刻间已奔近了营寨,蒯越根本来不及阻止,这些惶恐的士卒就越过壕沟,冲入了营中。

  大营内的士卒阻拦也不是,不阻拦也不时,跟逃回的同伴撞在一起,彼此拥挤,很快就乱成一团。

  紧随其后的颜良,见得这等阵势,战斗大盛,高声叫道:“颜家军的健儿们,让荆州人知道我们的厉害,杀!”

  “杀!”“杀!”“杀!”

  五百意犹未尽的虎狼之士,杀声如潮,追随着他们的将军,一涌而上,撞入了混乱的敌营。

  屠杀开始。

  五百铁骑,当真如出笼的猛虎,荆州军虽有六千余众,但一片混乱的局势,已让他们统统变成了惊慌的羔羊。

  颜良率领着他这班铁骑之士,如铁锯一般,从东锯到西,从前锯到后,把六千荆州军锯碾得是鬼哭狼嚎。

  黄昏时分,屠杀终于结束。

  残阳如血,本已尸伏遍地的战场更加血腥。

  一群盘旋的乌鸦兴奋的发现了这个巨大的食物场地,带着尖厉的啸声俯冲而下,却惊起了正在地上撕扯着尸体的几只野狗。

  野狗们惊慌的地四散奔开,隔了数丈之遥,却又不甘心的回头。

  它们毛茸茸的头上沾满了鲜血,张开的鼻翼喷着粗重的气息,咧开的大嘴嘀嘀哒哒的流淌着混合着鲜血和涎水的液体,牙缝之间依然残存着丝丝肉糜。

  一身浴血的颜良驻马而立,刀削似的脸庞上沾着几掠血污,倒提着的长刀上,尚在缓缓的淌落着一滴滴余暖未尽的鲜血。

  环看四野,颜良深深的吐了口气。

  这一仗杀得实在是痛快。

  “将军,清点已毕,此役咱们斩首两千,俘虏了约有四千余众。”一身是血的周仓,喘着气道。

  四千俘虏,不是个小数目呢。

  这些荆州士卒虽然不及颜良的河北亲军战斗力强劲,更比不上曹军的精锐,但到底也是经过训练的正规军,若能加以收伏整编,对扩弃自己兵力还是很有帮助的。

  颜良微微沉吟,大声道:“把受伤的放归给刘表,其余的都暂时看押解起来,待到了新野后再编入我军之中。”

  “诺!”

  周仓正欲离去,却又想起什么,拱手道:“禀将军,方才末将清点俘虏,有一个家伙自称是刘表麾下别驾,叫作蒯什么的……”

  周仓挠着后脑勺,一时想不起来,他是个目不识丁的粗人,记不住人名也不奇怪。

  颜良一听到那个“蒯”,眼眸微微一动,问道:“那个是不是叫作蒯越。”

  “对,就是叫作蒯越,这厮看起来还是个大官,不知将军想怎么处置?”周仓道。

  “蒯越,蒯异度么……”

  颜良喃喃念着这个名字,神色冷淡的很,明知这是一名颇为了得的谋士,却并无多少欣喜。

  人才永远是三国永恒的话题,特别是对颜良这种“一穷二白”起家的人,更是求贤若渴。

  只是,颜良却并不是对人才一概全收,他也有自己的好厌。

  蒯越此人乃荆州衣冠大族名士,代表着荆州世族的利益,也是荆州骑墙派的代表人物,于他而言,无论是刘表还是曹操,谁能让荆州世族的利益最大化,他就效忠于谁。

  历史上刘表对蒯越十分的信任,而官渡之战时,蒯越却屡劝刘表归降曹操。

  刘表死后,曹操发兵南下,蒯越不想着如何为新主刘琮抵御外敌,却一力的鼓动刘琮投降曹操,将刘表辛苦经营十余年的基业,拱手的奉于他人。

  食主之禄,却只顾着自己的利益,蒯越的所为,跟赤壁劝孙权的投降的张昭一样,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令颜良不待见的人。

  颜良本想将蒯越一刀砍了,转念一想此人毕竟乃荆州名士,自己要在荆州站稳脚根,在未拥有绝对的实力之前,还得借重这些大族。

  杀一个蒯越是痛快,却误了长远之计,这并非颜良的作风。

  沉吟片刻,颜良摆手道:“先把他看管起来,待到新野后,再带他来见我。”

  “这个蒯越不能收服,利用一下还是可以的。”

  颜良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心中已有了主意。

  这时,东面尘土起,一队兵马匆匆而来,却是许攸和刘辟,率领着本宫的五千步军赶到。

  颜良拨马迎上,大老远瞧见许攸纵马而来,便大声笑道:“子远先生,你来迟一步,战斗已经结束了。”

  许攸驱马近前,看着遍地的尸体,看着那些伏在地上,战战兢兢的降卒,脸上涌动着难以置信的惊讶。

  “将军何以用五百骑兵,就攻破敌人营垒的?”许攸惊奇道。

  先前他与颜良约定,入夜之时举为号,两面夹击夜袭敌营,谁想颜良临时该变了计划。

  许攸收到情报时还在暗怪颜良托大,想以五百骑兵冲破敌人坚固的营垒,实在是太过自信。

  谁想到,颜良竟真的做到了。

  “没什么,就是临机一动,略施小计而已。”颜良轻描淡写的将作战的经过,简要的说了一遍。

  许攸听罢,脸上的不禁流露出敬佩之色,啧啧赞道:“兵法之道,就在随机应变四字,将军此计大妙,许攸佩服。”

  许攸的赞叹,颜良只付之一笑。

  他拨马转身,马鞭摇指西面,朗声道:“一天血战,将士们也都累了,再加把劲,随本将取了新野,美酒米肉,任由尔等享用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