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十三章 末代皇后

第七十三章 末代皇后

  “我乃曹丞相之女曹节。”

  曹节?曹操之女?

  颜良搜索着脑海中,关于三国人物的那些记忆,忽然间眼前一亮。

  这个曹节,不正是历史上的那曹皇后么。

  历史上汉献帝刘协授意其岳父伏完,想要谋害曹操,事泄之后,曹操诛灭了包括伏皇后在内的伏氏一族。

  之后,曹操便将自己的三个女人嫁给献帝为妃,其中就有曹节,而过不多久,曹节就被立为了皇后。

  却没想到,历史上的那个汉朝末代皇后,如今就在自己的眼前。

  “你又是何人?是袁公的部将,还是谁家的叛将?”

  曹节从容的发问,神情间平见半分惧色,不愧是曹操的女儿。

  颜良负刀而立,嘴角斜扬。

  “本将颜良。”

  听得“颜良”二字,曹节本是镇定的俏丽上,立时涌起丝丝惊色。

  “你——你是颜良?你不是在新野么,怎么会……”

  曹节语气发颤,那般惊异的表情,似乎不敢相信,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,颜良竟然会出现在许都城中。

  颜良却微微笑道:“曹公屡派兵攻打颜某,颜某这回本想礼尚往来,来亲自拜会他一下,没想到他已经溜之大吉。”

  听得颜良语气中有几分讽意,曹节花容顿添怒色,怒嗔道:“你休得——”

  只是这怒言尚未出口,她眼眸忽然一眩,身子站立不稳,摇摇晃晃便软倒下来。

  眼见她软倒,颜良不及多想,一伸手便将她揽在了臂弯中。

  那软绵绵的身子,柔弱无骨,倒入怀中的一刻,不禁让颜良心中微微一动。

  曹节晕眩了一刻,勉强的睁开眼来,却惊见自己竟躺在颜良怀中,俏脸上不禁涌起羞怒之色。

  “贼人,怎敢轻薄于我,还不快放开我!”

  她气血激荡,这般一喝,气息顿又不畅,却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。

  颜良也不理她,细看她脸色,果然是有病在身的样子,于是他非但没有松手,反而将她搂得更紧。

  “我看你身上有病,就省省力气吧,放心,本将会把你带回新野,好好请名医给你医治。”

  曹节虽是女流,但好歹是曹操的家眷,总比没有强,颜良自要把他带回新野。

  曹节一听却是大惊,急喝道:“谁要跟你去新野,快放啊——”

  她这般一急,气血攻心,猛觉头晕目眩,当场便昏了过去。

  颜良一惊,急去试她鼻息脉博,判知她只是一时气急昏过去方才松了口气。

  他便向那丫环询问是怎么一回事,方才得知,原来是曹节身逢有病,不及跟大队家眷撤离,本想稍后再走,谁想却遇上城中叛乱四起,欲走而不得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便安抚了那丫环几句,叫她不必害怕,只管好好的照顾她家小姐。

  接着颜良便命部下将曹节护送出城,与那贾诩胡车儿一同星夜送往新野去。

  曹节被送出城时,甘宁所率的步军也已抵达,许都中的库府尽被颜良所开,一箱箱的钱财被装车,南下送往新野。

  乱世之中,招兵买马靠的就是钱财,颜良所据的新野七县税收有限,此番大发一笔横财,足够他大肆“挥霍”上一阵。

  大掳一天,不觉已近黄昏,北面斥候来报,袁绍的大军已离许都不出十余里。

  颜良名义上尚未公开跟袁绍撕破脸皮,这一次他当然也愿跟袁绍交手,闻知袁军将近,颜良便下令兵马撤出许都,原路返回新野。

  颜良叫周仓率一千兵马,护送着曹节贾诩,以及百余车钱财先行,他自己则率神行骑,以及甘宁所率的两千步军压阵断兵。

  两路兵马先后出城,日落前已离许都有二十里之远。

  “此番大捞了一笔,又俘得贾诩这样的大才,这趟许都之行是没白来,不过要劝降贾诩这个老滑头,似乎还得费些脑细胞……”

  颜良拨马徐行时,脑海里已经在思索着下一步的方略。

  正这时,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,却是甘宁从后飞奔而来。

  “禀将军,斥候回报,一支袁军由许都南下,似乎正向我军这边追来。”甘宁喘着气道。

  颜良眉头微凝,问道:“袁军有多少,敌将是谁?”

  甘宁道:“敌军大约有五千步骑,打的似乎是袁绍长子袁谭的旗号。”

  听到袁谭的名字,颜良顿时便没了压力。

  此人虽是袁绍长子,但统兵能力和武艺只算得上是三流水平,如今又独自领军前来,颜良焉有所惧。

  颜良的背弃,必定令袁绍大为肝火,这袁谭此番急追而来,必是想除掉他,以在父亲面前邀功。

  “本将原不想跟袁绍起冲突,不过他儿子如此不识趣,那就别怪本将了。”

  颜良冷哼一声,环看左右地形,旋即便有了计策。

  ######

  天色渐晚,一支志气高涨的军队,尚在疾行。

  袁谭策马疾奔,意气风发。

  官渡一战,终于击败了袁家的宿敌曹操,身为袁家的大公子,此时,在袁谭看来,天下已再无他袁氏的对手。

  当他自以为抢先一步进占许都时,才得知颜良已先他一步入城,并把汉廷国库资财搬了个精光。

  到手的功劳被颜良这个叛将搅局,袁谭一怒之下,当即率军追来。

  “父亲深恨颜良,若我能将此贼斩杀,父亲定会大为高兴,我便又能压过显甫一头……”

  袁谭心中以畅想着,嘴角悄然掠过一丝笑意。

  这时,老将淳于琼从后追来,一脸忧虑道:“大公子,前方山势渐多,道路越来越窄,天色也渐黑,末将以为不宜再追下去了。”

  “颜良狗贼就在前面,岂能就容他这般走脱,今日我非取下他项上人头不可。”

  袁谭语气决然,毫不理会淳于琼的劝告。

  淳于琼欲待再劝,前面哨骑忽然来报,言是前方道路上,发现了颜良军的运输队,大约有骡车百余辆。

  袁谭神色一振,大声叫道:“定是颜良狗贼从库府中掳走的资财,传我将令,全军急攻,取颜良人头者,重赏!”

  “大公子——”

  淳于琼不及开口时,袁谭已纵马而出,舞枪杀了出去。

  那五千河北步军,亦轰然而动,喊杀而出。

  五千人马,铺天盖地而来,气势极是骇人。

  大道上那几百颜良军,眼见大敌袭来,无不惊慌失措,纷纷弃了骡车逃散。

  袁谭纵马杀上前来,枪锋过处,接连刺死数名敌卒。

  信心大增的袁谭,当即喝令士卒,继续沿着大道追击,他相信,仓促而撤的颜良本军,应该就在前方不远。

  只是,他手下那几千兵马,一瞧见这一车车的钱财,顿时便红了眼睛,耳朵里哪里还有什么将令,纷纷止步,停下来抢夺起了钱财。

  袁谭见状,怒喝道:“谁都不许擅抢缴获资财,给我继续向前追击。”

  袁谭的怒喝声,显得那么虚弱无力,很快就淹没在了欢笑声中。

  军纪散漫的袁军士卒,个个是见钱眼开,谁还顾得上去杀敌。

  这时,一里外的山坡上,颜良却一脸讽笑的看着狭道上的这出抢钱闹剧。

  “袁绍,感谢我吧,就你这种军纪,若不是我把许攸忽悠走,你能击败曹操才怪。”

  讽刺过后,颜良刀锋似的目光中,杀机滚滚而生。

  长刀抬起,狠狠的向前划出。

  隆隆的战鼓声,如惊雷一般骤然而起。

  进攻的号角发动,埋伏在狭道两侧的伏兵,一时骤起。

  震天的喊杀声中,甘宁纵马舞戟冲出树林,径奔袁谭而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