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十六章 将计就计

第六十六章 将计就计

  (今天三更,晚上还有一更,求收藏。)

  近午时分,甘宁率领着他的八百健儿出现在了朝阳城西南。

  甘宁驻马远望,却见朝阳城头旗帜不整,看不见几个巡城的士卒。

  朝城西门也是大开,来来往往进出着一些百姓,城门口站着几个慵懒的士卒,甘宁甚至能够看到那些守门士卒们打吹欠的丑态。

  一切迹象都表明,这是一座防备松懈的城池。

  “人言那颜良用兵如神,这朝阳城却守备如此松懈,我看他也只是徒有虚名而已……”

  甘宁心中不屑,英武的脸上渐生轻蔑。

  观察片刻,甘宁双戟一扬,大声叫道:“弟兄们,随我杀进城去——”

  话音方落,甘宁一骑如流火般纵出,身后那八百健儿,紧跟着喊杀而出。

  八百人皆身披锦袍,这般狂奔而出,直若一股地火铺天盖地袭卷而来,气势甚是浩大。

  顷刻之间,甘宁已一马当先的杀至护城河边。

  城门就在眼前,只消要冲过吊桥,夺取城门,他的八百人马便可冲入朝阳城,肆意的抢掠。

  甘宁信心大作,猛夹马腹,欲待抢过吊桥。

  正当这时,猛听得朝阳城头一声炮响,陡然间有无数的旗帜树起,更有数不清的士卒齐齐现身。

  紧接着,吊桥迅速拉起,城门也即刻关闭,原本一座看似毫无防备的城池,几乎在眨眼间就进入了全面的戒备。

  甘宁大吃一惊,急是勒马,止步于护城河前。

  身后杀至的部曲们,收止不住步伐,不少人竟被挤得掉进了护城河中,八百号人马很快便乱遭遭的挤在了一团。

  甘宁再抬头时,惊见城头上,已有数百张弓弩指向了自己,那些全副武器的士兵,更如虎狼般俯视着他们。

  “莫非那颜良竟是早有防备不成?”

  甘宁心中闪过这个念头,眉宇间流露出惊疑之色。

  这时,文聘出现在了城头上,大刀指着城下,厉声道:“贼人甘宁,你已中了我家颜将军的中策,还不快下马归降,否则叫你死无葬生之地。”

  文聘的轻蔑之词,立时激怒了甘宁。

  他面露狰狞,挥舞着双戟,大叫道:“颜良何在,可敢下城与老子决一死战。”

  甘宁这么一叫嚣,那八百混乱的锦衣贼们,皆也齐声叫嚷起来。

  文聘却冷笑一声,大声道:“想跟我家颜将军过招,哼,先保住性命再说吧。”

  话音一落,文聘大刀向前狠狠划下。

  号令下,早已弯弓搭箭的弓弩手们立时松指,数百支利箭呼啸而下,如雨点般射向敌人。

  甘宁急是舞动双戟,将袭来的利箭挡落。

  他武艺高超,区区几支箭自然奈何不了他,但身边那些部曲则尽皆中箭,只听得惨嚎声此起彼落,转眼间便有五六十人中箭倒落。

  眼见不断有部下倒落,甘宁虽气愤难当,但知再这般死撑下去,只怕就要全军覆没。

  无奈之下,甘宁只得大叫撤退,转身拨马而走。

  嚣张而来,惶惶而去,几百号锦衣贼在箭雨的欢送下,狼狈不堪的逃离了朝阳城。

  城头上的文聘,见得敌人被逼退,当即率三千步骑出城,随后穷追而上。

  一轮箭雨洗礼后,甘宁的八百部曲损失过半,士气更是沉入谷底,眼见身后数倍的颜良军追来,无心恋战,只能一路望壁坞方向狂奔。

  黄昏时分,甘宁和他的败卒终于看到了甘家壁坞的影子。

  身后的尘雾依旧未散,文聘仍在穷追不舍。

  不过此时的甘宁心已安了不少,只要顺利的避入壁坞,他相信凭着坚固的坞墙,莫说文聘区区几千兵马,纵使颜良尽起大军亲来,也休想攻破。

  “颜良,害我折员了这么多弟兄,这个仇我早晚要报!”

  甘宁咬牙切齿,恨意难当,却不敢久留,招呼着败卒们尽快撤入壁坞。

  一百步,五十步,三十步——

  壁坞就在眼前。

  “还不快开门,把弓弩都搬上墙来,准备迎敌。”

  甘宁大声喝令着,但令他奇怪的时,壁坞里边却没有半点动静。

  须臾间,甘宁等败军已至大门前。

  众锦衣贼们惶惶不安,大吵大闹着叫里边的同伴赶快开门放他们入内。

  甘宁抬头仰望,看着空荡荡的壁墙,心中却渐渐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“莫非——”

  正自狐疑时,只听得喊杀声如惊雷而起,原本空无一人的壁墙上,陡然间现出无数全副武装的敌人。

  那一面高高飘扬的大旗上,赫然绣着一个斗大的“颜”字。

  “颜良!他怎会在此?”

  甘宁骇然无比,原本狰狞的表情,瞬间就震惊所取代。

  这时,颜良方才现身于城头,俯视城下,冷笑道:“甘兴霸,本将可是在此等候你多时了。”

  先前在新野时,颜良料定甘宁会突袭朝阳,因此他便定下了将计就计之策。

  当文聘率步军守城时,颜良却已率神行骑的轻骑,抄小道奔袭甘家壁坞。

  甘宁为攻朝阳,将壁坞中大部分部曲带走,留守的不过是百余老弱,这些人又岂是颜良百战的精兵对手。

  于是颜良不费吹灰之力,便轻易的攻破了这座甘家壁坞,接着便闲坐喝茶,坐等着甘宁败归。

  眼下正如他所料想的那样,甘宁为文聘所败,仓皇的逃回壁坞,却万万想不到,自己的老窝早已被颜良所占。

  壁墙外的甘宁惊怒之下,冲着颜良怒吼道:“颜良,你焉敢夺我壁坞!”

  “人言甘宁性情暴躁,果然是名不虚传……”

  颜良心中感叹,嘴上却冷冷道:“你无缘无故抢了本将的粮草,还妄想攻打本将的朝阳城,本将现在只是稍加教训而已,有何不可。”

  颜良的话就如暗藏的锋矛,看似平淡,却极是锋利。

  甘宁虽是怒色满面,一时却不知如何以应。

  他愤怒的神情中闪烁着惊异,仿佛不敢相信,颜良竟看穿了他的意图,用兵之能已到了这么厉害的地步。

  这时,身后尘烟大作,文聘所率的三千步卒杀到。

  甘宁和他的几百残部,便被困在了壁坞之前,无处可避,进退两难。

  壁坞上的颜良见得文聘军到,便叫打开大门,自率兵马开了出来。

  甘宁还道颜良打算趁势杀出,两相夹击灭了他,急令部众后退结阵,只是方才退出几十步,后面文聘的大军已围逼上来。

  已入绝境。

  到得这般地步,甘宁以为只有拼上性命,血战一场,但令他奇怪的是,颜良却迟迟没有动手。

  颜良当然不会要甘宁的性命,他朝野设计,奇袭壁坞,为的不过是向甘宁显示自己的过人之处而已。

  他很清楚,似甘宁这种身怀大才的武将,必定是心高气傲,最看不起的就是那种无能之主。

  想要收服这种人,就必须要在实力上压倒对方,让他折服。

  四千步骑,将甘宁几百残众团团围住。

  一双双充血的眼眸,虎视着陷入重围中的贼人,恨不得一涌而下,将猎物撕成碎片。

  不得号令,却无一人擅动。

  甘宁结成圆形阵,凝眉环视着众敌,却也不敢擅自发动冲击,心中越发的狐疑,不知颜良围而不攻到底是何用意。

  狐疑间,重围中分开一条路,颜良策马徐徐而入。

  甘宁的身子微微一震,纵使傲然如他,一时间也为颜良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势所慑。

  颜良手拖大刀上前,抬头看了一眼惶恐的敌众,朗声道:“甘兴霸,你若不服,可敢上前与本将一战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