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二十七章 单骑显威

第二十七章 单骑显威

  颜良那是什么人,连关羽都战之不下的河北名将,与颜良相比,刘表不过已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而已。

  颜良要和刘表单骑会盟,倘若会盟的过程中突生杀意,捏死刘表还不跟捏死一只小鸡仔般轻松。

  伊籍脸上狐疑不决,猜测着颜良是何用意。

  颜良当然不是想杀刘表,况且他也知道,刘表没那蠢,会洗干净脖子主动的前来送死。

  眼见伊籍一脸为难,颜良冷哼了一声,“怎么,莫非刘使君没有结盟的诚意,还是他没这个胆量来亲自见我。”

  “这个嘛……”

  伊籍一时语塞,饶是辩才出众的他,面对颜良的质问,竟是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。

  “刘使君毕竟一文人,胆小我也能理解。这样吧,咱们两家到时只各带五百兵马,会面之时,两军约退百步,我与刘使君相距十步会面,他可以带几名随从,颜某独身上前,这样刘使君总该不害怕了吧。”

  颜良的话中充满了高傲,一副轻蔑刘表的语气。

  话说到这份上,刘表若是还不敢来,那他就等于公开默认畏惧颜良,整个荆州人都会对他的胆小感到失望。

  这却正是颜良的目的。

  伊籍犹豫了片刻,只得道:“会盟之事关系重大,伊某不过一使者,岂敢擅作主张,将军的建义,我还需回襄阳请示主公才能有答复。”

  颜良摆手道:“先生请便,刘使君若是不敢前来会盟,那我就带兵去襄阳会一会他。”

  最后那一句话,颜良加重了语气,丝丝杀气暗藏其中。

  伊籍身子微微一颤,颜良的威胁之词,让他感到了深深的畏惧。

  当下伊籍不敢久留,讪讪的陪笑了几句,便即告辞匆匆回往襄阳而去。

  颜良亲自将他送出营外,回到帐中时,许攸已经坐在那里优哉游哉的品尝起伊籍随行带来的犒军美酒。

  “果然还是家乡的酒醇香啊……”许攸啧啧赞叹。

  “先生再隐忍些日子,终有一天会让先生去襄阳品尝刘景升的珍藏佳酿。”颜良豪然说道。

  许攸听着为之一振,便奇道:“将军的雄心壮志,我自然是深信的。不过适才先生硬要求刘表单骑前来会盟,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,我倒是有些不解。”

  颜良出人意料的事多了,又岂止是第一回让他不解。

  他将未尽的酒饮下,不紧不慢道:“想要在荆州树立威名,不去亮一亮相,让荆州文武士吏见识一下我的风范,他们怎好在我和刘表之间做一个对比呢。”

  许攸这才恍然大悟。

  刘表若不敢前来会盟,他的那些属下,还有荆州的士民,便会认为刘表怯懦,畏惧颜良。

  如此,则他二人在荆州的威望就会此消彼涨。

  倘若刘表勉强前来也一样。

  颜良武艺超群,自不怕单骑会面,刘表畏于颜良武力,自然会带着亲兵武将保护,在世人眼里,他刘表依然是一副畏惧颜良样子。

  无论刘表敢不敢会盟,从中获利的,都将是颜良一人。

  “将军的计策当真是高明,这可真是为难了咱们的刘州牧呢。”想明白了的许攸,不禁对颜良大加赞叹。

  颜良笑而不语。

  ######

  三天之后,伊籍带回了刘表的答复:愿意前来会盟。

  刘表这也是没有办法,新野失陷,被逼与跟颜良结盟已经够没面子,眼下若再不敢接受颜良的会面邀请,名望更会扫地。

  一天以后,颜良率领着五百步骑,沿淆水南下,抵达了约定的会盟地点。

  颜良也没那么托大,在他动身之时,斥候与细作已遍布方圆百里,随时打探着荆州军的动向,以防刘表使诈,趁着会盟之际突施杀手。

  斥候们不时的将最新的情报发回,刘表已离开樊城,正在赶到会盟的路上,荆州军并无异动。

  日过当空时,正南方向出现了一队人马,斥候回报,正是刘表的队伍。

  双方相距约百余步时,五百人马的大队停止了前去。

  几名使骑往来传递口询,确认过双方的身份。

  片刻之后,颜良手扶佩剑,驱马缓缓的走出了本军。

  而在对面,刘表也在五名骑士的保护下,缓缓的步向颜良这边。

  双方在相距十步之遥的距离,很默契的勒住了坐骑。

  众人环护簇拥之中,那个须发皆白的老者,想来就是刘表。

  颜良如刃的目光,在刘表的身上扫来扫去,表面上刘表很镇定,但那种暗藏的惧意,却逃不过颜良的眼睛。

  刘表身边的那些护卫,个个也都神经紧绷,紧张不安的盯着颜良,似乎生怕颜良突然生变,冲上前来要他们的小命。

  “一州之主,却对我这么一个孤身之将如此畏惧,怪不得历史上听闻曹操大军南下,直接就给吓死,所谓八俊,果然是徒有虚名啊……”

  颜良心中不屑,却拱手道:“久仰刘使君大名,幸会。”

  颜良声若洪钟,只随意的句客气话,都仿佛暗藏着凛凛威慑。

  对面的刘表身子微微一颤,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,也拱手笑道:“久闻颜将军乃河北上将,今日一见,果然是英武不凡。”

  颜良哈哈一笑,忽然间拨马往上走了几步。

  他这么一动不要紧,对面包括刘表在内的所有人,顿时神色一变。

  刘表以为颜良生了歹意,甚至下意识的抓紧了缰绳,打算拨马就走。

  旁边陪同的蔡瑁也是吓了一跳,赶紧按住了佩剑。

  唯有稍后一点的伊籍,却是神色自若,不为所惧。

  颜良心中冷笑,淡淡道:“刘使君别害怕,我只是想近前一点,好方便跟刘使君说话而已。”

  说话间,颜良已勒住了坐骑。

  刘表紧绷的神经这才稍缓,待看清颜良只带了随身佩剑,连甲胄都没穿戴时,方才松了口气,额头边却已浸出了一层冷汗。

  那蔡瑁却仍紧握着剑,不敢稍有懈怠。

  荆州众人慌乱的样子,和颜良闲庭信步的,从容之状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  “这颜将军单骑一人就敢来,果然是胆色不凡,主公他有众人保护,还如此紧张,这胆量上却是输给了颜将军呀。”

  伊籍心中暗叹时,目光再看颜良时,不禁再添了几分敬意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