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十七章 打到你老实

第三十七章 打到你老实

  (感谢三无内腹黑同学给力打赏,第一个执事也有了,真是惊喜感动啊)

  颜良骤袭而至,暴喝声中,钢刀扇扫而出。

  曹洪不及多想,急是举刀相挡。

  锵~~

  星火四溅中,曹洪身子剧烈一震,胸中气血翻滚,险些从马上被震落。

  “此人劲力凶悍至此,莫非就是颜良不成?”

  惊骇中,曹洪极力克制翻腾的气血,倾尽全力反手一刀击出。

  颜良长刀斜向,从容一挡。

  金属交鸣中,曹洪的身形再度一震,全力击出的一刀竟被反荡回来,而颜良却神色泰然,轻松之极。

  曹洪心中骇然,脸上涌起无限的惊色。

  两招交手,颜良均未使出全力,但已判断出敌将武艺不弱,必然就是曹洪了。

  “曹子廉,你中了伯宁的计策,大势已去,何不下马束手就擒。”

  胜负已定,颜良也不急于收拾曹洪,勒马横刀,冷笑着劝降。

  曹洪一听此言,神色立变,方知满宠已归降颜良,自己竟是中了那厮的奸计。

  “满宠狗贼,可恨之极!”曹洪咬牙切齿,厉声咒骂。

  他却不知,颜良此言是故意的“假祸”给满宠,好叫世人皆知,满宠已背叛曹操,投降了他颜良。

  如此一来,满宠便跳尽黄河也洗不清,只有归顺颜良一途。

  “本将本无心与曹公为敌,怎奈你们一而再,再而三的相逼,今日你若束手就擒,本将给你留几分薄面,否则定叫你颜面扫地!”

  颜良语气冷肃,有种不容置疑的威势。

  曹洪用兵能力虽然一般,但身份却极为特殊,别人可以投降,身为曹氏宗族将领的他,却断无投降的道理。

  颜良的话,深深的刺痛了曹洪的自尊心,他恼羞成怒,暴喝着纵马再度向颜良杀来。

  “不自量力。”

  颜良冷哼一声,猿臂展动,手中钢刀如狂风暴雨般攻出。

  演义中的曹洪,可是能在马超面前支撑五十招的人物,此人的武艺攻击力不强,但防守却是一流。

  颜良连攻十余招,虽然把曹洪逼得苦于应付,但竟没逼他露出一丝破绽。

  虽如此,曹洪心中却是震撼连连。

  先前他听闻关羽、曹仁连败于颜良之手,还有所不信,今日一见,方才真正的相信了传闻非虚。

  河北上将颜良,果然是天下一等一的虎将,他曹洪根本就不是对手。

  十余招走过,曹洪便知道再战下去,自己非败不可,开始盘算着如何抽身逃跑。

  只是他心中一生怯意,稍一分神,刀势便略显泄滞。

  颜良敏锐的抓住了战机,瞅准一丝破绽,倾尽全力“刷刷刷”的连着攻出三刀。

  但听一声惨叫,曹洪手中钢刀脱手而飞,整个人飞落出去,重重跌在了地上。

  曹洪欲待爬山起,张口却喷出一股血箭,全血剧痛难当,再也无法动弹。

  颜良收手驻马,冷冷道:“将曹洪这厮给我绑了,好生的看管。”

  左右掠阵的亲兵一拥而上,将瘫在地上的曹洪五花大绑。

  此时环顾战场,会师之后的骑兵与步卒,如绞肉机一般,将四千曹军溃卒杀得七零八落,鬼哭狼嚎。

  日上三竿时,隆隆的喊杀声终于隐去,战场已是伏尸遍野,销烟弥漫。

  “将军,你这计策实在是妙,末将自愧不如啊。”

  策马而来的文聘大叫道,染血的面庞中涌动着兴奋与敬佩,经此一战,他已对颜良彻底的信服。

  颜良淡淡笑道:“若不是仲业你拼死挡住曹洪的猛攻,我就算烧了敌军大营也无济于事,仲业,我果然没看错你。”

  得到颜良的赞许,文聘面露欣慰,又拱手道:“如今曹洪大败,宛城空虚,将军何不趁胜挥军北上,一举攻下宛城,全取南阳。”

  文聘杀到兴起,胆略胃口也跟着变大。

  “宛城毗邻许都,咱们若是攻下,曹操非跟我玩命不可,眼下保存实力为上,没必要跟曹操正面交锋,况且……”

  颜良的目光转向南方,“……南边那位还在等着坐收渔利,咱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回头好好教训他一下,让他今后老老实实,再也不敢胡思乱想。”

  “将军的意思是……”文聘眼眸一亮,似有会意。

  颜良血染的身躯杀意再起,朗声道:“传我之令,全军即刻南下!”

  ######

  襄阳城,州牧府。

  蒯越炷着拐杖,一步一瘸的步入了大堂,脸上尚留青淤的痕迹。

  “异度,你总算平安回来了。”堂上的刘表大喜,忙是起身下阶,迎了上去。

  蒯越拱手道:“越领军不利,让主公蒙辱,实无颜来见主公。”

  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异度何必自责,只要异度能平安无事回来就好。”刘表携着蒯越的手宽慰,“况且新野之败,都是那文聘不肯力战之故,关不得异度的事。”

  蒯越松了口气,却又叹道:“主公待文聘不薄,却没想到他竟背叛主公,投靠了颜良那厮,他真是有负主公的恩遇呀。”

  “文聘小人,实在可恨!”

  提及文聘,号称名士的刘表也失了风雅,恨得是咬牙切齿。

  堂中蔡瑁等人,也纷纷的附合,均骂文聘忘恩负义。

  蒯越眼中闪过一丝诡笑,忽然笑道:“主公无需生气,越有一计,可将颜良和文聘一并除之,一雪前耻。”

  此言一出,众人精神顿时一振。

  刘表更是兴奋眉开眼笑,巴不得能除了颜良这个眼中钉,急问蒯越有何妙计。

  蒯越捋须胡须,缓缓笑道:“越离开新野时,打听到宛城的曹洪已率大军南攻新野,料想那颜良必起大军前去迎战曹洪,主公这个时候便可借着声援颜良为名,发兵北上,只等颜良和曹洪打到两败俱伤时,便趁机夺还新野,不但可夺还失地,更可将那颜良逼入绝境。”

  先前时,刘表已听闻曹洪南下的消息,那时他只想着靠颜良这个新结的盟友,抵御曹军的入侵,全然没想到这一节。

  如今经蒯越这么一提醒,刘表如醍醐灌顶一般恍悟。

  座下蔡瑁也腾的跳了起来,奋然道:“异度言之极是,颜良乃残暴武夫,若让他在新野占稳脚根,必为荆襄祸患。属下请主公拨我两万兵马,我定为主公夺还失地,洗雪前耻。”

  刘表捋须不语,苍老的脸上闪烁着兴奋,一副蠢蠢欲动之状。

  这时,伊籍却道:“主公方与颜良结盟才几天,而今就突然背盟,似乎有些不妥。再则,那颜良用兵如神,倘若他击败曹洪,转而举兵南下问罪,却当如何是好?”

  话音未落,堂中蒯越放声大笑起来,那笑声中充满了不屑。

  “颜良不过一武夫,如今兵不满万,将不过文聘,既要败曹营名将,又想敌主公的大军,简直是不可能之事。伊伯机,你这么怕颜良,莫非是那一趟出使,被他吓到了吗?”

  蔡瑁等人皆哈哈大笑,一个个俨然都不将颜良放在眼中,都在嘲笑伊籍。

  伊籍心中窝火,却只淡淡一笑,“颜良究竟有几分能耐,下官又怎及得上蒯别驾更了解呢。”

  伊籍这是拐着弯的讽刺蒯越败于颜良,当了颜良俘虏之事。

  蒯越的脸色立时一沉,目光闪烁出怒色。

  “好了,不要再争了。”刘表终于开口,“异度说得有理,那颜良虽然骁勇,但毕竟没有三头六臂,我就不信他在腹背受敌之下,还能起死回生。德珪。我就命你将精兵两万,北进新野。”

  “喏!”蔡瑁领命,精神大振。

  刘表想了一想,又道:“就烦伯机再去新野一趟,向颜良佯称我军是前来声援,令其不心生疑忌,以掩护德珪用兵。”

  伊籍欲待于劝,如今见刘表决心已下,知道多说无益,只得领命。

  号令已下,刘表苍老的脸上流露出几分冷笑,口中喃喃道:“颜良匹夫,老夫看你还能得意几时……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