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十八章 喜得良将

第六十八章 喜得良将

  (感谢奚筱雅和sky打赏,苍岚兄和厕所兄两位评票)

  颜良策马而去,心情甚是畅快。

  “将军方才明明可以杀了那锦帆贼,却为何手下留情?”从后跟至的文聘,不解的问道。

  颜良放慢马速,淡淡道:“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,这么一员猛将,本将怎舍得杀呢。”

  听得此言,文聘方才恍然大悟,原来颜良种种作为,竟是为了收伏这个甘宁。

  恍惚了一刻,文聘却又道:“那甘宁勇武过人,倒也是个人才,只是将军为何不将他拿下再行劝降,却反而放了他,还送他粮草,若是他不肯来归我们岂不大亏。”

  颜良处处不按常理出牌,文聘心有疑惑倒也是正常。

  “仲业你难道没听机伯说吗,这个甘兴霸恩怨分明,谁礼待于他,他便会拼死相报,区区两万斛粮草,换一个忠心的猛将,还有什么买卖比这一笔更划算。”

  颜良缓缓而言,道出了他的用意。

  文聘心中的困惑,这才迎刃而解,不禁为颜良对人心洞察之深而折服,不由面露敬佩之色。

  只是,他却仍存一丝疑虑,忍不住道:“话虽如此,可末将还是觉得有些不妥,万一那甘宁拿了粮草,却不来归顺,将军那时又当如何?”

  “放心吧,他一定会来的。”

  颜良自信一语,纵马提速,在这大道上畅快的飞奔。

  文聘却眉头暗皱,脸上仍存有几分狐疑。

  ######

  两天后,新野。

  太守府中,酒气飘香。

  大堂中,好酒好菜皆已上案,除了外出巡视诸县税收的满宠外,许攸、文聘等皆列席。

  只是酒香已勾得这些人馋虫大作,他们却只能干瞪着眼吞口水,无人敢动筷子。

  因为主座上的颜良还没有开吃的意思。

  文聘看了一眼外面的日头,忍不住道:“将军,眼下已过了晌午,我看那甘宁应该不会来了吧。”

  “酒还没凉,急什么。”

  主座上的颜良随口一答,手捧着一卷书简,正读得津津有味。

  文聘与许攸等相视一眼,皆暗暗摇头,神色中流露出不信。

  转眼又是一炷香过,席间的众人都饿到肚子咕咕叫,颜良却依然淡然闲定,大有等不到甘宁就一直让他们饿下去的意思。

  便在这时,军士来报,言是一个叫甘宁的人,单枪匹马登门求见。

  听到这个消息,在场之人无不愕然。

  “这个甘宁真的来了……”

  文聘更是满脸的惊讶,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望向颜良。

  颜良心中也暗松了口气,面上却一派平静,只摆手道:“快请兴霸进来吧。”

  颜良的自信,来源与他对历史的了解。

  他深知甘宁是那种士为知己者死的人,自己向他展现了不凡的气度和过人的实力,明明可置其于死地却不为,而且还将两万斛粮草相送,种种所为,如何能不让甘宁信服。

  在众人惊讶于目光中,颜良起身下阶,出得堂外。

  此时甘宁正独身而来,颜良笑道:“兴霸,本将的好酒已煮了许久,你可是珊珊来迟啊。”

  甘宁见得颜良,忙是紧走几步上前,拱手便拜。

  甘宁是粗人,不善于表达,但这一拜却表明了他归顺的心迹。

  颜良甚是欣慰,伸手将甘宁扶起,大笑着携其入内。

  主臣坐定,未等颜良开口,甘宁便先端起酒来敬向颜良。

  “将军气度非凡,实是当世英雄,宁一介草莽之徒,承蒙将军看重,愿为将军赴汤蹈火,再所不辞!”

  甘宁面色诚恳,言语决毅。

  颜良心中大快,举杯道:“能得兴霸这等虎将,本将何愁大业不成,咱们干了此杯。”

  主臣二人一饮而尽,两人都是豪爽之士,美酒饮罢,不禁都相视大笑。

  当下颜良便开宴豪饮,庆贺甘宁的归顺,文聘、许攸等惊叹于颜良的识人之能,也纷纷敬酒赞叹。

  这一场酒宴的气氛,自是十分的快活。

  酒过三巡,甘宁移座近前,问道:“将军虽神武雄略,但眼下却只有新野七县,兵不过万余,终究非是长久之计,不知将军可有何大略?”

  甘宁果然非一般的武将,方才归顺,就能问及颜良大略。

  颜良心中当然有一套自己的方略,却也不明言,反问道:“兴霸可有何高见?”

  甘宁也不拐角抹角,直言道:“荆楚之地,四通八达,户口百万,刘表不通军事,将军何不趁势夺取,以为立足基业,再顺江东下,攻灭孙氏,夺取江东,接着再西取巴蜀,全据长江。而后养精蓄锐,待中原有变,便可挥师北上,如此必成大业。”

  听闻甘宁这一番洋洋洒洒之词,以智谋自诩的许攸不禁变色,似乎为甘宁的献计而震惊。

  纵使是颜良,心中也颇为惊奇。

  甘宁这一套大略,竟然与历史上诸葛亮的《隆中策》暗合,以甘宁区区一游侠出身,竟然能有如此深远的见识,当真是非同一般。

  人言甘宁乃智勇双全之将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

  颜良不禁暗暗点头,为自己能收得如此一员良将而得意。

  不过,颜良却只微微笑道:“兴霸的方略,当真乃金玉良言,不过,依本将之见,却有所欠缺。”

  甘宁一怔,忙道:“末将愿闻其祥。”

  颜良站起身来,遥指壁上所悬的天下地图。

  “全据长江,西取巴蜀,只能割据一方,本将可是很贪心的,我要的可不只是偏安一方。”

  颜良头一次道出了他真正的雄心大志,言语虽看似平淡,却暗藏着锐意的锋芒,在座之人听着不禁都有几分热血渐沸。

  甘宁也流露出兴奋,又道:“将军能有此大志,实乃我等之福。不过末将方才也说了,西取巴蜀之后,再挥师北上,到时将军的大业,绝非是偏安一方。”

  “话虽如此,不过兴霸以为,单凭江南半壁,难道就能与整个中原争锋吗?”颜良淡淡的反问。

  有着先知先觉的颜良,自然知道自古以来,统一天下向来是由北到南易,从南到北难。

  这一方面是因为大部分时间里,北方的经济人口都强于南方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南方无马,军事上处于劣势。

  颜良这一句反问,顿时也惊醒了甘宁,这位智勇之士一时无言。

  沉默了半晌,甘宁赞叹道:“将军的见识,果然非末将可比,但不知将军觉得,如何能能弥补末将这套方略的缺陷?”

  话音方落,忽有司闻曹送来紧急的蜡丸情报。

  许攸急将蜡丸拆开,原来是来自于宛城的细作,情报中称南阳守城夏侯渊已急率三千兵马赶往官渡。

  “宛城守军不过五千,夏侯渊带走三千,岂不只余下两千余人,曹操这是想干什么?”伊籍率先奇道。

  “还能干什么,必定是官渡势危,逼到曹操狗急跳墙,已经顾不得防范本将,官渡之战数日内必见分晓。”

  颜良一语,斩钉截铁。

  此言一出,在座之人无不色变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