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七十九章 六千对两万

第七十九章 六千对两万

  (感谢free兄和gyz、mr兄两位打赏。昨天刚爆发过,都尉得喘口气,不过情节依旧精彩,继续求收藏求票)

  留守宛城的两千曹军,本就是人心惶惶,给颜良这班士气正盛的铁骑之士一冲,片刻间就杀得鬼哭狼嚎,束手请降。

  夜幕降临时,颜良已彻底控制了宛城。

  宛城不愧为南阳郡第一大城,无论城池的规模还有人口,都远非胜于新野。

  入夜后,颜良已坐在宛城富贵堂皇的太守府中,尽取府中所藏的美酒,犒劳得胜的士卒。

  诸将近来连胜,如今又得了宛城,士气越盛,无不是精神抖擞,这酒宴喝得自是十分尽举。

  作为俘虏的曹洪,这一次也有幸列席。

  如今曹操已非颜良第一大敌,颜良有联曹抗袁之心,而且曹洪又很听话的替他骗开宛城城门,颜良对这个曹氏宗族将领,自然就要善待几分。

  宴间的曹洪却只能是愁眉苦脸,强颜良欢笑。

  这一夜颜良喝得痛快,不知何时才醉去,次日一觉醒来时,已是日上三竿。

  他方洗盥完毕,司闻曹的细作就送来了最新的情报,言是袁绍派了越骑前锋将军文丑、幕府长史长子袁谭、中垒监军都督代行军司马郭图,将步骑两万,由许都而发,正星夜杀奔宛城而来。

  听到这个情报时,颜良不禁眉头暗皱。

  袁绍发兵来争宛城并不奇怪,让颜良感到意外的是,袁绍竟派了两万兵马前来,而且其中还有勇猛不逊于己的文丑。

  目下颜良的总兵力约有一万五千余人,其中精锐之士是包括神行骑和铁浮屠在内的六千步骑。

  为了夺取宛城,颜良已将六千兵马全部调来,其中由甘宁所统的步军还在赶往宛城的路上。

  袁绍的兵马虽不及曹操精锐,但跟自己的军队相比却并毫不逊色。

  六千对两万,兵力上,颜良显然处于相当的劣势。

  “贾诩这老滑头说得果然没错,袁绍是相当的重视我呢,看来这一次又得出奇制胜不可……”

  颜良心中盘算着,便叫传令给甘宁,令他的步军加快赶往宛城。

  接着,颜良则带了十余骑出城,去勘察宛城附近的地形。

  为将者,可以不知天时,不知人和,却万不可不知道地利。

  颜良把宛城方圆数里饶了一圈,最后登上东北侧的一座小山岗,举目环看四周形势。

  紧凝的鹰目中,渐渐掠过几分诡色。

  “子丰,若你是袁军主帅,会选在何处安营下寨?”颜良忽然问道。

  旁边的周仓环视一眼四周,抬手指道:“袁军由东面而来,必然会把宛城东门当作主攻方向,依末之见,东北那一带最适合安营扎寨。”

  周仓在颜良的督促下,平素也多研习兵法,近来对于行军摆阵,安营扎寨等也颇有精进。

  “很好,看来你最近兵书没有白读。”颜良微微点头,夸赞道。

  得到颜良的赞扬,周仓面露兴奋,搔着后脑勺憨笑道:“这还不多亏将军的督促,不然末将还不是大老粗一个。”

  颜良不再说话,目光投向周仓所指的那片地域,鹰目中流转着深邃之光,心中在暗暗思索着用兵之策。

  沉思良久,颜良紧锁的眉头松展开来,嘴角扬起一豁然开朗的笑意。

  他便又问道:“如今袁军两万精锐前来,子丰,以你之见我军该如何以应。”

  “袁军再多又有何惧,末将愿率军跟袁军决一死战。”周仓毫不犹豫的回答,满腔的豪气。

  周仓还是那个周仓,勇武过人,却仍缺乏几分智慧。

  颜良心中暗叹,却是笑道:“子丰,本将知道你不怕死,不过你要记住,用兵之道讲究奇正相合,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那种粗蛮的打法,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可轻用。”

  “晤。”

  周仓被颜良教育,也没什么不高兴,又一脸迷茫道:“恕末将语愚鲁,不知将军打算如何应敌?”

  “一个字——挖。”

  “挖?”

  周仓还能为颜良有什么奇谋,却不想只听到一个“挖”字,不禁是越发茫然。

  正待细问时,颜良却已大笑着拨马下山,径望宛城而去。

  “颜将军智谋当真是深不可测,我这榆木脑袋又怎想得通……”

  周仓心中嘀咕着,赶紧也拨马追了前去。

  ######

  两天后,宛城东北二十里。

  那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,正在沿着南下的大道徐徐而行。

  一面“袁”字大旗,迎风飘扬,极是耀眼张扬。

  袁谭骑着高头大马,徐行在千军万马中,更是一身的傲气。

  自他率军从许都南下以来,所过襄城、昆阳、叶县、堵阳等诸城无不望风而降。

  那些各自为战的曹统区文武官吏,听闻袁家大公子挟官渡之胜余威而来,大部分不待袁军兵至,便主动出城十余里献降。

  袁谭此番南下,用势如破竹来形容并不为过。

  每得一城,袁谭便派人快马加鞭的奔往许都向父亲袁绍报功,在他看来,这些城池是主动归降,还是用兵攻下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可以籍此来树立自己功业,进一步压过他那镇守邺城的弟弟袁尚。

  “禀大公子,前方二十里便是宛城,目下已为颜良所攻占。”

  一马斥候飞奔而来,打断了袁谭的遐思,那原本意气风发的脸上,不禁流露出几分惊讶。

  他当即质疑道:“宛城乃南阳第一坚城,颜良如何能这么快攻下,莫非是守城曹军主动投降不成?”

  “据闻曹军并非是主动归降,而是被颜良骗开城门攻占。”

  听闻斥候之言,袁谭的惊讶的脸上更添愤恨之色。

  许都郊外的那场败绩,让一向自信的袁谭深感耻辱,尽管事后凭借郭图等人的进言,将责任推到了已死的淳于琼,和文丑支援不利身上,但这口气,袁谭却无法咽下去。

  于是他极力的向袁绍进言,争取到这一次率军抢先夺取宛城,然后南下扫灭颜良。

  一路上的各城的望风而降,让他以为宛城的曹军,必定在等着归降他袁家,所以他并未急行,但眼下让他吃惊的是,宛城竟给颜良抢先一步攻取。

  袁谭的心中,对颜良又添了几分痛恨。

  马蹄声响起,文丑飞奔而来。

  拨马近前,文丑拱手道:“大公子,听闻宛城已被颜良抢占,对方以勉待劳,不利于我军,我看不如叫大军且驻堵阳,在探明宛城虚实后,再从长计议。”

  文丑深知颜良了得,不得不表现出冷静的一面。

  袁谭却冷哼一声,“我军数倍于敌,纵使姓颜的抢据了宛城又有何惧。”

  “可是将军,颜良……”

  文丑欲待再劝,袁谭却摆手道:“文将军,先前在父亲面前时,你就一直反对发兵攻灭颜良,眼下那叛贼就在眼前,你却一再阻挠本公子进兵,你到底是心存何意?”

  听闻此言,文丑神色立变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