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十章 怪 胎

第七十章 怪 胎

  (感谢饮恨兄、厕所兄和陈雁鸿兄打赏,以及苍岚兄和厕所兄评票。马上就快上四千票了,求票啊)

  大道上,铁骑奔行如风。

  颜良纵马提刀,率领着他的一千神行骑望北飞奔。

  举目远望,许都城的轮廓已渐渐清晰,望南的原野上,到处是逃难的百姓。

  颜良随便抓了几人一盘问,得知许都现下已一片混乱,军队似乎已放弃了守备,护送着达官贵人们纷纷向西而去。

  “向西而去?莫非曹操打算退守关中,东山再起不成?”。

  颜良奇了一刻,嘴角随即掠过一丝笑意。

  曹操此举,正如他所料。

  他深知曹操有不屈之志,当年兖州陈宫造反,只余下三城时,曹操都没有放弃,更何况是现在。

  而且颜良也不希望曹操一败到底,只要曹操能成功退守关中,就可以对袁绍形成一定的牵制,那样的话,对自己也将有利。

  得知了许都的混乱,颜良遂叫兵马加快前行。

  奔行不多时,许都城已近在眼前。

  正当这时,忽见一支几百人的兵马从城中而出,望南疾奔而来。

  此时曹操既已下达退守关中的命令,老百姓可以四散而逃,军队却理应尽望西门而出,这南面却又为何会出现一支兵马?

  颜良也不管这支兵马是何目的,现下他只想抢在袁绍在之前,在许都城大捞一笔,任何阻挡他之人,只有一个下场:

  杀!

  一声暴喝,颜良纵马挥刀而出,身后一千神行骑喊杀而出。

  大道上逃难的百姓,如受惊的羊群一般四散而溃,颜良之军无所阻挡,如闪电一般杀至。

  那几百曹军瞧见南边出现一支军队时,还只道是从南线赶来增援许都的友军,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临近。

  当那一面“颜”字的大旗印入眼帘时,他们才赫然惊觉,颜良的军队竟然已杀至许都腹地来。

  顷刻之间,几百曹军便陷入了混乱。

  颜良一马当先,长刀扇扫而出,只听“噗”的一声,当先一员敌将被拦腰斩成两截。

  铁蹄如飞,所过之处一命不留。

  一千神行骑,便如最锋利的一柄利矛,轻易的将敌军贯穿。

  嚎声四起,惨声大作,刀锋无情的斩敌惶溃的敌人,只杀得血肉横飞。

  又是一刀舞过,颜良充血的眼眸中,一颗血淋淋的头颅飞上半空。

  温热的鲜血洒满了征袍,杀至兴起的颜良,狰狞之极,只令左右敌人为之丧胆,纷纷鼠窜。

  血雾之中,却有一员虎熊之士手舞大刀,疯狂的向着颜良杀来。

  旁人对颜良这杀神是避之不及,此时却有一名敌人不知死活,敢主动上门求死,实在是令颜良意外。

  透过血雾,颜良举目一瞥,却见那敌将健壮如牛,一脸的黄髯与钢丝无异,形容颇有几分胡风。

  更令人惊奇的是,这大冬天的,此人竟然赤着半个膀子,浑然不怕寒冷。

  “有意思,曹军中还有此等异人,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分能耐。”

  颜良没有一丝惧色,长刀擎起,挟着怒涛般的劲力扇扫而去。

  那杀来的敌将咆哮如雷,手中大刀不避不挡,亦呼啸而至。

  吭~~

  两刀相击,一声雷鸣般的激鸣。

  颜良只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大力灌入身体,竟是搅得他血气翻滚,握刀的手掌竟也隐隐发麻。

  此人的力量,竟比关羽那前三刀还猛!

  颜良心中惊异时,那敌将又一刀当头劈至,颜良不及多想,举刀向上一挡。

  又是一声撞击巨响,那大力如泰山压顶般下来,竟把颜良逼得双臂屈下,运起生平气力才勉强撑住。

  自从白马之役与关羽交手之后,颜良与多名高手过招,还从未有过如今这般压力。

  颜良的脑海迅速翻动,实是想不起曹营之中,有哪一员用刀的名将,竟会有此等蛮牛般的力量。

  惊奇之下,颜良虚晃一招,错马掠过。

  回身时,颜良厉声道:“本将刀下不斩无名之辈,来将报上姓名?”

  “老子乃是西凉胡车儿,你是何人?”那赤膀之将喉咙如滚珠般蠕动,报上了自家姓名。

  听到“胡车儿”这三个字时,颜良心中的狐疑顿时烟销云散。

  这胡车儿乃北地枪王张绣部将,身负怪力,号称“力能负五百斤,日行七百里”,是个名符其实的怪胎。

  当年曹操征张绣时,正是胡车儿把曹操贴身爱将典韦灌醉,并盗取其双戟,才使典韦死于宛城之战。

  官渡之战前张绣归顺了曹操,或许是曹操欣赏胡车儿勇力,将他从张绣的麾下调到许都军中任职,此人方才会出现在这里。

  “怪不得这厮的力量如此惊人,原来是胡车儿。”

  颜良心中释疑,便朗声道:“本将乃颜良,胡车儿,曹操已败,你何不投归于我麾下。”

  胡车儿虽没什么将才,但跟周仓一样都勇武过人,收其做一名亲军护卫倒也未尝不可,况且此人还身负怪能,将来也许还有用处。

  胡车儿一听颜良之名,狰狞的脸色不禁一变,那惊疑的表情,似乎无法相信颜良竟会出现在这里。

  不过,只惊异了一瞬,胡车儿的脸上又重归狰狞。

  “老子才不管你是颜良还是颜丑,别挡老子的路,快闪开。”胡车儿扯着嗓门大叫道。

  这个胡车儿果然深有胡风,言辞极是粗鲁。

  颜良却长刀一横,冷笑道:“想从此路过,先问问本将手中的刀答不答应吧。”

  胡车儿闻言大怒,如一头发怒的野狼一般,舞着大刀就冲了上来。

  明晃晃的大刀,挟着千斤的怪力,再度劈至。

  颜良心知这胡车儿怪力惊人,自己若跟他在力量上较劲,必会落下风。

  眼见敌刀呼啸而至,颜良拨马一闪,巧妙的避了开来,长刀顺势反扫而出。

  胡车儿一刀劈空,急又嘶吼着回刀,怪力挟着猎猎风声斜向击出。

  颜良眼急手快,却也不与他硬拼,刀势在半路上忽然一变,又斜斩向胡车儿的肩膀。

  胡车儿几番劈空,不禁更怒,当真似疯了一般,左一刀左一刀,不惜气力的向颜良狂斩而去。

  面对着这发疯的猛兽,颜良却在暗笑。

  几番交手他已探明胡车儿的武艺,此人的力量之猛虽是当世无双,但刀法却稀松平常的紧,整体的武艺也就与文聘相差无几。

  颜良却是身法敏捷,刀法变化多端,避实就虚,偏不与他硬拼硬。

  数十合后,胡车儿已被玩弄得狂躁不安,刀法上的破绽顿露。

  颜良瞅得空隙,尽起生平之力,长刀如电光般反射拍出,只听一声沉闷的响声,那刀背狠狠的拍在了胡车儿的背上。

  颜良的力量虽比不得胡车儿这等怪胎,但也非同常人,这重重一击下去,胡车儿张口便喷出一股血箭,诺大的身躯更是坐立不稳,竟生生的被从马上拍飞出去。

  嗵!

  胡车儿那铁塔般的身躯,重重的跌落在了血地上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