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十七章 拉你上“贼船”

第七十七章 拉你上“贼船”

  贾诩那一句“祝将军凯旋而归”,显然是猜到了颜良有出征的打算。

  “这个贾诩,果然是老谋深算。”

  颜良心中暗赞,面上却佯装不解,奇道:“什么凯旋而归的,本将不明白先生在说什么。”

  贾诩笑了笑,自将茶饮尽。

  “区区新野七县,岂足以支撑将军成就霸业,眼下曹公西遁关中,关东各州人心惶惶,各自为战,将军不趁此时机去取宛城,全据南阳,难道还打算留给袁绍不成?”

  贾诩轻描淡写一番话,道尽了颜良的心思。

  颜良怔了一刻,不禁哈哈一笑。

  “人言先生乃毒士,这眼光可真是够毒的,本将的这点小心思,全让先生你给看穿了。”

  “将军这是在夸贾某呢,还是在赞贾某呢。”

  贾诩露出一张苦脸,显得很是无奈。

  颜良将茶一饮而尽,欣然道:“我当然是在夸先生神机妙算,颜某能得先生奇谋辅佐,何愁大业不成。”

  颜良也不客气,这话说得俨然贾诩已答应归顺于他似的。

  贾诩却是一愣,表情一时变得有点尴尬,似乎不知该是拒绝,还是该答应。

  “先生背曹南下,当是对曹操失去了信心。至于袁绍,他生平最恨就是西凉人,先生为西凉诸军屡出奇谋,想必袁绍深恨之,我想先生也断不会去投袁绍。”

  颜良咽了口唾沫。

  “那个孙权嘛,麾下文臣武将如云,先生去投奔也只是锦上添花,以先生的才华,去江东吃冷饭实在是有点亏。至于其余刘表、刘焉、张鲁之辈,均是自守之徒,我想以先生眼光,估计也看不上眼。这样的话,算来算去,先生投奔颜某麾下才是最合适的选择。”

  贾诩是聪明人,颜良摆明了他的处境,也不拐弯抹角,当即道出了本心之意。

  别家劝降,都会先派个能说会道的,试探性的来劝说一番,颜良却开门见山,这份直白,不禁让贾诩感到有些意外。

  “先生若能辅佐颜某成就大业,颜某可以保证,将来荣华富贵不用说,还可令先生名垂青史,让先生成为张良似的人物。这笔买卖,我看先生你做得绝对值,不知先生以为如何。”

  颜良深知贾诩是最务实的人,在他面前也不玩那些大义之类的虚的,直接如谈卖买般开出价码。

  而他把贾诩比作张良,无形中则是将自己比作了汉高祖刘邦。

  贾诩听着心中微微一震,不禁为颜良的直白和自信震撼。

  当初在曹操麾下时,贾诩听闻颜良的诸般事迹后,就对颜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而今面对面的相见,他才真切的感受到,眼前这个看似粗鲁的武夫,竟然有着非同一般的气度。

  “将军还真是自信啊。”惊叹之下,贾诩忍不住道。

  “本将若对自己都没有信心,又怎能让先生对我有信心。”颜良也不谦逊,豪然一笑。

  贾诩一怔,捋着白须道:“说得也是,说得也是啊。”

  颜良给贾诩倒了杯茶,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当先生答应了,来,这一杯茶饮下,你我从此便是一条船上的人,咱们荣辱共处。”

  “将军,那个……”

  颜良咄咄逼人,根本不给贾诩说话的机会,端起茶来自先饮尽。

  贾诩给逼到这份上,似乎出没办法拒绝,只好无奈一叹,将那一杯“苦茶”饮下。

  “正如先生所料,本将正打算克日发兵攻取宛城,全据南阳,不知先生对此可有何高见?”

  颜良强行把贾诩拉上他这条“贼船”后,马上就用起了贾诩那颗智慧的脑袋。

  贾诩心说你也真不客气,思索了片刻,双眸之中渐生诡秘。

  他便捋着白须道:“如果将军此番没有在许都跟袁谭交手的话,这次发兵,自然是战必胜,攻必克,但现下将军大败了袁谭,形势只怕就会稍有变化。”

  “此话怎讲?”

  颜良心道贾诩果然有料,顿时起了兴趣。

  “目下袁绍所重之事,乃是收取河南诸州,在抚定中原之前,他必不会急于发兵南取荆州。而宛城乃荆州屏障,袁绍为了不刺激到刘表,原本是不会急于分兵攻取的。但眼下将军在许都大败袁谭,必使袁绍深为恨之,以诩之见,这就会促其改变策略,提前发兵攻夺宛城,以对付将军。”

  贾诩一席话,把利害关系剖析得清清楚楚,不禁使颜良意识到,自己这一趟奇袭许都,看似是大赚了一笔,却不想也种下了祸根。

  不过,颜良却并无悔意,只豪然道:“不管本将这回去没去许都,袁绍早晚也会对付我,提前让他知道我的厉害又有何妨。”

  贾诩笑了一笑,对颜良的豪然不作评价。

  “所以眼下的形势是,将军和袁绍都要攻取宛城,这也就是说,将军必需赶到袁绍之前,抢先拿下宛城,方才有划地自守的资本。”

  贾诩的语气中,似乎另有用意。

  颜良眉头暗凝,思索翻滚,细细琢磨着贾诩的方语。

  这位毒士却不紧不慢道:“现下曹操虽率残部由洛阳退往关中,但宛城尚有几千守军,这些人不及撤入关中,唯有投降一途,那么以将军之见,这些宛城的守军,是会选择投降将军呢,还是投降袁绍呢?”

  听到这里,颜良恍然大悟。

  贾诩提醒的没错,那些宛城的守军能有什么高瞻远瞩,对他们来说,投降将得天下的袁绍,当然要比投降自己这个“一穷二白”的小诸侯要划算百倍。

  而若自己不能速下宛城,使之落入袁军之手,介时自己以现有的兵力,想要攻破坚城,便将是极为艰难之事。

  这个时候,颜良方才意识到了问题严重的。

  不过,他只紧张了一瞬,却又恢复了淡定,他知道,既然贾诩能够提醒到这里,必然就有应对的妙计。

  颜良便也不急,只低头饮起了茶。

  贾诩见颜良不动声色,反而有些好奇,忍不住道:“将军难道就一点也不担心,那宛城先落于袁绍之手吗?”

  颜良淡淡一笑道:“先生既有妙计,本将还有什么担心的。”

  贾诩又是一愣,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“其实将军所要做的,就是速下宛城,而若想速下宛城,就必当出奇招。”

  “奇招?”颜良精神渐振,好奇道:“不知先生可有何妙策?”

  贾诩捋须诡笑:“将军莫非忘了,你手里头还有一个特殊的俘虏么,该是用到他的时候了。”

  特殊的俘虏?

  颜良凝眉片刻,嘴角忽然间也掠起一丝诡笑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