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十六章 愤怒的反击

第三十六章 愤怒的反击

  (感谢夕阳兄给力打赏,第一个弟子也有了,高兴。顺求推荐票啊。)

  颜良如一道黑色的闪电射出,五百铁骑追随于后,如一柄巨大的黑色铁矛,穿越黎明前的最后一抹夜色,向着全无防备的曹营袭卷而去。

  留守在营中的,只余下满宠和七百曹军。

  曹洪信了满宠的计策,此去带走了曹军精锐主力,而他怕满宠分功,偏把满宠留下来守营。

  满宠倒没有介意,此时的他正在帐中踱步,焦虑的等待着曹洪获胜的消息。

  按照满宠推想,以曹洪四千精锐,攻破颜良一千惶惶之众,绝对是不成问题的。

  但时,发兵已过几个时辰,却依然没有传回捷报,这让满宠渐渐感到了有些不对劲。

  突然之间,一名士卒冲入帐中,惊惶失措的叫道:“将军,不好了,北面有无数骑兵正向大营杀来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满宠大吃一惊,却是不信,急是披挂出帐,策马奔往营北。

  当满宠看到那漫天的尘埃,耳听到那隆隆的马蹄声时,他的脸一瞬间惊得煞白,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可怕之事。

  是颜良的骑兵!

  可是,他明明不是回援新野去了,怎么会出现在此地,这怎么可能。

  满宠心中是深深的震撼,不得不承认,自己是中了颜良的计策。

  “这个颜良,竟如此足智多谋,使我两度中计,今日若败,还有何面目活着!”

  惊骇与羞愤怒填于胸,形势危机之下,满宠也不及多想,只得喝令惊恐的士卒们赶快列阵应战。

  为时已晚。

  颜良的偷袭来得太过突然,五百铁骑又皆是人马披甲的重骑兵,这想一支军队,就想当于现代战争中的坦克军团一般,其冲击力与防护力几近恐怖。

  曹营中仓促射出的箭矢,攻击力不足,数量又少,根本无法阻止五百重骑的冲锋。

  顷刻之间,那铁骑洪流,便如黑色的闪电一般,无可阻挡的扑来。

  因是没想到敌人会奇迹般的从北面出现,故这北营一线,并未有挖有壕沟,设有鹿角,只区区的一道木栅,又如何能挡得住重骑兵的冲击。

  伴随着“咔嚓咔嚓”的碎裂声,颜良和他的铁骑摧枯拉朽般撞破敌墙,似洪水般泄入了曹营之中。

  处于前排曹军,如纸糊的假人一般,不是被铁骑撞飞,就是被碾压成肉浆,顷刻间就有百余丧命。

  颜良一马当先,手中大刀狂舞,破营而入,肆意的斩杀着那惶恐的敌人。

  五百河北铁骑随后而入,横冲直撞斩杀溃逃的敌人,更是顺风放火,将一面面的敌帐点燃。

  七百多的曹军,转眼间被杀得七零八落,死伤几近。

  颜良大老远就望见了满宠的身影,纵马斩开一条血路冲上前去,高声叫道:“满伯宁,说好了放你回来讲和,为何言而无信!”

  怒吼间,颜良已杀至五步之前,手中的长刀流转着慑人的寒光。

  满宠看到颜良一刹那间,脸上流露出羞愤交加的复杂表情。

  愤是愤于再败于颜良之手,羞则羞于自己未守信约。

  环顾四周,败局已定,满宠知道自己不是颜良的对手,妄自动手,无非只是一死而已。

  他便是狠狠一咬牙,翻身下马,将手中的兵器一丢,干脆盘膝闭目坐在那里。

  这副样子,好似在向说: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

  看到满宠这副样子,颜良笑了。

  战斗很快结束,整个曹营已化作一片火海。

  “把满将军带上,本将还有好戏让他欣赏。”颜良摆手喝道。

  于是满宠再一次被绑了个结实。

  袭破曹营只是开始,还有曹洪的四千大军需要解决,颜良只令将士们稍加休息,便沿着大道向南奔去。

  二十里外,一场艰苦的攻防战尚在继续。

  文聘不愧是一员良将,仅凭着千余步军,竟是生生的顶住了曹洪四千大军的狂攻。

  只是,曹军毕竟人多,勉强坚持过几个时辰后,随着士卒的死伤增多,文聘便渐渐有支撑不住的迹象。

  曹洪很兴奋,只道再加一把劲,扫平颜良的大功即将收于己手。

  正当曹洪信心倍增时,军中忽有士卒惊叫:“不好了,大营起火啦!”

  一人尖叫,周遭同伴纷纷回头,果然见北面大营方向,火光冲天,浓烟滚滚。

  “大营着火了~~”

  “敌人抄了咱们大营啊!”

  顷刻之间,全营大部分将士都看到了主营起火之势,原本斗志高昂的他们,转眼便陷入了慌乱之中。

  志在必得的曹洪也被大营忽起的烈火所震惊,无论如何也想不通,主营为何会起火。

  正当惊疑时,背后漫天而起的尘土,如一记重锤,狠狠的砸在了曹洪的心头。

  但见目之所及,滚滚尘雾飞扬,隐隐约约有无数的骑兵涌动其中,正呼啸着向着本军杀来,那一面“颜”字的战旗高高飘扬,刺得所有曹军士卒都心惊肉跳。

  “娘的,颜良怎么出现在身后,难道老子中了他的调虎离山之计不成?”

  曹洪大惊失色,心中是万般的震撼,急是喝令部将分兵迎击背后杀来之敌。

  此时,大营中突然鼓声大作,原本死守的文聘,这时突然打开营门,率军反杀了出来。

  “杀曹洪!”

  “杀曹洪!”

  死战了几个时辰的颜军,一腔的怒气尽皆倾泄而出,震天的杀声吓得曹军几乎胆裂。

  腹背受敌,大营起火,如此不利的局势,纵使是再精锐的士卒,也难以承受这样的心理打击。

  四千曹军如溃巢的蝼蚁一般,岂敢再战,轰然而散抱头逃窜。

  兵败如山倒。

  眼看着四周的士卒溃散如潮,曹洪连斩数人都镇压不住,须臾间便跟着乱了阵脚。

  反击而出的文聘舞刀纵马,直取曹洪,口叫高喝:“曹洪,尔己中了我家颜将军的妙计,纳命来吧。”

  曹洪不及多想,急是抡刀相挡。

  吭!吭!吭!

  二人转眼间走过三招,文聘刀锋如风,直逼得曹洪勉强应接。

  如果颜良的武艺属于一流的话,此二人的武艺则属二流,两人的武艺本是不相伯仲,平素若战,不走个几百回合难以分胜负。

  只是如今曹洪兵败,心中胆寒,方一交手便落了下风。

  十几招走过,曹洪眼见身边士卒越战越少,无心恋战,佯攻几刀,抽得空隙跳出战团,拨马便望北逃去。

  尘雾中的颜良,策马如飞。

  往来疾行一夜,不少战马都累得吐白沫,丧失了继续战斗的能力,其实此时颜良所率的骑兵,不过三百余人而已。

  颜良半路上灵机一动,便令士卒们给马尾拴上树枝,扬起大片的尘土,借此来营造出千马万马的假象。

  眼见曹军败溃,颜良知道,自己的计策果然奏效。

  敌军已溃,已没有必要再掩伪装,颜良遂喝令骑士们解下马尾上的树枝,向着迎面而来的溃军冲杀而上。

  三百铁骑,如从地府脱出的幽鬼一般,从那滚滚的尘雾中杀出。

  颜良一马当先,手中大刀斜扫而出,鲜光飞溅中,将迎面而来的一员敌骑拦腰斩成两截。

  刀锋挟着猎猎的狂风,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四面舞动。

  道道寒光中,鲜血喷涌,断肢在飞散。

  铁骑所过,一道长长的血迹如腥红的地毯一般,从南向北延伸而去。

  血雾中,颜良刀锋似的目光四下一扫,瞥见乱军中,一员金甲的敌将连斩数名己军,武艺颇为了得。

  颜良料想这敌将必是曹洪无疑,冷笑一声,拨马斩开一条血路,向着那曹洪便杀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