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十章 攻与守

第八十章 攻与守

  “大公子,你这话什么意思,还请明示!”

  文丑的刀疤脸上,青筋抽动,涌动着愤懑。

  袁谭的话,深深的刺痛了他。

  袁谭心中微寒,佯作淡然:“本公子也没什么意思,只是提醒文将军,莫要忘了袁家对你的恩德,时刻要记住你是在为谁效忠。”

  袁谭也没敢直斥文丑因公废私,只委婉的提醒,不过言语中却充满了一种主子的优越感。

  文丑暗暗咬牙,心中窝火,却又不敢发作。

  瞪了袁谭一眼,他只哼了一声,“多谢大公子教诲,末将也只是想提醒大公子莫要轻敌而已,此役大公子是主将,公子想怎样用兵,末将听令便是。”

  说罢,文丑也赖得再劝,拨马转身而去。

  当着众人的面,文丑也不行礼,就这么扭头而去,袁谭只觉尊严受损,脸上顿露不悦。

  正待发怒时,旁边的郭图却干咳了几声,向袁谭暗使眼色。

  袁谭会意,只好暂时隐忍不发,只瞪了远去的文丑一眼,喝令全军加快行军,黄昏前务必要赶往宛城安营下寨。

  傍晚之前,两万袁军先后进抵宛城东北。

  袁谭遂按照郭图的意思,于宛城东北面设下主营,又命文丑率本所部五千步骑,于宛城正东设下偏营,两营形成犄角之势。

  安营已毕,袁谭在郭图的陪同下,对宛城巡视一番,天黑前方回到中军大帐。

  入得大帐,已无旁人在场,袁谭将头盔狠狠入案上一摔,怒骂道:“文丑他算个什么东西,不过是我袁家一家将而已,焉敢当着众人的面给我脸色看,实在是可恨。”

  文丑虽官任屯骑校尉,不过他这个官职是袁绍自封,并未得到曹操把持的汉帝策封,故在世人看来,文丑确只不过是袁家的私将。

  “文丑乃主公爱将,性情粗鲁起来,有时主公都会一笑置之,公子若当着众人面翻脸,旁人只会认为公子无容人之度呢。”

  旁边的郭图捋着短须劝道。

  袁谭神色微微一变,沉思半晌,便觉郭图说得也有道理。

  这位袁家大公子便点头道:“多亏先生提醒,不然我还真的因小失大,不过这口气我还是咽不下去吧。”

  “大公子莫急,眼下郭某有一计,自可令公子消气。”郭图笑眯眯道。

  袁谭眼眸一亮,精神顿为一振,忙问郭图有何妙计。

  郭图便缓缓道:“明日攻城,公子可令文丑所部做主攻,那颜良颇有些用兵之能,文丑必然无法破城,到时公子便可向主公暗上一表,说文丑以私废公,故意不肯力战,介时主公必……”

  郭图未说完,袁谭便恍然大悟,喜道:“介时文丑受父亲责罚,却又消耗了颜良兵马,我趁势再起大军攻城,宛城必克!先生,你这一石二鸟之计,当真是妙极啊。”

  郭图笑而不语,意味深长。

  “就这么办了,来人啊,速给我传文丑前来。”袁谭拍案而起,兴奋的大叫。

  ######

  次日天明。

  当朝阳的第一缕光辉交宛城染上一层金衣时,城东方向,五千袁军已列阵。

  颜良立于城头,举目远望,但见城外敌军军气森森,阵势整肃,那一面“文”字大旗迎着晨风猎猎飞舞。

  那五千袁军,倒有一半乃是骑兵。

  “将军,袁军的阵势似乎有些奇怪,莫非其中有诈不成?”旁边的甘宁狐疑道。

  “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

  颜良心中早有所猜测,却也不点破,要看一看甘宁的眼光。

  甘宁指着袁军道:“此番袁军有两万之众,大多数都是步军,而眼前即将攻城的袁军,却有将近一半是骑兵,这显然不合兵法,末将觉得甚为可疑。”

  颜良冷笑了一声,不以为然道:“有什么可疑的,无非是内斗而已。”

  当颜良看到那一面“文”字大旗时,他就猜到,这一定是袁谭在故意设计文丑。

  文丑虽勇武无双,但最擅长的却是骑兵野战,他的部曲也多为骑兵,攻城却是他的短处。

  袁谭明知如此,却令文丑来攻城,其中用意,显然还是冲着文丑与颜良的私人交情而来。

  “身为长子却不能顾全大局,袁绍,你这父亲当的也真是很失败呢。”

  颜良心中讽刺时,甘宁却还茫然不解。

  此时城外战鼓声起,五千袁军轰然而动,开始徐徐的向着宛城推进。

  甘宁也顾上茫然,热血陡然而生,豪然道:“将军,前番我没能拿下那文丑,这回就让我来守城,我定要好好杀一杀那文丑的威风。”

  颜良却摆手道:“城头交给本将就是了,兴霸你还有更重要的任务,还是早些下城去准备吧。”

  甘宁虽恼于许都不敌文丑那一役,但听得颜良的吩嘱,当即收敛了战意,遵令退下城去。

  颜良大刀撑地,巍巍如铁塔一般面对着铺天盖地而来的敌军,刀削般的脸庞尽是冷峻,沉着如山一般。

  左右部下,仿佛也为颜良的沉着所感染,面对着来势汹汹的敌军,更无一丝惧色。

  三千颜军将士,紧握着刀枪弓弩,神情中涌动着决毅,无畏的注视着敌军近前。

  两百步时,攻城的袁军陡然加速冲锋,喊杀着冲上前来。

  颜良手一抬,厉声一声:“放箭!”

  令旗摇动,号令传下,几百张强弓硬弩齐齐而射。

  无数的支利箭,挟着千鸟振翅的啸声,破空而下,如雨点般倾向袁军。

  城下的袁军亦早有准备,当先的大盾手将铁盾高举,为攻城抬扛云梯的攻城队挡住箭矢的来袭。

  无数的箭矢钉钉铛铛,如雨点般被弹落,却仍有不少穿过大盾的缝隙,射中藏匿于下的袁军士卒。

  惨叫之声,此起彼伏。

  然而,袁军却并未因此而放慢前进的脚步,依然无畏的向着宛城逼来。

  俯视着井然有序幕前进的袁军,颜良口中喃喃赞叹道:“不愧是文子勤,麾下将士果然是精锐之辈。”

  须臾间,数千袁军已越过护城壕,第一拨的攻城部队接近城墙,十余张云梯徐徐被竖起。

  接城肉搏,就在眼前。

  颜良剑眉一横,浑身杀气迸射,长刀一横,厉声喝道:“颜家军的健儿们,随本将并肩而战,杀退敌人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