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六十九章 曹操的抉择

第六十九章 曹操的抉择

  曹操布署在宛城一线,用来防范刘表的兵马,总计约有八千余人。

  前番颜良打掉了曹洪四千余众,宛城的曹军就只余下夏侯渊所统的四五千兵马。

  如今夏侯渊又率三千人急奔官渡,也就是说宛城一线的曹军最多不过两千。

  宛城乃重南阳核心所在,是曹操用来防范荆州的关键,如今曹操竟不惜将宛城的大部分兵力抽走,这只能说明,官渡之战曹操已处于极度危急的状态,迫使他不得不抽调南阳之兵。

  颜良虽身在新野,但对官渡之战却时刻密切关注,他一听到这道情报,立时便有了这样的判断。

  官渡之战见分晓,意味着整个北方的格局将发生重大的变化,而中原局势的变化,势必会影响到荆州,更会影响到这里每一个人的命运。

  大变在眼前,机会就在眼前,如何能不叫人兴奋。

  “兴霸,你方才问如何弥补你那方略的缺陷,现在机会就到了。”颜良淡淡道。

  甘宁愣怔了片刻,陡然间恍然大悟。

  不及多想,他忙道:“将军,末将明白了,眼下宛城空虚,咱们是否要趁势发兵北上,全取南阳,在中原狠狠的插上一枚钉子。”

  甘宁此言一出,众人纷纷附合。

  南阳一郡虽属荆州,但与中原的联系却更为紧密,此地北接洛阳,东临许都,西走武关可通关中,而这三片地方,乃是名符其实的中原腹地。

  这也就是说,只要颜良占据了南阳,就可以轻松的对中原腹地发起攻击。

  颜良是凭着先知先觉,所以才认识到南阳的重要性,而甘宁能任几点提醒,就领悟到这一步,当真是难能可贵。

  颜良心觉欣慰,却微微笑道:“宛城我是一定要取的,不过眼下这个节骨眼上,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”

  众人的眼中不禁流露出几分茫然,都想不通眼下除了取宛城,扩大地盘之外,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。

  颜良的目光遥望向北方,目光渐渐变得冷峻起来,朗声道:“传本将之令,全军准备,本将要克日兵发许都。”

  三天后,颜良率领着五千精锐步骑,踏上了北向许都的道路。

  为了防止刘表从后捣乱,颜良留下了许攸、文聘、伊籍、满宠以及刘辟,率一万之众守新野,只带了甘宁和周仓两员猛将随征。

  颜良之所以只带五千兵就敢兵进许都,却因他并非想夺城,只是想趁乱浑水摸鱼,捞上一笔。

  以他的判断,官渡之役曹操一旦兵败,许都势必会乱成一团,到时候必定有不少文臣武将,因为形势混乱四散逃奔,而这些人才正是颜良所短缺的,正好借以收为己用。

  由荆州北攻许都,从宛城发兵,沿大道进兵是最理想的路线。

  而为了达到出奇不意,兵贵神速的效果,颜良选择了由新野向东,过比阳城后再折往北上,走山路直插许都之南。

  根据司闻曹原先的情报,曹操为防刘表由这条路线袭许都,沿途曾布署了相当数量的兵马,但颜良此行却一帆风顺,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。

  曹军的抵抗越是微弱,颜良就越是预感到官渡方面曹操的势危,于是他传令下去,叫全军加快行军。

  颜良知道,他必须抢在袁绍夺取许都前赶到,否则就将捞不到半点渔利。

  几天之后的清晨,翻越最后一道山梁,颜良和他的五千步骑,终于进入了平原地带。

  许都,就在正北一百里外。

  正当颜良喘口气,打算稍适休整时,一骑斥候绝尘而来。

  “禀将军,袁绍大军已攻破曹军主营,官渡曹军各营已全线崩溃。”

  听闻此言,在场诸军微微变色。

  颜良屁股还没坐下,就腾的直起了身。

  他目光遥望北方,神色凝重,口中道:“没想到曹操败的这么快,不能再等了,传令全军停止休息,即刻向许都加速前行。”

  ######

  许都以北。

  大道之上,数不清的士卒在狼狈狂奔。

  一面面残破的“曹”字大旗,不断的被遗弃,被仓皇而逃的士卒践踏在脚下。

  兵败如山倒。

  身裹红袍的曹操,在许褚等亲军的保护下,匆匆疾奔着。

  跟随在左右的,还有张辽、徐晃、于禁诸将,以及荀攸、郭嘉等谋士,所率之军,不过数千而已,其余官渡前线的文武部众,尽在那场全线溃败中失散。

  奔行之中,曹操回望官渡方向,但见冲天的大火依然熊熊而作,袁军那震天的喊杀声,似乎依然在耳边回荡。

  “苦战整整一年,终究还是挡不住袁绍,莫非果真是天要亡我曹操不成?”

  心痛欲碎之下,曹操勒住了坐骑。

  左右也纷纷停了下来。

  一身浴血的张辽拨马上前,大声道:“丞相,袁绍追兵还在后面,前面不远就是许都了,为何却要停下。”

  曹操苦笑了一声,叹息道:“数万精锐之师灰飞湮灭,就算逃回许都,不也是死路一条。”

  素来自信的曹操,头一次说出这样绝望的话来。

  左右文武,无不黯然垂首。

  曹操环视了一眼众属下,眼眶中打转着苦涩的热泪,长叹一声。

  “诸位都是当世英才,曹某实不忍诸位陪曹某走上绝路,眼下袁绍还没追到,诸位若想自寻一条明路就去吧。”

  曹操言语之中,充满了伤感。

  听闻此言,诸将不禁潸然泪下,亲军统领许褚慨然道:“我等誓死追随丞相,纵死无悔。”

  “誓死追随丞相,纵死无悔!”

  左右文武,齐声附合,尽皆神情激荡。

  听得众属下的慨然之词,曹操欣慰了不少,脸上的伤感却仍有增无减。

  纵然这些部下对他不离不弃,但如今官渡失败,大势已去,自己又能如何呢。

  正当迷茫无路时,前方尘土飞扬,一队兵马匆匆而来,斥候来报,言是尚书令荀彧护送着汉帝刘协,以及曹操的家眷赶到。

  听得荀彧到了,曹操情绪稍稍安稳,急是催马上前相见。

  当曹操看到那位须发皆白,一身儒雅之气的第一谋士时,偏黑的脸上顿时涌起丝丝愧色。

  “文若啊,我让你望了,官渡这一仗,还是败了。”曹操言语中充满了无奈。

  荀彧却微微拱手,淡淡道: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不就是输了一仗,丞相何必灰心丧气。”

  他言语轻描淡写,仿佛根本没有一丁点大势已去的绝望感。

  荀彧的沉稳,让曹操渐渐重燃起了勇气,不禁问道:“眼下官渡已失,许都势不可守,文若莫非还有回天之计不成?”

  “袁绍虽胜,但其内部纷争重重,就算他暂得中原,早晚也会分崩离析,丞相现在所要做的,就是重整旗鼓,以待袁家内乱,然后东山再起。”

  荀彧手捋白须,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  “中原若失,这重整旗鼓又从何说起。”曹操神色渐振,却仍怀疑虑。

  荀彧笑了笑,手指遥指西面,“为今之计,丞相当奉汉帝西迁关中,仿效汉高祖旧事,待时机成熟,再举兵出关,必可一举荡平中原。”

  听闻“西迁关中”四个字,在场众人为之一震。

  曹操的心中着实也兴奋了一下,但随即却忧虑道:“关中残破,且马韩等西凉诸侯林立,这些人名义上归附朝廷,实际上却并未真心归顺,如此形势,立足都难,又如何抵御袁绍的进攻。”

  曹操这一番话也说出了其他人的心声,众人纷纷点头。

  “丞相多虑了,那些西凉诸侯们最忌惮的就是袁绍,他们害怕袁绍攻取中原后会威胁到他们,就算不全力支持丞相抵御袁绍,也不会阻止丞相进入关中。”

  说话之人,正是郭嘉。

  “只要丞相能顺利退入关中,对西凉诸侯晓以利害,善加招抚,再凭借关中四塞之固,必能挡住袁绍的进攻。况且官渡鏖兵十月之久,袁军也已是强弩之末,袁绍又是好谋无断之人,短时间内未必会急于发兵西进,丞相只要能争得些许喘息时机,何愁没有翻盘的机会。”

  听罢郭嘉一席话,曹操脸上的忧虑已烟销云散,那熄灭的斗志,又重新燃起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