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十一章 嫂嫂的羁绊

第六十一章 嫂嫂的羁绊

  感谢饮恨兄、三无兄,苍岚的记忆、3798兄、老岔、2289峰哥、陈雁鸿、告解师、菜鸟几位书友的打赏。

  都尉回来了,貌似过了今天就要下榜,最后求票求收藏,拜谢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张飞纵马如风,手中蛇矛螺旋刺出,卷起漫漫血雾,向着颜良杀至。

  颜良却横刀而立,面色冷静如水,不起一丝波澜。

  凭心而论,颜良对张飞还是很欣赏的。

  演义中此人曾与吕布、马超、许褚等当世绝顶的武将交手,除了失徐州那一次,因酒醉为吕布所胜,生平几乎未尝一败。

  除了武艺超绝外,张飞用智能力也极强,义释严颜,计败张郃,无不体现着他的智谋。

  可惜的是,这样一个为刘备征杀半生的名将,却落得个梦中授首的下场,实是可悲。

  眼见张飞发狂如野兽一般狂扑而来,颜良却无一丝惧意。

  两度逼退关羽,数月间的厮杀征战,已让他对自己的实力深信不疑。

  莫道张飞,纵使吕布复生,又有何惧!

  剑眉横,双腿猛一夹马腹,胯下大黑驹嘶鸣而出,一人一马,如黑色的电流射出。

  血雾与尘埃之中,两道巨影轰然相撞。

  巨大的金属激鸣声如惊雷而生,直将周遭士卒震得耳膜刺痛。

  再度交手,两人的身形均是微微一震,张飞虽未落下风,心中却是深深的震撼。

  当初他听闻白马之役,关羽为颜良所败时,心中是何等的不屑,只道那只是无聊的谣言而已,如今吕布已死,天下间谁还能是他二哥的对手。

  今日与颜良亲手过招,张飞方才知道那并非是传闻,颜良刀法之精,力道之强,都令张飞心为所震。

  震惊之下,张飞更是大怒,拨马回头蛇矛再出。

  颜良面色沉静,不怒不急,手中长刀大开大阖,每一刀都挟着堂堂正正之气。

  二人混战厮杀,战成一团,转眼间已走过五十余招。

  刀锋与矛刃飞舞开来,但见重重的寒影四面激射,只将周遭几丈内掀起滚滚的尘雾,那些不幸被波及的小卒,无不被斩得肢飞血溅。

  颜良从容出刀之际,心中也颇为张飞武艺所折服,心道那长坂坡喝退百万曹军的张翼德,当真名不虚传。

  蛇矛上的力道越来越强,张飞已进入到半狂状态,毫不吝惜气力的攻出每一招。

  颜良渐感兵器上传来的力道愈强,从最初的从容应付,到现在渐渐的感觉到了压力。

  敌人的步步强攻,激发了颜良的雄心,他陡然间一声暴喝,抖擞精神,臂上的力道如惊涛忽起。

  张飞原还以为力道上压住了颜良,稍稍占据了上风,岂料一转眼间,颜良的气势突增,几招间又战至平手。

  张飞心中惊怒,眼瞅着无法拿下颜良,而大批的敌骑又正在追击两位夫人的车马,他自是越发的焦虑。

  颜良应战之际,一双鹰目却在暗中窥视着张飞的表情变化。

  眼见他那狰狞的脸上,掠过丝丝焦虑,颜良便知他已经分神。

  心念一动,颜良强攻几刀,口中笑道:“听闻刘皇叔有两位貌美如花的夫人,我颜良仰慕已久,这回就请那两位美人去新野,陪本将我好好喝上几杯。”

  此言一出,张飞更是怒发冲冠,但心中的焦虑却有增无减。

  赵云那边不过百余号步卒,追击而去的颜良骑兵却有近千,纵使赵云武艺超群,又如何能以一敌千。

  徐州时他就丢过一次刘备的家眷,若是现下再丢了,还有何脸去见刘备。

  心中忧惧,张飞不觉便分了神,手中蛇矛上的攻击力悄然减弱。

  颜良知张飞易怒,他口出戏虐之词,为的就了激怒这位猛人。

  几招一过,颜良觉察到张飞的招式有所迟滞,立时便意识到自己的计策奏效。

  当下他尽起全身,刀锋如道道流光而出,施展平生武艺,发起了最猛的一波狂攻。

  张飞陡觉压力倍增,一时只余下招架之力。

  他二人武艺难分伯仲,若想分出个胜负,没有个千余招又岂能见分晓。

  只是张飞心忧着那两位嫂嫂,心无恋战之意,招式上一旦落了下风,便是处处被动。

  又是三十招走过,张飞已无心再战,强攻几招,抽得空隙拨马跳出战团,望着东面便撤奔而去。

  “张翼德,你不是要取我性命么,有胆别跑,咱们再战三百回合。”

  颜良也不奋起穷追,却是大声讽叫。

  张飞明知颜良是在羞辱于他,恨得是咬牙切齿,却不敢回头再战。

  逼退了张飞,颜良环视四周,那些敌方步军卒已被杀得七零八落,鬼哭狼嚎。

  颜良纵马舞刀,如入无人之境,在战团中来回奔驰,凡所过处,数不清的人头飞落。

  本就处于劣势的刘备军,而今主将一走,更是不堪一击,片刻之间便死伤几尽。

  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了这班敌卒,颜良拍马东向,率领着得胜的神行骑,继续望东追击。

  望东的大道上,早已是混乱不堪。

  周仓所率的七百神行骑,颜良那边交战未久时,就已绕行追上了赵云护送的车马。

  赵云虽勇武无双,面对着对方数倍骑兵的冲击,却也是无力回天。

  片刻之间,整支车队便被冲散。

  那七百神行骑生生将对方的车队撕成数截,然后借着居高临下的优势,横冲直撞,四面围杀。

  赵云正苦战时,张飞带着数骑杀来会合,二人联手,拼死杀出一条血路。

  只是,他二人只顾着冲杀,突出重围之后,却惊骇的发现,两位夫人的马车却被截断在了身后。

  他二人岂敢抛下刘备家眷不顾,正待返身杀回时,却见乱军中嚎声大作,又一支兵马杀至,那一面“颜”字大旗高高飘扬,所过之处势无可挡。

  颜良这边一到,本军的士气更是大作,千余神行骑只将百余敌卒杀得所剩无几。

  眼见两位夫人身陷重围中,赵云和张飞一咬牙,欲待返身杀回营救。

  这时,孙乾却将他二人挡住,劝道:“主公有令,若万一不利,两位将军全身而退才是首要,如今局势如此,两位岂可以身犯险。”

  “可是,两位夫人若是落入颜良之手,我等岂有面目去见主公。”赵云面露悲愤。

  孙乾却正色道:“这是主公的命令,二位将军难道要违令吗?”

  话说到这份上,那二人面色黯然,不如还能说什么。

  张飞眼睛瞪了许久,狠狠一咬牙拨马望东而去。

  张飞一走,其余幸存的士卒也纷纷追随而逃,赵云回头看了一眼滚滚而来的敌骑,无奈一叹,也只得拨马而去。

  挥军狂杀的颜良,本欲继续追杀,但见那几辆马车已被截住,料想刘备的家眷就在其中,便下令不必再追。

  斜阳西照时,战斗结束,大道上血肉横飞,阵阵的哀嚎声在旷野上空回荡。

  颜良驱马来到一辆马车前,长刀伸出,缓缓的将车帘挑起。

  俯身望去,目之所见,却见一名脸色苍白的美少妇,正双眸紧闭的端坐在那里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