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十五章 老子可不是吓大的

第九十五章 老子可不是吓大的

  听到这个消息,颜良并未感到丝毫意外。

  大儿子被俘,袁绍这个爱子心切的“慈父”,必然会派人来把儿子求回,这本是意料之中的事。

  作为袁绍麾下第一辩士,从劝献冀州时起,荀谌就一直充当着袁绍外交一把手的角色,用一张三寸不烂之舌,为袁绍立下了不少功劳。

  更重要的是,荀谌和郭图一样,都属于汝颍士人,而这一集团的人,又恰恰拥护袁谭。

  如今袁谭被俘,生死难料,汝颍派失去了主心骨,自然是人人惶恐,正因为如此,多半才会急不可待的劝服了袁绍,不顾颜面的派了荀谌来救袁谭出“颜良”这张虎口。

  “没想到袁绍这么快就派人前来,为了一个不争气的儿子,竟不惜向我这个叛将低头,咱们的袁公还真是位慈父啊。”

  颜良冷笑一语,话中充满了讽刺。

  许攸也冷哼一声,不屑道:“袁绍又不是头一回如此,将军莫非忘了前番他幼子生病之事了么?”

  经得许攸一提醒,颜良忽又想起了这件旧事。

  一年前刘备据徐州反曹操,派人往袁绍处求援,其麾下谋士田丰劝其趁虚发兵急攻许都,却被袁绍以幼子生病,心神恍惚难安为由,拒绝了田丰的计策。

  想起这旧事,颜良嘴角掠起一丝笑意,摸着下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可得好好让他表现表现,不然怎能显得出咱们的袁公是位慈父呢,嘿嘿……”

  心中盘算已定,颜良遂盥洗一番,径回太守府去。

  正午时分,颜良手扶利剑,端坐于首位,周仓、胡车儿两名虎士分立左右,颜良便叫召荀谌前来相见。

  过不多时,但见一名一身儒雅的文士,徐徐的步入了大堂。

  这位颍川荀氏的大名士,昂首阔步而来,脸上流露着从容,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浓重的自信。

  止步于阶下,荀谌微微一拱手,淡淡道:“大将军麾下荀谌,见过颜将军。”

  大将军是汉帝策封给袁绍的官职,荀谌特意以大将军来代替袁绍之名,显然是想彰显袁绍显赫的地位与身份。

  “荀先生不在许都坐享荣华富贵,来新野这穷乡僻壤找本将做甚?”

  颜良既不回礼,也不给荀谌看座,言辞还有几分戏弄的意味。

  受此慢怠,荀谌从容不迫的脸上,隐约闪过几分不悦。

  不过,荀谌却仍沉住气,朗声道:“荀某此来,乃是顾念着旧日同僚之谊,特来救将军的性命。”

  “救我性命,有意思。”颜良露出一丝冷笑,“本将倒想听听看,你是怎么个救法。”

  荀谌清了清嗓子,立于大堂之中,不紧不慢的讲起了他的道理。

  “将军身为袁公家将,却公然背叛,此等作为,必为天下人耻笑,将军如今虽小有势力,但早晚会离心离德,部属散尽,到时将军孤家寡人一个,纵然通冠三军,定然也逃一死。”

  荀谌胆子也够大,毫不畏惧的就数落起颜良的“罪行”。

  “如今袁公已破曹贼,一统九州近在眼前,麾下雄兵百万,文武英杰不计其数。而将军兵不过万余,地不过南阳一郡,难道将军以为,凭这丁点实力,就想跟拥有整个天下的袁公抗衡吗!”

  荀谌言辞与语气越来越充满威胁味,而颜良却面沉如水,既不怒也不畏,不动声色的任由他慷慨激语。

  荀谌见颜良不作声,以为颜良被他的话所震慑,胆量不禁更增。

  接下来的时间里,这位袁家第一辩士,口若悬河,时而徇徇善诱,时而厉言威胁,涛涛不绝的大说了一通。

  他的这些威胁之词,倒也不全是大话,乍一看起来,确也有其理。

  大堂之中,众人听闻荀谌的雄言壮语,不少人都面露些许畏色,也有不少人被激怒,却碍于颜良没有做声,不敢发作。

  仿佛为了卖弄自己的辩才,荀谌竟然整整说教了一盏茶的时间,一直说到口干舌躁时,方才停下来。

  大堂之中,一时安静了下来,除了荀谌的轻喘声外,静得可听落针。

  众人的目光都悄悄的望向了颜良,待着他做反应。

  一直沉默的颜良,缓缓的抬起头来,刀锋似的目光,直射向荀谌。

  那锋利的目光,令这位从容的辩士,背上悄然掠过一丝寒意。

  颜良就那样盯着他,冷冷道了一句:“你说完了没有?”

  荀谌怔了一下,“荀某句句是为将军设想,以将军现在的处境,除了……”

  “来人啊!”

  颜良摆手一声冷喝,打断了荀询的喋喋不休。

  “传本将的之命,把袁谭那厮拖出去斩了。”

  此言一出,荀谌大惊,就连许攸也是神色一变。

  “颜将军怎的这般沉不住气,若是把一怒之下把袁谭给斩了,岂非因小失大。”

  许攸心中焦急,忙向颜良暗示眼色。

  颜良对许攸的暗示视而不见,扶剑端坐,身上的杀气愈盛。

  左右亲军得令,当即就要依令行办。

  那荀谌急是喝道:“颜良,你敢杀大公子,就与后袁公大军征伐,将你碎尸万段吗!”

  荀谌本是想稍稍客气一点,委婉的威吓颜良将袁谭放归,但事到如今,也顾不得许多,只能直言威胁。

  颜良眉头暗暗一皱,大叫一声“且慢。”

  荀谌暗松了口气,以为颜良被自己的威胁之词吓住,回心转意。

  正当他想趁打铁,继续恐吓时,颜良却冷笑道:“荀先生说得有理,本将还真不敢杀袁家大公子,这样吧,就改将袁谭双腿双手剁掉,削成人棍塞进陶罐中,然后再奉还给袁公,荀先生以为如何。”

  此言一出,荀谌脸色大变,整个身子都为之一震。

  原本从容的脸上,头一次浮现出了惊惧之色。

  旁边的许攸也被颜良那残酷的话震到,震恐了片刻方才回过神来,嘴角不禁掠过一丝会意的笑意。

  “本将的命令你们难道没听到吗,还不快去照作。”

  颜良陡然一声暴喝,直震得大堂中所有人都是一哆嗦。

  部下们哪敢再犹豫,赶紧匆匆往门外奔去。

  这时,那荀谌已吓得脸色发白,忙是挤出一抹笑来,讪讪道:“颜将军请息怒,咱们有话好好说嘛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