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五十章 魏延折服

第五十章 魏延折服

  魏延无视颜良的招降,明知武艺不及,却依旧博命杀来。

  颜良倒也并没有想过,只凭几句豪言壮语,王霸之气一发,就招得魏延来归降。

  历史上魏延乃是看重刘备“大汉皇叔”的名号,方才会主动投奔追随,可见此人也是一个慧眼识英主之辈。

  而今颜良虽连败刘表曹操,但毕竟声名尚未及刘备那般远播,想要一语就招降魏延又谈何容易。

  “魏延果然书中一样,是个暴脾气啊,反正你也跑不掉,今日就先让你见识见识我颜良的手段。”

  心中雄心迸发,颜良嘴角扬起一丝傲然,雄躯一动,手中的钢刀再度击出。

  刀如流光,后发而先至,泰山压顶般向魏延当头斩下。

  魏延知这一刀力道强悍,急是举刀倾力相挡。

  哐~~

  一声金属交鸣,刺耳的惊响,直震得左右之人耳膜隐隐作痛。

  魏延只觉巨力如洪水泄下,撞得他气血翻滚,高举的双臂生生被压弯下去,全身的筋骨也咯咯作响,仿佛要绷断一般。

  “这颜良的刀力,竟如此——”

  尚不及惊愕时,颜良拨马回身,又是一刀扇扫而出,拦腰向魏延腰际斩去。

  魏延惊于颜良出招之快,来不及多想,急又竖刀斜挡。

  滚滚的巨力,再度轰击而上。

  身上的魏延一晃,急是双腿猛夹马腹,方才勉强的稳住身形。

  第二刀勉强接下,腑中的气血越加澎湃。

  此时魏延,原先的那股暴傲之气已全然不见,脸上的惊诧之色难以克制的涌现。

  颜良却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他,一刀接一刀,攻势如水银泄地般狂击而去。

  瞬息之间,数十招走过,颜良刀法大开大阖,依旧运用自若。

  反观魏延,虽然依然打得平手,不露破绽,但气息却已粗重,渐有气力不支的迹象。

  若纯论武艺,魏延岂是颜良对手,如是颜良倾尽全力而战,此时的魏延不是败走,怕也早已变成了刀下之鬼。

  如此大才,颜良岂忍杀之,而今闲庭信步般与之交手,一来试探魏延的潜力有多深,二来也向他展示自己的武艺与从容气度。

  又是十招走过,颜良忽的一声低啸,刀上的力道陡增,只几招间便逼得魏延仓促应付。

  这时的魏延心中已深深的为颜良武艺所折服,哪里还敢再有一丝小视之心,他也清楚颜良并没有出全力与他交战,而眼下的突然发力,自是在警告自己要知分寸,休要再逞。

  魏延脾气虽暴,却非不知进退的莽夫,他知道,颜良这是在手下留情,不想杀他。

  几合过,魏延倾尽全力反攻几刀,瞅得空隙拨马便跳出战团。

  颜良也不趁势逼杀,环抱大刀驻马而立,刀削似的脸庞上,浮现出几分欣赏之意。

  若魏延果不知死活进退,那就不配做一名合格的统帅,杀之也没什么可惜。

  而今魏延知难而退,颜良心中便暗暗赞许。

  魏延横刀回马,以一种复杂的眼神盯着颜良,那般表情,似有恨意,却又似几分敬意。

  对视半晌,魏延忽然哈哈一笑,大声道:“人言颜子义武艺超群,连美髯公都战之不下,今日一见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”

  魏延神态虽然傲气,但言语中却毫不掩饰赞叹之意。

  颜良微微一笑,淡淡道:“陈年旧帐,何足挂齿,倒是魏文长年纪轻轻,便有这等武艺,当真叫本将刮目相看。”

  听闻此言,魏延不禁面露一丝异色。

  魏延依稀记得,自己交手之时,只报上了姓名,并未报上表字,而颜良却口口声声的道出了“文长”二字。

  “颜将军身在河北,竟也知魏某之名吗?”魏延不禁奇道。

  颜良笑道:“文长乃荆襄年轻武将中的翘楚,本将当然听说过。”

  魏延冷峻的脸上,不禁浮现出几分得意。

  他虽自诩武艺才华过人,却因出身不好,只能在刘表手下做一名低级的武官,莫说是荆襄之外的人,只怕就连刘表本人也不知麾下有魏延这号人的存在。

  而今,河北名将,威震荆襄的颜良,却如此看重于他,而且还声称早有耳闻。

  这对魏延的自尊心来说,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满足。

  区区一言,便令魏延脸上的敌意尽散,魏延的眼前这位河北名将多了几分亲近感。

  魏延的心理变化,逃不出颜良的眼睛。

  他便朗声道:“颜某的项人头,今日魏兄弟你怕是取不成了,颜某还有军务在身,就此别过,若魏兄弟哪天有兴致了,不妨来我新野,颜某可与魏兄弟好好切磋一番。”

  说罢,颜良长刀一扫,在马前三尺划出一道深痕。

  “请魏兄弟回去转告刘使君,此线之北就是我颜良的地盘,他若再敢有一兵一卒越过此线,我颜良必亲率大军,往襄阳去跟他讨个公道。”

  颜良语气之中,涌动着不可置疑的威严,这番威胁之词,把魏延身后的荆州军们听得是神色凛然。

  言罢,颜良拨马回头,悠闲的望北徐徐而去。

  魏延目视着颜良消失大道的尽头,始终没敢越过那道沟线,半晌之后,方才慨叹道:“这颜良有些枭雄气魄,怪不得蔡瑁那班废物连战连败。”

  感慨半晌,魏延摇头一兴叹,拨马望南而去。

  新野军那边,行不得多时,旁伊籍忍不住道:“我观那魏延武艺了得,倒是个可用之才,将军似乎也有心招降于他,方才却又为何放他归去?”

  颜良淡淡道:“这魏延心高气傲,与其屈尊请他归顺,倒不如诱他主动来降,如此才更易驾驭此人。”

  伊籍听罢,这才恍然大悟。

  颜良的识人之能,求贤的手段因人而宜,这等见识与气魄,再次让伊籍刮目相看。

  伊籍的目光中,不禁掠过几分钦佩。

  ######

  天黑时分,魏延率部回到了襄阳城。

  城中军营的大帐中,蔡瑁正焦虑的等着消息。

  听闻魏延回来,蔡瑁惊喜不已,急命将魏延传入。

  片刻后,那一身虎熊之躯步入帐中,脸上略有几分黯淡。

  看到魏延这般表情,蔡瑁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,却仍怀着希望问道:“那颜良的人头可有斩下?”

  “回将军,未能将颜良斩杀。”

  魏延倒也毫不隐瞒,很痛快的道出了自己的失败。

  听得这话,蔡瑁的那一张脸,顿时便阴沉了下来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