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八十九章 怎堪寂寞

第八十九章 怎堪寂寞

  袁绍仿佛一瞬之间从美梦中惊醒,浑身上下狠狠的打了一个冷战。

  屁股还来不及把御座坐热乎了,他就一跃而起,惊喝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闯入殿内的,正是荀谌。

  当年汝颍士人打算抛弃韩馥时,正是以此人为代表,连劝带唬说服韩馥将冀州让给袁绍。

  此人号称袁绍麾下第一诡辩,自许攸背叛,顺走了袁绍的情报网后,袁绍便委任荀谌来代替许攸负责情报搜集。

  此刻,这位著名辨士,却是额头挂着汗珠,沉稳全无。

  被袁绍这么一喝,荀谌身子一抖,忙是将宛城之战的详细情报,颤栗着向袁绍报上。

  袁绍听着听着,脸色已变得铁青,眼中涌动着从未有过的惊怒之色。

  “文丑竟敢背叛我,可恨,可恨之极!”

  气愤之极的袁绍,咬牙切齿的大骂。

  “文丑跟颜良私交一向极好,想来正是文丑的背叛,才使大公子兵败被擒,郭监军他先前就向主公提出过猜疑,没想竟然言重,只可惜郭监军已被文丑所杀,唉……”

  荀谌摇头叹息,三言两语间,把宛城失利的原由,全都推在了文丑身上。

  袁绍却听越怒,愤愤骂道:“颜良文丑两个狗贼,我待尔等不薄,尔等却背叛于我,若不将你们碎尸万段,我袁绍誓不为啊——”

  袁绍气极之下,一时血气攻心,张口便喷出一股血箭,更觉头晕目眩,身子摇摇欲坠。

  “主公!”

  荀谌大惊,急是扑了上去,抢在袁绍倒地前将其扶住。

  再看袁绍时,却见他已是昏厥过去。

  “来人啊,快传医者,快……”

  ######

  新野,太守府。

  一场庆功宴后,颜良半醉而归。

  方入府门时,听到动静的黄月英,匆匆忙忙的迎了出来。

  “夫君,你回来了。”

  黄月英屈身一礼,而后上前扶住了颜良。

  成婚几月,颜良大多数时候都在东征西讨,即使是今日凯旋而归,却连家也顾不得先归,先得陪将士们行庆功宴。

  此时见到小娇妻时,颜良心中便觉对她有些亏欠,歉然一笑:“我这一去就是大半个月,留得夫人独守这诺大一座府院,真是辛苦夫人了。”

  听得颜良这柔情之语,黄月英心中甚是感动,欣慰之下,俏脸上不禁泛起浅浅笑意。

  “夫君血战沙场,是在做大事,那才是真真辛苦,妾身只盼夫君能平平安安,心里便知足了。”

  黄月英脸畔生晕,柔声说道。

  耳听着绵绵柔情细语,看着浅笑暗羞的绝色容颜,半醉的颜良的心中怦然一动,胸头的那一团火焰悄然滋生。

  “夫人当真是体贴……”

  颜良紧紧携起黄月英的纤纤素手,目光肆意的在她的俏脸,玉颈,还有那高高隆起的酥物间游移。

  新婚未久,正当如胶似漆,无奈分别,芳心怎堪寂寞。

  独守空房已久的黄月英,岂能感觉不到颜良那份心思。

  她心中也早有期盼,脸庞不禁泛起红云,便低眉笑道:“夫君,外面冷,咱们进屋吧。”

  颜良面带邪笑,牵着黄月英的手儿,便往屋中去。

  一只脚刚迈过门槛时,耳中却忽听到了阵阵吵闹声,从后院方向传来。

  “放我出去——颜良——放我出去——”

  那是女人的叫声,充满了怨气,听着似乎有些耳熟。

  颜良不禁奇道:“夫人,这大晚上的,府里哪来的疯女人在吵闹。”

  黄月英侧耳听了一听,脸上不禁流露几许苦笑,“夫君难道忘了么,这吵闹的女人正是那位曹家小姐,夫君说她很重要,要把她软禁在府中,这曹小姐自病好以后,已是吵了有好多天。”

  听过黄月英这一番解释,颜良方才恍然大悟。

  原来这不消停的女人,就是那曹节。

  先前颜良把这曹节从许都掳了来,因是急于出征宛城,便将她送入自家府中,叫黄月英请医者给她看病,还叫好好看管住她,以为将来所用。

  黄月英听从颜良吩咐,请了新野名医来为她治病,谁想这位曹小姐脾气也烈,身体好转后,便日日吵着要离开,黄月英无奈,只好找了几个力大的妇人照料,顺便看管她。

  颜良道:“夫人也真是大度,难道你就容她天天这么大吵大闹不成?”

  “那还能怎样,人家好歹也是大汉丞相千金,咱们软禁她在此就算了,总不能把她的嘴也堵上吧。”黄月英无奈的叹道。

  黄月英的心慈仁厚,颜良自然是喜欢,本来他也想算了,但听得那曹节吵闹不停,却是越听越烦。

  如此良辰美景夜,岂能被她坏了雅兴。

  颜良眉头暗皱,便笑道:“夫人且进屋进暖暖被子,待我去劝劝那位曹小姐,叫她闭嘴,莫要搅了我们的好事。”

  他言语“露骨”,只把黄月英听得脸色羞红,娇嗔一句“夫君你净胡言乱语”,便低着头匆匆进了屋中。

  黄月英一进屋,颜良的笑脸顿收,转身大步带风往后院而去。

  颜良寻声去往了后院,一间阁楼印入眼帘,被关在里边的曹节仍在大吵大闹,隐约还能听到哐哐的摔东西声。

  前脚刚一步阁楼,猛的撞见一物迎面飞来,颜良急是将头一侧,那非来之物哐的撞在了身后门楣上,摔得粉碎,却是一件上好的陶器。

  再回头时,曹节已经又举起了另一件器物,作势要摔,旁边几个妇人拦都拦不住。

  “把东西给我放下!”

  颜良厉喝一声,声若洪钟般响亮,有种不容置疑的威严。

  阁内的妇人们一见是颜良,皆是面露畏色,慌忙低头,躬身的退向两边。

  曹节也是吓了一跳,高举起器物一时定在了那里,当她认出了颜良里,眉色间立时浮现愠怒之色。

  “我说把东西放下,你难道没听见吗。”颜良又是一喝,依旧是命令式的口气。

  曹节眸中闪过一丝惧意,迟疑了那么一瞬,却依旧贝齿一咬,将手中陶器奋力掷向了颜良。

  “好个贱人,竟然敢不听老子的话!”

  颜良闪身躲过了掷来之物,刀削似的脸庞上,不觉怒意更盛。

  那曹节却昂首挺胸,傲然的面对着颜良的怒视,秀鼻微微上扬,似乎在向颜良示威一般。

  颜良怒了,他岂容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撒野。

  “你们给我出去。”

  颜良一声喝,左右妇人吓得一哆嗦,忙不迭的趋步退出阁外,将门反掩了上。

  “早说过叫你不要跟我耍丞相千金的脾气,本将的话,你竟敢当耳旁风。”

  颜良面色沉沉,一步步的走上近前。

  此时的曹节,病躯渐已痊愈,形容比先前那憔悴相大有不同,近了看时,却发现她颇有几分姿色。

  半醉的颜良看着那张秀丽的瓜子脸,眼眸中不禁掠过几丝邪光。

  曹节感觉到了颜良眼神的异样,心中不由得惶恐起来,身子本能的往后退去,口中颤巍巍道:“你……你想做什么?”

  “想做什么……你说呢……”

  颜良嘴角浮现一丝冷笑,步步逼上前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