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十八章 新仇旧恨一起算

第八十八章 新仇旧恨一起算

  小人当前,新仇旧恨,焉能不报。

  颜良长剑在手,眼中杀意迸射,左右部众顿时鸦雀无声,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。

  本就胆战心惊的郭图,顿时吓得魂飞破散,脸色惨然,双腿跟着就发软。

  惶恐之下,郭图忙是勉强挤出笑脸,讪讪道:“颜将军息怒,其实郭某素对将军仰慕的紧,袁公面前,郭某没少为将军说好话,将军若有意和袁公和解,郭某还可以为将军牵线搭桥,略尽绵薄之力。”

  颜良本想郭图名士出身,面对着死亡当前,多少会表现出几分名士的节气。

  他却没想到,这郭图在自己的长剑下,抛下了所有的伪装,竟是露出了如此不堪的真面相。

  所谓名士,不光是个小人,而且还是个胆小鬼。

  颜良心中冷笑。

  “如是我没记错的话,当初白马之役后,正是你向袁绍进谗言害我,你是讽刺本将记性差吗。”

  说话时,颜良将剑往郭图脸上晃来晃去,做出一副随时都有可能砍了他脑袋的姿势。

  郭图被剑晃得发毛,额头冷汗滚滚,却还咧嘴笑呵呵道:“郭某岂敢,其实当时我也是一时糊涂,事后想想十分的懊悔,郭某在此向将军道歉,还望将军大人大量,恕郭某之罪。”

  说着,郭图俯身做了一揖。

  他本想拱手,却忘了自己双手被绑,只得直挺挺的弯了弯身子,样子显得极是滑稽。

  左右众人见状,无不暗笑。

  有仇不报非君子,更何况是郭图这样的小人,颜良又岂会因他三言两语就心软。

  “如果道歉有用的话,要剑还有何用!”

  颜良剑眉一声,刀削似的脸上,决毅的杀机骤然涌起。

  眼见颜良不为所动,仍旧要杀自己,郭图吓得笑脸破碎,脸上是汗如雨下。

  面对着缓缓移近的剑锋,郭图惶恐难当,大叫道:“颜良,我乃袁公心腹,你若敢杀我,袁公盛怒,到时大兵压境,定叫你死无葬生之地。”

  郭图的脸色变得倒也是快,方才还巴巴的一副笑脸,转眼间就开始恶语威胁。

  他话音方落,旁边文丑看不下去,“哐”的一拳就捶了上去,“反复无常的小人,还敢威胁我兄长。”

  文丑这一拳下手极重,直把郭图打得七荤八素,除些昏将过去,嘴里边一口鲜血喷出,竟是掉出了一颗断牙。

  “颜良,文丑,你们,你们……”

  气血翻滚,痛苦之下的郭图,恨恨的瞪着眼前他们,嘴里含含糊糊不知在骂些什么。

  颜良已无兴趣再看郭图这番丑态,长剑提起,摆起了斩首之势。

  众人尽皆屏住了呼吸,等待着人头落地的那一刻。

  长剑高悬了片刻,颜良却忽又将剑放下,将之递给了文丑。

  “子勤,这小人几次三番的诬陷你,这口恶气为兄就让你出了。”

  文丑不禁神色一怔。

  颜良这不是仅是让文丑泄恨,更是要借此来让文丑证明他归顺的诚意。

  一旦文丑杀了郭图,便就是彻底的绝了自己的退路,袁绍那边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原谅他。

  文丑当然知道颜良的用意,最初的一瞬,他不禁犹豫过。

  不过,也仅仅是稍一犹豫,文丑便欣然接过了颜良递来的长剑。

  大丈夫,自当雷厉风行,既又决断,焉能再反悔。

  文丑眼中杀气陡生,深深吸一口气,长剑高高的举了起来。

  此时的郭图已双腿发软,跪倒在了地上,脸上涌动着绝望,嘴里一会是哀求,一会又是痛斥,已是吓得语无伦次,神志不清。

  文丑看了颜良一眼,颜良微微点头,示意他不必再犹豫。

  “小人,去死吧!”

  暴喝一声,文丑手中长剑呼啸而下。

  只听“噗”的一声,郭图已是身首异处。

  杀了郭图后,文丑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释然,刀疤脸不禁浮现坦然的笑容。

  文丑证明了自己,颜良自也是欣慰不已,便是拍他肩,豪然笑道:“好兄弟,走,咱们回宛城去,今日为兄与你一醉方休。”

  “愚弟奉陪到底,哈哈——”

  擒袁谭,杀郭图,收文丑,收获丰厚的颜良春风得意,当天便在宛城中摆宴,大肆的庆贺。

  其后不久,颜良又坐镇宛城,分兵攻取南阳诸县。

  南阳郡下西鄂、博望、郦、析、舞阳等诸县,在曹操兵败后,本是打算归降袁绍。

  如今诸县听闻颜良下宛城,破袁军的威名,不无震动,纷纷转而归顺于颜良。

  其余东被部堵阳、雉等归降袁绍等县,畏于颜良兵威之下,也纷纷倒戈。

  颜良分兵驻守了几个要害之县,其余诸县却令地方官吏各安其职。

  十余天时间内,颜良基本已占据了整个南阳,除北部靠近许都的叶、鲁阳,以及南部靠近襄阳的邓、蔡阳等几个县外,南阳三十余县,颜良已据有大部。

  此时的袁绍虽然势大,但官渡一役各军已疲惫不堪,又分出大部分兵马,西攻洛阳,东取青兖徐扬,宛城两万兵马败溃,其实已分不出大兵来征讨颜良。

  考虑到袁谭在手,袁绍投鼠忌器,短时间进攻南阳的可能更小,于是颜良便留甘宁、伊籍率军数千镇守宛城,自己则率凯旋之师南归新野。

  颜良的回归,令整个新野城再次陷入了沸腾。

  当初颜良率军出征时,几乎鲜有人相信他能够获胜。

  新野的士民们都知道,那位四世三公的袁绍可不同于刘表,他可是连曹操都能击败,而那个曹操,恰恰又是一个让刘表所胆寒的极厉害人物。

  然而,颜良却确确实实的胜了,不但是大胜数万袁军,而且还擒获了袁家的大公子。

  这个奇迹般的事实传回时,新野的士民几乎不相信这是真的,直到颜良坐骑黑驹,傲然的步入新野中时,他们确信这奇迹真的发生。

  无数的士民涌上街头,迎接凯旋之军的归来,更想一堵颜良的神威风采。

  颜良在万千双眼睛的注视下,从容的驱马徐行,享受着众人的赞叹与敬畏,享受着属于他的荣光。

  当新野城一片欢腾时,几百里外的许都皇宫中,却是一片的冷清。

  诺大的御殿中,除了袁绍之外,空无一人。

  袁绍身披金甲,手扶宝剑,穿过那空旷的大殿,一步步走上了御阶。

  那精致而庄严的御座,印入了袁绍的眼帘,他的心跳忽然间加快。

  袁绍围着御座缓缓的转起了圈,手抚过那雕龙玉刻,眼中涌动着兴奋。

  那般神态,仿佛在欣赏一位绝色的尤物。

  “董卓啊董卓,我是该谢你呢,还是该恨你呢,如果没有你,我袁绍今日又岂能离此座如此之近。”

  袁绍喃喃自语,嘴角浮起一丝诡笑。

  他抬头望了一眼,殿门是紧紧关闭着的,烛火将这富贵堂皇的御殿照得通亮。

  袁绍深吸了一口气,怀揣着某种兴奋的情绪,缓缓的坐了下去。

  当他的屁股触及到御座的一瞬间,整个身子如触电般一抖,心头忽然又产生了几分不安。

  袁绍身子屈了片刻,狠狠一咬牙,还是坐了下去。

  屁股坐稳的一刻,袁绍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一般,扶座的手竟是抖个不停,仿佛害怕这御座突然塌了一般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袁绍激动的心情方才平伏下来,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缓缓的抬起头来。

  空荡荡的大御,一览无疑,而他,正位于这大殿的正中央,最高处。

  “原来,在这里的看下面,竟是这样一种感觉。”

  先前的紧张一扫全无,袁绍竟开始有点享受这种感觉

  正当他乐在其中时,大殿之门却突然推开,一人也不待通传,擅自就闯了进来。

  “主公,大事不好,宛城兵败,大公子被颜良所擒——”

  正待发怒的袁绍,听得这惊人的消息,原本自得的面孔,陡然间涌上无限的惊骇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