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十七章 让你折服

第六十七章 让你折服

  颜良一语,声若洪钟,直令众人为之一震。

  在这般绝对优势下,颜良本可挥军一涌而上,杀光那班锦衣贼,生擒下甘宁。

  不过颜良却知道,似甘宁这种心高气傲的猛人,从来都是主动投归明主,若是生擒了他,只会令他觉得是莫大的羞辱,到时候他多半会宁死也不降。

  颜良这也算是“因材施教”,他要用自己绝世的武艺,打到甘宁心服为止。

  甘宁自是闻言大为惊异,却想不通颜良为何会在绝对的优势下,选择跟自己一战。

  但见颜良气宇从容自若,俨然对自己完全没有忌惮的样子。

  甘宁怒了。

  一声暴喝,这锦帆贼纵马而出,挥舞着双戟,如一道流火向着颜良袭去。

  戟锋未至,颜良已感觉到凛烈的杀气,如狂风般扑面而来。

  那凶悍之极的杀势,直令观战之人无不变色。

  颜良却拖刀而立,面色沉静如水,没有一丝的波澜。

  瞬息间,甘宁人已杀至,双戟无声无息的,分从左右扇扫而出。

  那戟上的劲力,看似平平无奇,但却如同无坚不摧的风暴,狂扑而至,斩向颜良的脖颈。

  一声雷鸣般的暴喝,颜良剑眉一横,手中长刀如车轮般扇扫而出。

  刀锋所过,仿佛吸尽了空气,气流从四百八方向真空处填射而来,形成了一道宽阔的无形刀幕,挟裹着毁灭一切的力量横推而出。

  三道流光迎面袭至,金铁交鸣之声响彻四野,巨响的余音在所有人的耳鼓中震荡,久久不散。

  拥有着绝对信心的甘宁,一击之间,只觉山崩地裂般的巨力,顺着双戟直灌入身体。

  那强悍之极的冲击力,仿佛无数沾水的皮鞭,肆无忌憧的抽击着他的五腑六腑。

  血气翻滚,五腑欲碎。

  一招交手的瞬间,甘宁所感受到的不仅是内腑的痛苦,更是对颜良武艺之强,深深的震撼。

  “此人武艺竟如此之强,莫非我当真是小视了他!”甘宁心中大震,青筋涌动的脸上,迸射着惊色。

  颜良的气血却只微微一荡,旋即便平伏下去。

  他知甘宁演义中武艺之强,虽与太史慈这等东吴猛将不分伯仲,但比之关羽、张飞之辈还要稍逊一筹。

  颜良虽欣赏甘宁的武艺,但他更对自己的武艺充满了信心,他深信自己强于甘宁,这也正是他敢单枪匹马与甘宁独战的原因。

  一招交手,他已探明了甘宁的实力,欣喜于他果然是一员武艺超群的猛将,不枉自己费了这么多精力。

  落了下风的甘宁,似乎还不甘心,双戟再出。

  颜良挥舞大刀,大开大阖,从容而战。

  这两人便在四千多双眼眸的注视下战成一团,只将众军看得胆战心惊。

  甘宁不愧是猛将,这般发起狂来,道道戟影如流虹般射出,如潮的攻势极是凶悍。

  只是,颜良却并未感到太过的压力,从容的逼退甘宁凶猛的攻势。

  转眼之间,数十合已过,甘宁的攻势渐消,而颜良的刀法却如江河流水,绵绵不绝。

  倘若颜良想要速胜甘宁,倾尽全力未必不可,但他却迟迟不下重手,也算是给甘宁一个面子。

  如今几十招已过,颜良不欲再拖延时间,陡然间刀上的劲力剧增。

  瞬息间甘宁就感到压力倍增,原本看似势均力敌的战斗,迅速的向一边倒发展。

  几招走过,颜良一声低啸,手中长刀化做一道弯月,挟着至猛无比的力道,横扫而出。

  那闪着幽光的刀锋,仿佛一块特殊的磁石,将周围的空气都拢吸咐而去,以甘宁为中心,形成了一个奇异的涡流。

  那巨大的吸力,将甘宁的身体牢牢包裹其中,令其避无可避。

  甘宁心中大骇,心知这已是颜良至强的一刀,如此强悍的劲力,自己只怕难以抵挡。

  想要闪避却又不得,无奈之下,甘宁只能倾尽全力,双戟反挡而出。

  吭~~

  刀戟相撞,巨响嗡鸣。

  激射的气流刮面如刀,那鱼胶般的涡流四面八方的压向甘宁,仿佛数不清的无形重锤,无情的锤击着甘宁的每一寸肌肤。

  巨力狂压之下,甘宁嘴角已浸出一丝血迹,身形更是坐立不稳,斜向歪去。

  破绽已出。

  颜良嘴角掠过一丝冷笑,猿臂探出,手中大刀趁势削向对手。

  已失了重心的甘宁,根本不及躲避抵挡,只能眼看着那明晃晃的刀锋向着自己的脑袋削来。

  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到了极点,心中都在想,这下甘宁是死定了。

  甘宁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,只等着被斩首那一刻的到来。

  然而,意外发生。

  那刀锋在削向甘宁脑袋的一刹那,突然间向上偏了三分,竟是贴着他的脸划过。

  饶是如此,那猎猎的劲风,仍是将甘宁的脸刮出了一道血痕。

  电光火石间,两马错身而过。

  当甘宁翻身而起,勒马转身时,颜良已怀抱长刀,驻马而立,微微笑着看他。

  在外人看来,颜良那一刀是没削中,但甘宁却知道,颜良是刀下留情,故意饶他一命。

  死里逃生的甘宁,又是喜又是惊,眼中闪烁着奇色,怎么也想不通,没有取他性命。

  旁边文聘亦奇怪,心说以颜良的武艺,那一刀又怎会砍偏了。

  颜良却在狐疑不解的目光下,朗声道:“人言甘兴霸武艺超群,果然是名不虚传,这一战我看就不用打了,兴霸以为呢。”

  甘宁心头一震,他知颜良这话的意思,仍是故意保全他的颜面。

  沉顿了片刻,甘宁道:“甘某技不如人,不是你的对手,颜将军手下留情,甘某记下了,那两万斛就是坞中,将军拿回去吧。”

  甘宁此言一出,众人方才知道,原来颜良是故意放水。

  颜良却笑了笑,长刀一收,下令撤兵。

  众部下不知颜良何意,却又敢违令,四千多兵马遂是井然有序的撤围而去。

  “那两万斛粮,就当本将送给甘兄弟你的见面礼了,你尽管享用吧。”说话间,颜良拨马扬长而去。

  这戏剧性的转变,让甘宁越发的惊疑,忍不住大叫道:“颜将军,你到底是何用意?”

  颜良头也不回,只摆手道:“我知兴霸你不为刘表所用,若你想在这乱世一展所长,两天后不妨来新野一见,本将煮酒一壶,敬侯你的大驾。”

  说话间,颜良爽朗大笑,马鞭一挥,飞驰而去。

  眼看着颜良和他的兵马远去,甘宁怔了半晌方才明白颜良那句话是什么意思,原来人家是想招抚自己。

  看着那远去的身影,甘宁若有所思,口中喃喃道:“河北颜子义,果然是不凡之辈,莫非,他当真是我要寻找的明主……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