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十三章 死局么?

第三十三章 死局么?

  枭雄就要有枭雄的风范,做事要雷厉风行,颜良既是看上黄月英,就毫不犹豫的提出要娶她。

  只是他昨天才认识黄月英,今天就提出这种要求,自然把人家女儿家是吓了一跳。

  满脸羞红的黄月英,心脏扑嗵扑嗵的狂跳不休,只觉浑身躁热难耐,紧张到几乎不能呼吸。

  那窘羞紧张的小模样,却更有一番动人的味道。

  “黄姑娘不说话,我就当你是答应了。”颜良笑道,顺势伸出手来,将她的纤纤素手一握。

  黄月英身子一震,急将手抽离,愠道:“颜将军,请你放尊重一点,休要动手动脚。”

  颜良自己是现代人,思想自然要开放许多,原想牵个手什么的也没什么要紧。

  这时见黄月英面有愠色,却才想起身处在一个讲究礼法的时代,自己这般当众摸她的手,女儿家家的,如何能不生气。

  颜良心中暗笑,嘴上却佯装歉意:“颜某一时情不自禁,还望姑娘见谅。至于颜某方才所提出的赌约,不知姑娘意下如何?”

  “婚姻大事,父母做主,岂是我能说了算的。”黄月英将脸扭向一边,低声道。

  颜良听着心中一喜。

  她若是对自己无意,自可断然的拒绝这打赌,而今她却推在了父母身上,似乎是在暗示:她自己是愿意的,只是还得看父母的意思。

  颜良前世经历过办公室的勾心斗角,洞察力极强,立时就听出了黄月英的言外之意。

  当下他哈哈一笑,兴奋道:“黄姑娘你没有异议就好,至于令尊那边,我自有办法应对。”

  黄月英心头一震,却才猛然意识到,自己方才的回答似有歧意。

  她急是转过脸来,想要再解释,却撞上颜良那肆无忌惮的注视,只将她瞧得心神不宁,什么话都说不出口,赶紧又将头转开一边。

  “黄姑娘就请安心回家,颜某打发了曹洪那厮后,不日必当登门拜访,告辞。”

  颜良也不拖拉,定下了这场赌约,拍马而奔,转眼便如风一般消失在街道的尽头。

  当黄月英从羞怔中清醒过来时,颜良早去了许久。

  黄月英抚着胸口,将那狂跳的心好容易才平伏下来,再一摸脸,却仍是滚烫。

  回想起他方才那直白的言语,她惊奇的发现,自己竟有一种莫名的悸动。

  “月英啊月英,你胡思乱想什么,他不过是一个将死的武夫而已……”

  黄月英强行告诫自己,摇头轻叹一声,向着城门徐徐而去。

  ######

  在一队颜良亲兵的护送下,傍晚之前,黄月英安全的回到了邓县的黄家庄。

  邓县属南阳郡,却紧挨汉水北岸。

  黄家庄的正堂中,黄承彦正与好友庞德公对饮而谈。

  此二人均乃大族名士,却都不愿出仕于刘表,一直过着田园隐士的生活,闲暇无事时偶有一聚,谈谈诗文,纵论纵论天下大事。

  “听说刘公把新野七县割出,和那颜良结盟了,承彦兄怎么看?”庞德公嚼了口茶叶。

  “刘公总爱玩这种过时的结盟把戏,看来张绣的亏他还没有吃够。”黄承彦语气中有几分讽意。

  庞德公浓眉微微一挑,想起了旧时之事。

  想当初刘表自作聪明,把南阳让给张绣,想让这位西凉军阀替他看守北大门,对抗曹操。

  谁想到去岁时,张绣毫无征兆的归降了曹操,使包括宛城在内的大半个南阳郡,统统的落入了曹操手下,荆州的北部边境一下子缩短到了汉水附近。

  刘表想利用张绣,结果却反吃了大亏,这件事一度成为荆州在野之士茶余饭后的笑柄。

  “这也没办法啊,谁让咱们的主公胸无大志,一心只想守住这一亩三分地。”

  庞德公叹息一声,却又道:“不过那个颜良也着实了得,区区几千人马就打得刘公胆战心惊,这个河北武夫,真有点让人捉摸不透呢。”

  “此人确实是个异数,不过终究也只是昙花一现而已。”黄承彦捋着胡须,笑容有几分诡秘。

  “此话怎讲?”

  庞德公眼眸一亮,顿时来了兴趣。

  黄承彦低声道:“我们黄家从宛城回来的商队刚刚带回消息,说那厉锋将军曹洪己率四千精锐南下,分明是冲着颜良而来,如此的话……”

  黄承彦笑而不语。

  庞德公恍然大悟:“后有刘公虎视,前有曹洪的大军,新得的新野七县又人心未附,看来颜良是陷入了死局呀。”

  “此人命不久矣,多说无益,不如聊一聊官渡之战吧。”

  黄承彦对颜良没有太大兴趣,转移了话题。

  庞德公正待说话时,脚步声响起,门外忽然走入一人,正是刚刚归来的黄月英。

  “月英,你回来了。”见得女儿平安归来,黄承彦甚是欣慰。

  黄月英点了点头,上前给父亲和庞德公见礼。

  庞德公不便打扰人家父女团聚,便起身告辞,临别时邀请黄承彦改日往岘山庞家庄一聚。

  黄承彦欣然应邀,亲自将庞德公送出庄外。

  回到大堂时,黄承彦看到女儿正呆坐在那里出神,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  “英儿,我看你脸色不好,莫不是回来的路上出了什么事?”黄承彦关切的问道。

  黄月英从失神中惊醒,忙道:“女儿没事,只是路上累了而已。”

  她并没有将关于路遇颜良之事说出,一想起颜良和她定下的那个赌约,她就心生羞意,不知该如何跟父亲开口。

  黄承彦并没有起疑,却又道:“英儿你没事就好。对了,你还记得为父先前跟你提起的那个诸葛孔明吗?”

  “嗯?”

  黄月英怔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  黄承彦轻咳了一声,笑道:“这个孔明是水镜先生的高徒,才学是荆襄年轻人中的翘楚,人也听说长得是相貌堂堂,为父想安排你们见上一见,不知英儿你可愿意?”

  父亲的这话,分明是有撮合她和这个孔明的意思。

  黄月英的脸畔顿生几分红晕,低头犹豫了片刻,却淡淡道:“女儿身子有些疲惫,想好好休养几天,至于和那孔明见面的事,往后再说吧。”

  “哦。”黄承彦有些失望,但也没有勉强。

  顿了一顿,黄承彦又想起了什么,问道:“你方从新野回来,咱家在城里的那些铺子怎么样?”

  “河北军入城后秋毫无犯,咱家的铺子并未受什么损失。不过我已令他们收拾关门,尽快迁出新野。”

  黄家在荆北有不少生意,黄月英精于算学账目,黄家的铺子基本都是由她来打理。

  黄承彦点了点头:“早点迁出来也好,免得曹军一到,殃及了咱家的产业。”

  “父亲也听说曹军南下的消息了?”黄月英柳眉一动。

  “为父也是刚刚知道。等这仗打完,看看新野到底是归曹,还是归刘,然后咱们再考虑是不是重新在新野开铺吧。”

  黄承彦言语中充满了自信,仿佛对颜良的失败坚信不移。

  “他必死无疑么……”

  黄月英心中喃喃,父亲的判断与自己一模一样。

  只是不知为何,内心深处似乎有一个念想,并不愿看到颜良兵败而亡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