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十四章 演 戏

第三十四章 演 戏

  下午有个小推荐,第一个推荐如果收藏涨的不理想的话,很可能就宣告暴君这本书的死刑。所以都尉恳请朋友们能登陆会员收藏一下,几秒钟的时间,却可能决定这本书和都尉的命运,都尉一定会用更精彩的剧情回报大家,拜谢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新野以北五十里,颜良军大营。

  颜良率领着他的两千步骑,抢先于曹军一天占据了有利地形。

  死守新野只有死路一条,颜良必须要在野战中击败曹洪,方才能摆脱目前的困局。

  为了防止刘表背盟,颜良不得不将大部分的兵力留在新野,并且还留下了五百骑兵做为机动兵力。

  故而此次他率领的这两千兵力,只有五百余众骑兵,其余全都是步卒。

  “将军,斥候回报,曹洪军已在十五里外安营。”

  匆匆入帐的文聘,神色略有些凝重。

  “敌军的兵种配置如何,内中可有骑兵?”颜良问道。

  文聘拱手道:“禀将军,曹军中约有骑兵三百,其余皆是步军。”

  曹洪果然是有备而来,知道自己善于用骑兵,军中也相应的配置了骑兵。

  五百对三百,骑兵方面,自己并不占优势。

  至于步卒方面就更不用说,自己那一千步军乃是汝南黄巾军改编,战斗力本就逊于曹军的悍卒,何况对方的步军人数还是自己的一倍有余。

  “将军,恕末将直言,敌众我寡,敌精我弱,这一仗不好打啊。”文聘语气中流露着忧虑。

  颜良却冷笑了一声,反问道:“怎么,难道仲业你怯战了不成?”

  他这是在激文聘。

  原本还心存几分忧虑的文聘,血性一下子被激发了出来,慨然道:“文某既然选择追随将军,自当与将军并肩而血,虽死无惧,又岂会怯战。”

  文聘的慷慨也激起了颜良的热血,他豪然道:“有仲业你这句话,我颜良就放心了,你我并肩而战,好好让那些瞧不起我们的人,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。”

  大帐之中,昂扬的斗志在弥漫。

  文聘虽然热血沸腾,但却仍保持着冷静,他从颜良话中似乎听出了几分暗示。

  “将军,听你这口气,莫非已有了破敌之策?”文聘兴奋的问道。

  “以弱胜强,无非是出奇制胜,仲业你熟读兵法,又怎会不知这个道理。”颜良淡淡道。

  颜良语气神情自信,显然心中已有主张。

  文聘的信心陡然大增,忙拱手道:“恕末将愚鲁,还望将军明示。”

  “去把那位满伯宁给我请过来吧,成败与否,全都在此人身上。”颜良的嘴角扬起一抹诡笑。

  一烛香后,满宠被带到了帐中。

  破敌的计策,颜良早在离开新野时就已经想好,故才会把一直软禁的满宠随军带来。

  “伯宁来啦,快坐。尔待还愣着做什么,还不快给伯宁倒酒。”颜良表现的颇为热情。

  满宠跪坐下来,脸上流露出狐疑。

  从汝南到新野,颜良一直软禁着他,今时交战之际却把他这个囚犯也带上,而且还好酒款待,这行为如何能不叫他起疑。

  几杯酒下肚,满宠忍不住道:“颜将军有话不妨直说,不必拐弯抹角。”

  颜良怔了一下,接着哈哈大笑。

  “满伯宁不愧是满伯宁,眼光犀利的紧呀,好,咱们都是直率的人,那本将就跟你明说无妨。”

  满宠的神经立时紧绷了起来,心里盘算着颜良又在耍什么手段。

  颜良却不紧不慢道:“我脱离袁本初,前来荆州与刘景升结盟之事,想必伯宁已经知道了吧。”

  满宠点了点头,心中却仍困惑,眼前此人究竟有何等胆量,竟然做出这等有悖常理之举。

  “其实颜某并不想与曹公做对,若不然当初汝南之时,也不会有意放曹子孝一马,这一点伯宁想必也看得出来。”颜良接着又道。

  这一点满宠倒是深信,若颜良当真想对付曹操,当初汝南得胜时,就当趁机兵进许都。

  “官渡之战正当关键时刻,曹公应当集中全部力量对付袁本初,可眼下他却派了曹洪前来攻我这个对他没有威胁的人,我以为曹公此举,有本末倒置之嫌,伯宁你说呢?”

  “伯宁不过一阶下之囚,将军跟我说这些话,似乎没什么用吧。”满宠凝眉道。

  颜良笑了笑,亲给他倒了一杯酒,“我今日请伯宁来,其实是想请伯宁去向曹子廉带个话,向他陈明利害,表明我的友好之意,我们双方便可罢兵,专心对付各自的敌人,如此岂不皆大欢喜。”

  满宠这下才恍然大悟,原来颜良是有求于他,想要让他做传信人,劝曹洪退兵。

  “这正是我脱身的好机会,岂能错过……”

  满宠心中狂喜,当即便道:“将军愿与曹丞相和解,那自然是再好不过,将军放心,我定会把将军的好意,如实的转告给曹子廉将军。”

  看得满宠那满脸的喜色,颜良心下却在暗笑。

  他也装作欣喜的样子,大声道:“那颜某就多谢伯宁了,来,咱们喝酒。”

  满宠却不知,颜良这突然提高八度的声音,正是事先商定好的暗号。

  此时,一直候守帐外的文聘,听到颜良的暗号,立刻便掀开帐帘,装作一脸匆忙的入内。

  “将军,刘表的大军已距新——”

  话未说完,颜良猛的瞪他一眼,暗示他闭嘴。

  文聘假作恍悟,赶紧改口笑道:“末将不知将军在会客,其实也没什么事,末将呆会再来向将军禀报。”

  颜良摆了摆手,文聘遂悻悻而退。

  这看平平无奇的一段,满宠看在眼里,心中却狐疑大生,暗忖:“那颜良显然是有意打断姓文的话,听那姓文的半截话,似乎是想说刘表的大军已逼近新野,莫非……”

  满宠心中陡然一震,眼中掠过一丝异色,仿佛一瞬间想明白了什么。

  颜良演戏之时,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满宠的表情变化,那一瞬间的异色岂能逃得过他的眼睛。

  他知道,满宠中计了。

  “为了向曹将军表示和解的诚意,颜某还愿意主动退兵十五里。”颜良假作不知,继续演戏。

  满宠忙道:“将军若果能如此,曹将军那里必会相信将军的诚意。”

  几轮酒罢,满宠便称事不宜迟,要尽快起程去向曹洪转达颜良的和解之意。

  颜良表现出巴不得的样子,赶紧客气的送了满宠出营。

  离营的满宠,如飞鸟出笼一般,一刻也不敢逗留,纵马狂奔向着北面的曹营而去。

  看着那绝尘而去的身影,颜良的嘴角扬起了丝丝的笑意。

  “将军,你说那满宠会中计吗?”文聘从旁现身。

  颜良冷笑道:“这个满伯宁颇有智计,想要骗过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,这戏还得演得再逼真一点。”

  文聘微微点头,问道:“那眼下咱们该怎么办?”

  颜良一摆手,大声道:“传我将令,全军拔营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