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十六章 丞相千金又如何

第七十六章 丞相千金又如何

  (三更到,晚上还有两更。都尉给力,不知兄弟们能否也给力一点,都尉很想今晚收藏和推荐票能一起冲上五千,拜谢)

  一路南下,新野就在前方。

  策马徐行的颜良,心情自是大好。

  此番许都之行,他不但抢到了百余车的钱财,还劫获胡车儿一员“怪胎”猛将,贾诩这等“毒士”,还有曹操的一位女儿,可谓是收获颇丰。

  尽管跟袁军的一战,折损了些士卒,但那点损失与所获相比,简直可以忽略不计。

  兴奋之余,颜良却还仍保持着冷静。

  袁绍夺下许都之后,下一步必定是收取兖豫青徐等,原本属于曹操的中原地盘,短时间内顾不上来对付自己。

  颜良知道,他必须抓住这宝贵的时间,迅速的扩充实力,为迎击袁军的大军压境做准备。

  “回到新野之后,必须尽快发兵攻占宛城,全据南阳不可……”

  颜良心中盘算着下一步的打算时,却见前面山路上,曹节乘坐的马车停了下来,挡住了大队前进的道路。

  颜良拨马上前,大声喝道:“怎么回事,为何要停下?”

  “禀将军,车里那位曹小姐声称受不了颠簸之苦,非要小的把马车停下。”赶车的军士报说道。

  颜良眉头暗皱,跳上车来,忽的一下将帘子掀开。

  车中的曹节闭目端坐在那里,也不正眼相视,脸色确实不太好看。

  旁边伺候的婢女颤声道:“将军,我家小姐身子有病,受不得山路颠簸,不知今日能否停下休息,明天再赶路。”

  颜良看了看日头,此时才日过正午,离天黑还早。

  他并非没有怜香惜玉之心,但眼下为了攻取宛城,他必须尽快赶回新野,岂能为了一介女流耽误了大事。

  权衡了片刻,颜良忽然伸出手来,将端坐的曹节从车中拉了出来。

  曹节大惊,急喝道:“放肆,焉敢对我无礼!”

  颜良却不理睬她的抱怨,竟是将她抱上马来,安放在了自己的前边。

  “驾~~”

  一扬马鞭,颜良便怀拢着曹节,二人共乘一马向前而去。

  曹节那是什么人,那可是丞相之女,是曹操培养着打算送给汉帝做皇后的千金之躯。

  平素养尊处优的她,如今却给颜良这么个武夫怀拢着,紧紧相贴,这对曹节来说,无异于莫大的轻薄。

  曹节那苍白的俏丽上,顿时便恼羞生晕,急是扭动着小身板,想要挣脱颜良的怀拥。

  颜良却也不理她,只任由她折腾。

  曹节不过是有病在身的弱女子,又如何能挣得过颜良那虎背熊臂,折腾了半晌无果,只得放弃,只愤愤不平的喘着气。

  怀抱着当朝丞相,枭雄曹操的女儿,颜良心中,自然是别有一番畅快。

  这时见她不折腾了,却才道:“你不是嫌马车颠簸么,这样就好受些了吧。”

  曹节羞气难当,却又无计可施。

  “你到底想把我怎样?”曹节愤愤的把小嘴一嘟,抱怨道。

  “这个我还没想好,不过曹小姐貌美如花,说不定本将会纳了你为妾也有可能。”

  颜良是春风得意,心情甚好之下,便有意戏弄起了她。

  曹节一听这话,俏丽羞得更是通红。

  她想也不想就呸了一口,不屑道:“我父乃堂堂大汉丞相,你不过是袁绍帐下一叛将,你高攀得起吗。”

  曹节端起了丞相千金的派头,语气中充满了对颜良的轻蔑。

  这等轻蔑的言语,极是刺耳,听得颜良顿时就火了。

  笑脸一收,颜良冷冷道:“令尊眼下已逃奔关中,大汉丞相这顶帽子,说不准哪天就戴在袁绍头上,至于你家曹家能否保全还是个问题,我劝曹小姐还是认清现实,别再以什么丞相千金自居了。”

  颜良一番冷嘲热讽,只把曹节呛得小脸通红。

  “你——”曹节吱唔半天,硬是憋不出一个反击之词。

  “你也休要看不起我颜良,也许某一天,你父还要求着我纳你为妾,到时候就冲你今天这番话,颜某纳不纳你还不一定。”

  颜良舌上不饶人,又是一番“毒言”,直把曹节气得眼眸瞪得浑圆。

  颜良心中冷笑,便不再睬她,只管策马扬鞭,向着新野急行。

  次日午后,颜良率领着他四千步骑满载而归。

  回到新野的同时,散布于许都的司闻曹细作,也将最新的情报送抵。

  正如颜良所料的那样,夺占许都的袁绍,自信心达到了爆棚的顶点,自认为天下再无敌手,并没有将撤往关中的曹操放在眼里。

  故袁绍并没有率军继续西追曹操,而是自己坐镇许都,分遣诸将攻取河南诸州,接受曹操留下的地盘。

  袁绍的自大,正中了颜良的下怀。

  回到新野的当天,颜良便叫各军抓紧时间休整,三天之后就兵发宛城。

  至于襄阳方面,曹操兵败,许都失陷的消息,自是令刘表大为惊恐。

  这位名士州牧生恐袁绍下一步会挥师南下,直取荆州,忙是派人来到新野,又是送粮,又是结好的,极力的弥补先前与颜良的芥蒂,宣称将坚定不移的坚守两家盟友的关系。

  颜良当然知道,刘表如此殷勤热情,无非是想让颜良充当他的盾牌,为他抵御袁绍的南下而已。

  不过刘表的这番态度,至少表明他此刻已将袁绍视为最大的威胁,绝不敢再像先前那样,在颜良的背后捅刀子,如此一来,颜良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发兵北上。

  出兵之前,颜良去看望了贾诩。

  为了表示重视之意,颜良特意为贾诩在新野城选了一间宅院。

  入内之后,颜良向守卫的军士一询问,得知贾诩自被软禁以来,每天都品茗读书,闲时还舞几回剑,不闹也不抄,倒是十分安分守己。

  颜良转入后院时,正好瞧见贾诩在舞剑。

  贾诩出身在西凉那种战乱之地,据闻那里的男人自幼统统习武,贾诩想来也不例外。

  而今贾诩虽已头发花白,但那几招剑式舞起来却依然刚劲有力,颇有几分造诣。

  静观他舞过一勇剑,颜良拍手道:“文和先生好剑法。”

  贾诩回头见是颜良,却也没有吃惊,将剑放归原位。

  “老了,才舞得几下,这把老骨头就要散架,让将军见笑了。”抹了一把额头的汗,贾诩笑着自嘲道。

  “先生当真谦逊了,我看先生是老当益壮的紧呢。”颜良笑着走上前来。

  贾诩摇头苦笑,亲为颜良斟满一杯茶,举杯道:“将军此来,想必是跟老朽辞行的吧,老朽就以茶代酒,祝将军凯旋而归。”

  听得他此言,颜良的脸上顿露一丝奇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