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十章 对待不听话的女人

第九十章 对待不听话的女人

  身后已是墙壁,曹节退无可退。

  颜良却缓缓走近,只差几步,那铁塔般的身躯便要贴上来。

  原本傲然无惧的曹节,这时却慌了,一颗心“砰砰”的狂跳,秀丽的脸蛋也悄然掠起几许羞怯的潮红。

  身为曹操的女儿,曹节继承了其父的勇气,即使身陷敌手,她也从未曾畏惧过。

  如果她是个男儿身,自然无所畏惧,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。

  只可惜,她却是个女儿家。

  女人,天生存在无法忽视的弱点。

  眼见颜良眼神不怀好意,曹节越发慌张,背靠着墙壁,随手抄起了旁边一只瓶子护在身前。

  “你别过来了,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  事到如今,若换成别的女人,只怕早慌得服软,不想眼前这女子,却还敢威胁自己。

  颜良的眉头不禁一皱。

  女人有点性格自然有味道,不过若是不懂得顺从的话,再有性格也是枉然。

  颜良盯着那慌急的脸,冷冷道:“你若敢动手,我就扒光你的衣服。”

  曹节身子一震,小脸愈红,嗔怒道:“你个无耻之徒,你若敢轻薄于我,我父必叫你死无葬生之地。”

  “想要我死的人不止一个,多一个何妨,曹操若有兴趣,让他来排队就是。”

  颜良言语不屑,眼眸中邪意更盛。

  眼见颜良不受威胁,曹节也没了辙,只得举着瓶子,颤声叫道:“你别过来,你真的要动手了。”

  “我倒很想看看,曹丞相千金赤条条的样子会是怎样一副光景,你有胆的话,尽管试试看。”

  颜良冷笑时,诺大的身躯已逼近数步,他已能嗅到曹节身上那淡淡的体香。

  “是你逼我的!”

  无路可退的曹节,尖叫一声,紧闭起眼睛,一双臂儿倾尽全力,胡乱的将那瓶子砸向颜良。

  啪!

  那臂儿尚在半道时,便给颜良擎住。

  曹节身子骨纤巧,一对臂腕加起来还没颜良一只胳膊粗,颜良的虎掌如铁钳般将她的双手腕子掐住,另一手迅速的夺走瓶子。

  当曹节睁开眼时,自己已被颜良紧压向了墙壁,双手也被他按在墙上。

  她还是生平头一次与一个男人靠得如此之近,几乎是肌肤相贴,而且还以如此不雅的姿势。

  曹节的脸蛋上,瞬间涌上无限的羞红,恼羞叫道:“你个无耻之徒,快放开我。”

  怒叫之时,她极力的挣扎,怎奈气力微弱,又如何挣得脱颜良这般虎熊之躯的束缚。

  她反抗之际,紧紧被颜良挤压的那酥峰,因是急促的呼吸而不断起伏,虽隔着两层衣衫,颜良却依然能清楚的感觉到,来自于胸膛的那种胀压感。

  而来自于她体间发间的那种芳香,更是扑鼻而至。

  诸般秀色,再加上酒精的刺激,直搅得颜良心中邪火大作。

  他猛的夹住曹节的小蛮腰,如老鹰叼小鸡似的,轻轻松松的将她拎了起来,大步的往内室而去。

  颜良无视曹节的挣扎与尖叫,一把将她扔在了床上。

  曹节翻了个滚,赶紧缩进了床角。

  “求你别碰我,我打你是不对,我向你道歉……”

  此时的曹节,那一身的傲气已吓得烟销云散,不得不放下尊严,向颜良服软求饶。

  “方才我已经给过你机会,是你自己要挑战我的忍耐底线,现在就别怪我了。”

  这个时候,作为一个男人,颜良哪里还会把到嘴的肉放过,话音方落,诺大的身体便扑了上去。

  曹节无处可躲,几下便被他压在了身下。

  “求你,不要,不要啊——”

  曹节声音凄婉,苦苦哀求。

  颜良却不睬她,一手按住她的双臂,腾出一只手来,连撕带剥,片刻间便把她身上的衣裳扯了个粉碎。

  顷刻间,曹节身上便只余下条条碎布,根本无法遮羞,那酥峰雪物,曲径幽府无不半掩半露。

  美景尽在眼前,只把颜良看得是血脉贲张。

  就在颜良要将享受身下的猎物时,心里却忽然有个念头,觉得自己如此强占一个女人,似乎有些太过禽兽。

  不过颜良旋即打消了这个“愚蠢”的念头。

  现在自己身处的可是乱世三国,作为胜利者,他有权享受一切战利品,包括身下这个女人,而且会被视为了理所当然之事。

  历史上的张飞,不也是俘虏了夏侯渊的妹妹,然后就强娶了人家么。

  张飞能抢夏侯家的女人,我颜良又如何不能强占曹家的女人。

  只迟疑了一瞬,颜良重新被焚身的烈焰所占据,如虎狼一般便扑向曹节。

  这时的曹节却忽然停止了哀求与反抗,如木头一般直挺挺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任由颜良侵凌。

  那紧闭的眼眸中,两行清泪如断了线的珠子,一滴滴的滑落脸颊。

  她已经认命,只能默默的承受将至的波折。

  正自兴奋的颜良,兴致却反而因此渐渐降了下来。

  身下的曹节身体僵硬冰冷,一言不发只默默的流泪,仿佛只剩一俱无神的躯壳一般。

  颜良又在她身上蹂躏了一阵,兴致却彻底给败光,不禁没好气坐了起来。

  “你娘的,弄得老子在日一具尸体似的,一点味道也没有。”

  颜良骂骂咧咧的跳下了床,将地上的衣衫捡起,没意思的穿起。

  颜良又不是监狱里放出来的变态,见了母猪都能兽性大发,这种事讲究的是个情调,他宁可曹节竭力的反抗还好,还能激刺到他,眼下她这么直挺挺的干躺着,颜良哪里还有什么兴致。

  原本绝望的曹节,万没想到颜良竟然会在最后时刻放过了她,绝处逢生的她,赶紧用被子将自己裹的紧紧的,缩在墙角里啜泣。

  颜良穿戴整齐,看着她道:“今天就算是个小小的教训,以后就老老实实的,别再大吵大闹,能做到吗?”

  曹节赶紧点头,她已彻底被颜良镇住,哪里还敢再有一丝不安份。

  见她终于老实下来,颜良神色这才缓和下来,摆手说道:“本将今天也是喝了点酒,冒犯之处,曹小姐见谅,时候不早,早点休息吧。”

  说罢,颜良转身扬长而去。

  耳听着脚步声远去,当听到“哐”的一声关门声时,曹节紧绷的神情才总算松了下来。

  缩在被中的她,长长的松了口气,庆幸自己幸运,总算是保住了冰清玉洁的身子。

  她低头看了一眼被中赤条条的身子,想着自己珍贵的身体,就这般被颜良那武夫肆意的触碰,脸上就羞得滚烫。

  但不知为何,想起方才颜良侵凌自己时的粗鲁,恐惧之余,心中竟还有一丝异样的感觉。

  那种感觉,似乎像是……

  一丝悸动。

  想到此,曹节吓了一跳,急是猛摇起头:“曹节啊曹节,你的廉耻何在,你怎能有那种感觉,一定是错觉,一定是……”

  曹节这样安慰着自己,不敢再胡思乱想,慌忙想起身寻件衣裳穿了。

  当她掀开被子时,却忽然觉得身下有丝丝凉意。

  她下意识的伸手往褥下摸了一摸,却奇怪的发现,不知为何,褥上竟有几分泥泞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