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十六章 都是影帝

第九十六章 都是影帝

  原本还气度从容,颇有些咄咄逼人态势的荀谌,转眼就软了下来,甚至还向颜良陪起了笑脸。

  “将军他是看准了荀谌的软胁,假装要杀袁谭,以抢据主动,嗯,当真是妙,亏我还白白担心了半天。”

  许攸斜望颜良,目光中流露着赞服之色。

  而颜良却巍然而坐,一身的冷峻杀气。

  正所谓弱国无外交,对于家大业大的袁绍而言,只拥有一个郡的颜良,的确算得上是名符其实的弱国。

  荀谌先前的嚣张气焰,也确有其嚣张的资本。

  不过,颜良却清楚的知道,自己握有袁绍的命门,袁谭在手,足以令他傲对袁绍。

  颜良当然也清楚,荀谌此来不仅是受袁绍之托,更是受整个汝颍派所托,前来营救他们所拥护的袁谭。

  袁谭一失,荀谌和那班汝颍士人就等于失去了未来。

  荀谌的命根子握在颜良手中,竟还敢如此威胁,颜良就是要用更残酷的威胁,打掉荀谌的气焰。

  而眼下,荀谌终于撑不住表面的从容,不得不向颜良低头。

  “有什么好说的,本将生平最恨被人威胁,袁绍想要我的命,那我就先要他儿子的命。”

  颜良言语冷酷,字字如刀。

  荀谌额头滚汗,表情愈慌,忙道:“方才是荀某一时失言,还请将军息怒,其实荀某并无威胁将军的意思,荀某……”

  “你当本将很蠢,听不懂你的话吗?”颜良冷哼一声,打断了荀谌的辩解。

  “那个,荀某不是这意思,我,我——“

  这位袁家第一辩才,在颜良杀气逼人的喝问下,竟是慌得乱了阵脚,那三寸不烂之舌也打起了结。

  大堂之上的气势,彻底逆转,颜良一番威吓,轻易的掌握了主动。

  看着荀谌那惶然结巴样,颜良便向许攸暗使了个眼色。

  杀了袁谭对颜良没有一点好处,他还要用这位袁家大公子跟袁绍讨价还价,如今既已掌握谈判的主动,自没必要把场面搞绝了。

  他要给荀谌一个台阶下,但作为主公,这种事自然不需要他亲自出面。

  许攸极善察颜观色,只一眼便领会了颜良的暗示。

  “主公息怒,荀友若虽无礼冒犯,但主公胸怀宽阔,何必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  许攸一句话不但奉承了颜良,又顺便责备了荀谌,他对自己这位原属汝颍派的同僚一点面子都不给。

  荀谌被许攸责备,心中不爽,却又怎么敢发作,反得陪着笑脸,自称失礼,一再的请颜良息怒。

  颜良阴沉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,摆手道:“看在子远的面子上,本将就不与你计较。”

  荀谌长松了一口气,也顾不得形象,当着众人的面拾起袖子擦拭去额头的冷汗。

  看着阶下惊魂甫定的荀谌,颜良和许攸交换了一下眼神,嘴角各自掠过一丝诡笑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示意他继续演下去。

  许攸便笑道:“其实大家都是自己人,何必把关系搞得这么僵,友若啊,你也真是的,你怎能跟郭图那班人一样愚蠢,非蛊惑得袁公跟颜将军自相残杀呢。”

  荀谌这下就愣住了,茫然的看着许攸,对他这番话是一头雾水。

  明明是你颜良背叛了袁公,杀了袁公谋士,擒了大公子,却还敢称跟袁公是自己人,反倒还指责他荀谌是蛊惑主上的小人。

  荀谌糊涂了。

  “友若你有所不知,颜将军之所以违背袁公之命,私自从离开汝南,袭取新野,其实可是为了袁公长远大业设想啊。”

  许攸的语气,渐渐的慷慨起来。

  荀谌开始有点明白,许攸这时开始忽悠自己了。

  明知如此,荀谌却只得配合问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  “袁公灭曹之后,下一个目标自然就是荆州刘表,颜将军正是料知如此,才借着前来荆州联合为名,出其不意的袭取了新野,好为袁公南下提前夺下一处跳板。”

  听到这里时,荀谌不禁面露惊奇之色。

  荀谌当然知道许攸是在编谎话,他所惊奇的,却是许攸竟然能想出如此狡辩之词,这让他这个袁家第一辩士情何以堪。

  主座上不动声色的颜良,嘴角也忍不住掠过一丝笑,心想许攸这张嘴巴也真是厉害,这般理由,亏他能想得出来。

  许攸却一本正经,脸上更是流露出一副委屈之状。

  “颜良将军为了迷惑刘表,不得不忍辱负重,假意背叛了袁公,就是为了等到袁公得胜之日,好作袁公的前驱,为他老人家夺取荆襄。”

  顿了顿,许攸又道:“可谁曾想到,友若你们号称足智多谋,竟未能为袁公看出颜将军的一片苦心,不但不为颜将军表功,还蛊惑袁公发兵来攻,如此寒心之举,焉能不让颜将军悲愤震怒呢。”

  许攸越演越投入,话到这里,似乎当真为颜良鸣不平,语气中竟有几分哽咽。

  荀谌明知许攸是在说谎,但竟为许攸的声情并茂所感染,惊奇的脸上,隐约还浮现出几分愧色,仿佛他和他的袁公,当真是误会了颜良一般。

  此时的颜良,却被许攸逼真的表演挑得实在想笑,却又不得不强行忍住。

  他肃厉的神色也渐渐隐去,取而代之的是几分惆怅,不时还轻叹几声,以显示内心的委屈。

  “没想到……没想到我等竟错怪了颜将军,真是让将军受委屈了。”

  荀谌明知他主臣二人是在演戏,但因命门在颜良手中,却不得不陪着入戏。

  座上的颜良,摆了摆手,叹道:“罢了,本将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,只要荀先生能去向袁公解释清楚,还本将一个清白,本将可以不计前嫌。”

  荀谌闻言大喜,忙道:“颜将军放心,荀谌即刻就修书一封,向袁公表明颜将军一番赤诚之心,以袁公之英明,定然会为将军所作所为所感动。”

  “这样最好,那就有劳先生了。”颜良微微点头,表示满意。

  荀谌见颜良怒气已消息,趁机便又道:“不过,如果将军能将大公子送归,以表明自己的诚意,必更能让袁公相信将军的忠心不二,不知将军意下如何。”

  拐了半天,荀谌终于道出了他此行的本意。

  颜良等的就是他这句话。

  他便微微一笑,不紧不慢道:“大公子我自然是会送还的,不过在此之前,本将还想请袁公答应我几个条件。”

  本是心中暗喜的荀谌,脸色又是微微一变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