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二十五章 计收文聘

第二十五章 计收文聘

  (求收藏,求推荐票,暴君需要大家的支持呀)

  “……文聘交战不利,不敌颜良,致使新野失陷……”

  这是蒯越在给刘表书信中,关于新野失陷的解释,很明显,他的这番话把失败的责任,统统都推在了文聘的身上。

  当颜良看到这几行字时,他就断定文聘看后一定会生怒,眼前的事实证明他所料不错。

  文聘真的是怒了。

  前日一战,若是蒯越听从自己的建议,尽起一万大军去攻破河北军主营,眼下的颜良早已成丧家之犬,何以有今日的嚣张。

  你蒯越不听我的建议,导致损兵失地也就罢了,竟然还不知羞耻的把责任往老子头上推,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也!

  文聘越想越气,牙关几乎要咬碎。

  “蒯越乃荆襄大族,又是刘景升最信任的谋士,我猜想刘景升多半会信他,而不信仲业你。若是仲业你还执意为刘景升卖命,你将来的日子,只怕会很难过呀。”

  颜良不紧不慢的在旁煽风点火,火上浇油。

  本是愤怒的文聘,情绪很快就阴郁下来。

  颜良趁势又道:“刘景升此人爱幕虚名,用人只用大族名士,仲业你才华横溢,武艺超群,却只能做任人驱使的下层武将。那蔡瑁、蒯越之辈,不通军事,只因出身大族,刘景升就将军政大权尽付。仲业你也是有血性的人,你真的能够忍受一直在那些庸人手下忍气吞声下去吗?”

  文聘的脸上青筋在涌动,眼眸中闪烁着愤懑的神色。

  颜良看得出,自己的话深深的戳中了文聘的痛处。

  凡有才华者,必有几分傲气,自看不惯庸碌之辈站在自己头上屙屎撒尿,就算一时忍耐,但憋在心里的那股子怨气,迟早也要爆发。

  颜良的话,就如同炸药,炸开了文聘心里的堤防,让他的怨气如决堤之水喷涌而出。

  陡然间,文聘腾的站了起来,怒发冲冠的脸上,涌动着某种决毅,愤然道:“文某岂能受这等羞辱,颜将军,文聘愿投归你麾下,为你效犬马之劳!”

  颜良嘴角掠过一丝笑意,心中一阵的欣喜。

  “能得仲业这般良将,实是如虎添翼,来,咱们满饮此杯。”颜良满脸的兴奋。

  文聘再无犹豫,举杯与颜良对饮而尽。

  收服了文聘这员良将,颜良倍感欣慰,他知文聘为人忠义,一旦选择归顺自己,必会忠心不二。

  颜良遂放心的赋予了文聘兵权,令他收拢流窜在外的部曲。

  文聘久驻荆北,在新野一带颇有些声望,他这么一站出来号召,那些四散流窜的部曲们很快就聚来投奔。

  不数日的时间里,文聘就为颜良聚起了四千余众的荆州军,使得颜良手中的兵马总数达到了一万余众。

  颜良遂命文聘与刘辟,共率三余多兵马,攻取新野北面的淆阳,拱卫新野之北,防止宛城的曹军越着荆州生乱,南下收渔人之利。

  颜良又留许攸与周仓率三千兵马守新野,自己刚率四千步骑夺取南部五十里外的朝阳,一面拱卫新野之南,一面对襄阳形成进步之势,以武佐和。

  ######

  襄阳城。

  新野失陷的消息,给这座荆州的首府蒙上了一层浓浓的战争阴影。

  享受过太久和平的襄阳人,似乎早已忘记了战争的残酷,如今听闻凶悍的河北军团突然间就打到了家门口,一城的士民,顷刻间就陷入了恐慌之中。

  从新野逃来的襄阳的军民,惊心动魄的描述着敌人的恐怖,各种传闻在大街小巷乱飞。

  有人说河北军的颜良比当年的吕布还要残暴凶猛。

  有人说河北的骑兵比风还快,刀子比虎狼的牙还锋利,见人就杀,跟魔鬼一样可怕。

  甚至还有人说攻入荆州的河北军有十多万人,全都是清一色的骑兵,马上就要渡过汉水杀进襄阳来。

  各种添油加醋的传言,使是襄阳的民众对从未见过的敌人,产生了深深的畏惧。

  在他们眼中,颜良俨然成了地狱里的阎王,带着无数的恶鬼来到荆州吃人。

  原本热闹的街市因恐慌而陷入了萧条,商铺们纷纷关门停业,大街上空无一人,甚至许多人家都收拾行李,携老带幼的涌向南门,打算避往江陵,躲避近在眼前的战火。

  州牧府中,同样是一片混乱。

  文聘被俘,新野沦陷,蒯越失踪,各种噩报如雪片似飞来,荆襄上层的文武官吏们,匆匆忙忙的出入于州牧内外。

  大堂之中,苍老的刘表表呆坐在那里,眼神中透露着迷茫。

  堂下,蔡瑁、庞季、韩嵩等文武重僚议论纷纷,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着四个字——莫名惊诧。

  惊则惊于,蒯越和文聘的一万大军,竟一日间大败,重镇新野转瞬即失,襄阳城直面河北军的兵锋。

  莫名之处,则是包括刘表在内的众人,都想不通颜良为何要这么做?

  孤军穿越曹统区,千里迢迢而来,难道是为了吞并荆州吗?

  “早闻颜良骁勇,没想到还这般诡诈多谋,连异度都不是他的对手,袁公帐下,果然是人才济济呀……”

  刘表喃喃的慨叹道。

  座下蔡瑁拱手道:“主公,管他颜良有什么能耐,岂能容他侵我州土,请主公下令,末将立刻调大军前往讨平此贼。”

  蔡家为荆州大族,名下产业甚多,新野乃富庶之地,蔡家在那里自也有不少田舍产业。

  眼下新野为颜良所据,蔡家产业受到威胁,蔡瑁于公于私自是迫不急待的要夺还新野。

  “主公若起大军攻新野,必可将颜良讨平,但如此一来,主公就等于和袁本初结怨,而今官渡之战胜负未分,在这样一个时候,无论是曹孟德还是袁本初,都不可轻易结怨呀。”

  从事中郎韩嵩表示了反对。

  韩嵩虽为名士,但却不是大族出身,在新野没蔡家那么多的产业,故也不急着夺还新野。

  蔡瑁顿时就急了,大声道:“新野乃襄阳门户,如今新野已失,颜良若发兵南下,渡江来攻襄阳却当如何?”

  “颜良兵不满万,又无水军,焉敢冒犯进攻襄阳。再说,襄阳兵马三万,战船千艘,可谓固若金汤,就算颜良来攻,又有何惧。”韩嵩马上又反驳道。

  蔡瑁一时无言,怒瞪了韩嵩一眼。

  这时,一直沉默的庞季开口道:“新野重镇断不可失,韩从事的担心也不无道理,以我之见,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颜良的真正目的,然后再谈用兵之事。”

  庞季和起了稀泥,两不相帮。

  其余诸人,有人赞成即刻发兵,有人主张等等再说,各执一词,吵成一片。

  端坐的刘表越听眉头越皱,却只能摇头暗叹,自己也拿不定主意。

  正当这时,侍从匆匆而入,言是别驾蒯越从新野派人送了书信前来。

  “异度还活着!”刘表惊喜不已,腾的便站了起来,“快,快把书信拿来。”

  蒯越没死的消息,令在场人惊讶不已,有人欣喜,自也有人失望。

  刘表接过那封书信,拆开来细细一看,本是惊喜的表情,却渐渐的变得震怖起来。

  左右诸人见刘表如今恐惧不安的样子,顿时都安静了下来,都在忐忑的猜测着蒯越在信里写了些什么,竟会让一向自诩沉稳的刘表,表现出如此惊恐的样子。

  “这个颜子义不过一武夫,没想到却如此胆大包天,手段竟这般狠辣,这怎么可能呢……”

  刘表颤声自语着,布满皱纹的眉头,悄然浸出了一层冷汗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