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十五章 高贵的头

第八十五章 高贵的头

  文丑乃当世虎将,武艺超群,更难得的是精于指挥骑兵作战。

  颜良麾下虽有神行骑和铁浮屠两支精锐的骑兵,但缺乏的却是一员得力的骑兵,故每战,他不得不亲率骑兵出击。

  若能得文丑这员奉自己为兄的优秀骑将,对颜良来说自是如虎添翼,自己身上的重担也能减轻许多。

  而颜良早就推算出,袁谭、郭图等汝颍一派对文丑深为忌惮,此番擒获袁谭,大败袁军,颜良如何能不趁机使计。

  当文丑听闻周仓的威胁之词后,刀疤脸上立时掠过丝丝惊色。

  袁家大公子为人所擒,这是何等重大的变故,如若传到袁绍耳中,必然是大为震怒,自己身为袁谭的从将,岂能脱得了干系。

  文丑震惊之时,同样惊骇的郭图已是心生狐疑,眯起的双眼猛的扫向文丑。

  “传令全军,即刻退往堵阳。”

  文丑沉声下达了撤退的命令,而且连偏营都不归,直接撤往几十里外的堵阳城。

  郭图闻言大惊,急道:“大公子落入颜贼之后,你不发兵施救,为何反要撤兵?”

  他这言语中,毫不掩饰责问之意。

  文丑瞪了他一眼,冷冷道:“你没听颜良说么,我等再敢进攻,他就杀了大公子,难道你想害死大公不成。”

  郭图被呛了一鼻子灰,又气又急,一时却又不知如何反击。

  文丑也不理会他,只管拨马转向,望着东北方向撤去。

  郭图虽是不愿,但也不敢只身留于此地,只能无奈的随文丑军一同北撤。

  天光大亮时,文丑军已在十几里外,宛城外的两座袁军营垒,均已为之一空。

  颜良却未放松警惕,仍旧驻马城外,直到斥候带回的情报,确认文丑当真退兵后,他才率军回到宛城。

  此一役,大破两万袁军,生擒袁谭,可谓是大获全胜。

  回城的颜良,下令尽取宛城库府酒肉,大赏三军,全军将士为之欢腾。

  一场庆功宴后,颜良令将那位袁家大公子押解上来。

  片刻后,袁谭便被周仓拖进了大堂。

  此时,这位手残的袁家大公子,灰头土脸,一身的怒气,一见到颜良,更是恨得咬牙切齿,恨不得能将颜良吃了似的。

  颜良却一脸淡笑,饶有兴趣的欣赏着袁谭气急败坏的样子。

  座下甘宁见状,怒喝道:“败军之将,见得我家将军,焉敢不跪。”

  袁谭一听此言,顿时怒到脸色涨红。

  袁谭是谁,那可是四世三公出身的豪门公子,生平除了父母之外,又何曾跪过他人。

  让他给颜良下跪,这自然是莫大的耻辱。

  受此刺激,袁谭冷哼一声,傲然道:“我袁家四世三公,你颜良不过我袁家一卑微的叛将而已,想让本公子你跪你,你受得起吗!”

  袁谭的这般傲然之词,毫不掩饰他高贵的出身,言语中充满了高傲与不屑。

  如此傲慢之词,顿时将甘宁激怒,这位酒醉三分的猛将,当场抄起双戟就要杀袁谭。

  袁谭没想到甘宁竟生杀气,一见这猛汉提戟跳下堂来,不禁吓得神色大变,哪里还顾得什么傲气,本能的就欲闪避。

  “兴霸且住手,本将可不想让天下人说我是杀俘之人。”

  颜良淡淡一语,立时喝住了甘宁。

  甘宁虽有一腔怒气,却不敢不听颜良之令,只得愤愤的退了座去。

  袁谭见颜良出手阻止,以为颜良还顾及着他袁家大公子的身份,脸上的惶恐旋即收敛,转眼又显露出傲慢之色。

  “颜良,我父已破曹操,天下无人能敌,你若识相的话,就赶紧放了本公子,否则惹怒了父亲大人,起大军前来征伐,定叫你死无葬生之地。”

  袁谭仗着其父之势,虽为俘虏,却敢公然的威胁颜良。

  不过,袁谭所言倒也不假,如今之势,谁又敢否认袁绍的不可一世呢。

  只是,换作旁人也许会被吓到,可惜袁谭碰上的是颜良。

  颜良那冷峻的脸庞间,浮起了一丝冷笑,刀锋似的目光,如利刃似的扫视着袁谭。

  颜良的目光让袁谭感觉不寒而栗,尽管心中颇为不安,但他却极力的佯装出镇定,傲然的面对着颜良的目光,眼睛却瞅向别处。

  “不愧是袁家大公子,好大的派头。”

  颜良淡淡一笑,向周仓招了招手,“子丰,袁大公子不是不想跪么,还不快伺候着。”

  袁谭还以为颜良想要奉承他,正微微有些得意,猛听到后半句话,脸色刷的就是一变。

  “你啊——”

  嘴还没来得及张,周仓那大粗腿一抡,一脚就踹在了袁谭的后腿窝子上。

  袁谭脚跟着一软,一个没站稳,“扑嗵”就跪了下来。

  这一跪让袁谭感觉到了莫大的耻辱,惊觉的他也顾不得腿痛,一脸恼怒的就爬了起来。

  颜良眼色一扫,周仓又是一脚,再次把刚刚站起的袁谭踹倒。

  “颜良,你怎敢如此对本公子……”

  袁谭腿痛得呲呀咧嘴,骂骂咧咧的又挣扎着直起身。

  颜良冷笑道:“不愧是四世三公的名家公子,果然是有骨气,本将倒要看看,你到底是骨气硬还是骨头硬。”

  言罢,颜良笑脸顿后,凛烈之色顿生,狠狠的向周仓使了个眼色。

  周仓早对袁谭的狂傲无礼深为厌恶,等的就是颜良的点头,这下他可兴奋了,大粗腿毫不留情的向着袁谭踹去。

  周仓的气力在军中那可是数一数二,他那几脚下去,寻常人谁受得了。

  袁谭只苦撑了片刻,挨过七八脚踹后便痛苦难当,两条腿几乎要断掉一样,再也没有勇气强作硬气,只能气乎乎的跪伏在了地上。

  这位袁家大公子,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,跪在了颜良的面前。

  尽管他不是心甘情愿,而是被打到不得不跪。

  颜良一杯酒饮起,欣然起身,缓缓走到袁谭的面前。

  他俯视着一脸憋屈的袁谭,微微笑道:“袁大公子,本将看你这一脸怒气,似乎是不服啊,你若当真不服,本将就打到你服为止。”

  颜良手段有多狠,袁谭是深有体会,耳听这看似平淡的言辞,袁谭如芒在背,慌得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  他心知颜良绝非说笑,绝对是说到做到,畏惧之下,便只好强把脸上的怒色压下去,只能委靡的低垂着头,不敢再有一丝的傲色。

  颜良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转身回到嘴上,他摆手道:“袁大公子既然如此有礼,本将自当以礼相待,来呀,把袁大公子送下去,好好的招呼,不可慢怠。”

  令下,几名虎熊之士上前,连拖带扛的把腿痛到站不直的袁谭拖走。

  颜良轻描淡写间,狠狠的打掉了袁谭的嚣张气焰,左右诸将看着那个解气,无不是拍手称快。

  “将军打得好,像姓袁的这种人,就该打到他服为止,不过将军何必还留着他,不如一刀宰了痛快。”

  甘宁还嫌不够出气,咬牙向颜良劝杀袁谭。

  颜良却淡淡道:“袁谭虽然讨人厌,却是袁家的大公子,若是把他宰了,袁家诸子中便没人与其弟袁尚争储位,袁家若不内斗,本将又如何坐收渔人之利呢。”

  颜良一席话,道出了他不杀袁谭的之因,正是为了给袁绍集团留下一个祸根。

  甘宁这时才恍然而悟,不禁拱手赞叹:“没想到将军如此深谋远虑,末将当真是愚鲁不及。”

  其余众将,也纷纷赞叹。

  面对诸位的赞不绝口,颜良却只一笑付之。

  正当这时,外面亲兵来报,言是伊籍已经赶到宛城。

  颜良精神又一振,笑道:“机伯来得正好,本将正有事要他去办,快请他进来相见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