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五十九章 人肉盾牌

第五十九章 人肉盾牌

  白马一败,关羽以为是颜良侥幸。

  败曹洪,擒曹仁,在关羽眼中那都是传闻,不足为信。

  而今再战,他才真正的体会到了颜良的武艺,还有那诡异的用兵手段。

  此时的关羽,恨不得能与颜良大战上千合,直至决出生死,以洗雪前耻。

  但当关羽看到刘备有危时,他却不得不将这苦水与愤怒强行吞下。

  关羽大刀指向颜良,冷冷道:“颜良,你的人头且寄下,关某有朝一日必——”

  “别有朝一日,有胆就今天决一胜负吧!”

  关羽想在撤离之前留下一句狠话,以补弥败走的耻辱,岂料颜良却不给他机会,一句话顶了回去,拍马舞刀便杀了上来。

  被打断了话的关羽脸上添恼怒,当真想跟颜良拼个鱼死网破,强忍一瞬,却只得恨恨的瞪了颜良一眼,拨马转身望刘备处奔去。

  赤兔马快,只转眼间,关羽已在十余步外。

  颜良心知对方仗着赤兔马快,自己是万万追之不上,如今逼得关羽灰溜溜的逃走,已是大出了一口的气,何必再逞一时之气。

  当下颜良便不再穷追关羽,招呼马步诸军,向着陷入混乱的刘备军四面杀去。

  五百铁浮图,一千神行骑,再加上三千精锐步军,这样一种组合的军团,足以堪称天下最精锐之师。

  刘备那一万新编的黄巾军,又焉能是敌手。

  见得败局已定,刘备也不死撑,当即下令全军撤退,这位大汉皇叔,便果断的弃下总众,在关羽、陈到,和两千丹阳兵的保护下,望着汝南方向望风而逃。

  可怜那一万黄巾军,被刘备弃下之后,只能陷入抱头四窜的境内。

  颜良率军左冲右突,如摧枯拉枯一般,杀得是血流成河,尸枕遍野。

  午后时,战斗结束。

  比阳城往东十余里的旷野,到处是残落的尸骸,鲜血将沃野染成了大片腥红的沼泽,泥泞不堪,发出阵阵的恶臭。

  “将军,这一仗咱们大胜,杀得好生痛快。”

  纵马而来的刘辟,兴奋的大叫着,染血的脸庞上难掩热血与欣喜。

  这一次的比阳之战,颜良为了迷惑刘备,并未命文聘等可堪重用的领军,而是选择了让默默无闻的刘辟率军。

  刘辟没有让颜良失望,他抓住了这机会,奋力的血战,帮助颜良完成了这场大胜。

  颜良拍了拍他的肩膀,夸奖道:“这一仗你打得好,看来本将的栽培没有白费。”

  得到了颜良夸奖,眼前这位黄巾出身的勇将,激动得几乎热泪盈眶。

  此役虽胜,但这还不算完,留着刘备在汝南实在是个威胁,颜良这会打算除恶务尽。

  于是颜良率一千神行骑,望汝南方向继续的追击刘备败军,刘辟则率步军随后。

  一连两天两夜,颜良穷追不休,沿涂又数次击败了刘备的几次阻击。

  兵败如山倒下的刘备,不敢再与颜良交锋,一路狂逃至安城时,身边只余下不到五百余众。

  此时留守安城的,乃是张飞与赵云,所统兵马不过千余人。

  因刘备自信曹操不敢分兵南下,故此番兵进新野,他是倾全师而来,却不想一万人马败得是一干二净,如今加上守安城的兵马,刘备所有兵力加起来才到两千。

  眼见身后颜良汹汹追来,刘备知安城不可守,连城门都不敢入,直接绕城东去,只派人入城通知张飞和赵云,速速护送家小出城与他会合。

  刘备前脚刚刚过了安城,颜良率领着一千神行骑后脚就追至。

  “吁~~”

  勒马于山坡之上,颜良举目远望,那座熟悉的城池尽收眼底。

  几个月前,他还是这安城的主人,正是在这里,他击败了曹仁,聚起了几千嫡属兵马,挖到了第一桶金。

  而今时,这安城却又成了刘备的老巢。

  “谁的拳头硬就效忠谁,这条至理名言果然不错……”

  颜良心中暗讽时,原本城门紧闭的安城,忽然出现了异动。

  紧闭的城门忽然大开,成百上千的百姓扶老携幼,你推我掇的从城中挤出,哭着闹着望东面大道逃去,不出多时,便有万人挤出城来,将东去的大道挤了个水泄不通。

  见得这景象,颜良隐约有所预感,便急命斥候前去打探。

  不过时,斥候回报,言是刘备过安城而不入,已望东面逃去,临行之前派人在城中四处宣扬,宣称颜良要用屠城来报复安城民众支持刘备,叫他们赶紧各自逃命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又问道:“除了东门之外,其余三门情况怎样?”

  “不知为何,其余三门皆紧闭,唯有东门大开。”

  听到这里,颜良便确信了猜测。

  这安城的百姓们一听说颜良要来屠城,自然是要吓得出城而逃,其余三门紧闭,便只好一窝蜂的往东门挤。

  成千上万毫无秩序的百姓这般一挤,向东的大道自然也就被堵住,如此一来,也就等于封住了颜良继续追击的去路。

  颜良如果要继续追杀,就要踏着这些百姓的尸体而过,背上一个屠杀百姓的恶名。

  “人肉路障,果然是条脱身的妙计,厉害啊……”颜良冷笑一声,嘴角浮现出丝丝讽意。

  旁边周仓道:“将军,咱们还等什么,不如杀将出去,冲散那些百姓,继续追击刘备。”

  周仓只是一武夫,况且平素干的就是那杀人的勾当,在他眼里,这些拦路的百姓即使杀光也没什么可惜。

  颜良却不同,身为上位者,哪怕眼里可以视百姓如草芥,行动上不到万不得已,却不可如此。

  况且,就算颜良他不顾这些平民的性命,坚持追击,这么蜂拥的人群,也足以拖延他的速度,当他冲破阻挡时,也许刘备早远遁不知去向。

  刘备既已逃出升天,何必再做无谓的杀戮。

  颜良便摆手道:“算了,刘备此人逃命的本事非常人可比,何必就他徒伤无辜,传令下去,全军饶往北门入城。”

  不追刘备也罢,如今颜良却决定从北面入城,周仓顿时有些糊涂。

  “将军若不想伤及无辜,就近由西门入城便是,何故要绕远去往北门,末将愚钝。”周仓忍不住问道。

  颜良由西南方向追至,常理上从西门入城是最近,但他却出人意料的选择绕往北门。

  这却是因为,颜良心中隐隐有种预感,北门那边,多半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  “本将自有主张,何需多问。”颜良也不多解释,只大声喝道。

  周仓不敢再多问,赶紧下令。

  一千多神行骑,便绕了数里远的路,望北门而去。

  当北门的城楼渐渐印入眼帘时,颜良刀锋似的眼眸中,蓦的闪过一丝异色。

  目之所及,却见有七八百兵马,护送着数辆马车,从北门而出,拐向东面匆匆而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