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九十九章 互相算计

第九十九章 互相算计

  (周一新气象,三更第一更,都尉拜求推荐票,请大家继续助暴君雄起)

  曹洪被俘的消息,着实令曹操难过了一阵,在曹操看来,他的这位族弟落入颜良手中,多半是凶多吉少。

  如今听闻曹洪竟然平安归来,如何能不让曹操惊喜过望。

  曹操遂急命将曹洪传入。

  过不多时,风尘仆仆的曹洪低头而入。

  他扑嗵一声拜倒在曹操的面前,想要说什么,但却饱含泪水,激动的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  曹操将他扶起,抚其肩安慰道:“什么也不用说了,子廉你能平安回来就好。”

  左右众将唏嘘不已,纷纷也上来安慰曹洪。

  相见半晌后,曹洪激动的情绪方才平伏下来,遂主动的将自己如何被放归之事,如实的向曹操道来。

  提及到自己受颜良威胁,被迫骗开宛城城门时,曹洪更是惭愧不已。

  “颜良此贼竟然如此胁迫于你,当真是可恶!”曹操并未责怪曹洪,对颜良却是恨到咬牙切齿。

  曹洪又道:“我临脱身之前,还听闻阿节侄女也落入了颜良之手,此时更不知生死如何。”

  听得女儿曹节落入颜良之手,曹操又是大吃一惊。

  “此贼心狠手辣,节儿落入他之手,不知还要什么多苦,可恨,可恨——”

  曹操既是心痛又是恼怒,恨极之下,咬牙欲碎。

  旁边郭嘉道:“颜良此贼虽然可恨,但确有几分能耐,眼下他据有南阳,过武关便可威胁长安,不可不防。”

  “奉孝言之有理,当初若非此贼威胁许都,我也不至于屡屡抽兵对付他,如今他又威胁到长安,若不除之,实令我如芒在背。”

  曹操脸上跃动着几分忧虑,从先前对颜良的不屑,时至如今,已是深深的忌惮。

  “我军初至长安,兵不过数万,且士气低沉,此时若发兵攻打南阳,是否有些力不从心。”

  另一侧的刘晔,委婉的表示了反对。

  曹操微微点头,脸上的忧色愈重。

  诚如刘晔所说,以他眼下的兵力和士气,根本不足以发动一场针对颜良的进攻。

  何况,关中诸侯林立,如恶狼环伺,在此情况下,他更不敢擅自分兵。

  这时,郭嘉却淡淡一笑:“丞相莫要忧虑,嘉有一计,既可除颜良威胁,又可为丞相顺道削弱了关中诸将。”

  曹操猛然想起,方才郭嘉正要向他献计,却为曹洪的归来所打断,眼下听郭嘉再提起,曹操顿时精神振作,忙问是何妙计。

  郭嘉遂不紧不慢,从容将自己的计策道来。

  曹操阴郁的脸色渐渐云开雾散,兴奋与沉着重现于色,周围众谋士听得郭嘉之计,不禁也纷纷点头赞同。

  “奉孝这一石二鸟之计,当真是大妙,就依你之计而行。”曹操兴致高涨,欣然采纳了郭嘉之计。

  此时的曹操,焦黄的脸上重新写满了自信,他捋着短须,目光投向南面,细小的眼眸中,阴冷的杀气在迸射。

  ######

  长安以西,槐里城。

  军府大堂中,马腾手拿着一封书信,反反复复的看着。

  座下左右,诸子侄分坐,一双双眼睛都在望着马腾。

  一天之前,朝廷的谒者刚刚抵达了槐里城,以汉帝的名义,下旨令马腾率三辅附近西凉众将,南出武关讨伐占据南阳的颜良。

  马腾手中所拿的,正是一封曹操的亲笔书信,以私人的名义,详细的解释了这道诏书的利害关系。

  曹操在信中说,袁绍有称帝自立之心,官渡得胜后,下一步势必要西攻关中,妄图消灭他和西凉诸侯,以成就其吞并天下的野心。

  为了全力抵御袁绍的威胁,曹操不得不把有限的兵力,布署于潼关和蒲坂津一线,以阻止袁军的西进。

  而现下颜良已据南阳,此将前番虽叛袁绍,但眼下却放归袁家大公子,袁绍又资以钱粮,双方明显有联手的迹象。

  如此,则颜良将从武关方向,对关中形成不小的威胁。

  这样的话,袁绍和颜良就成了他曹操和关中诸将共同的敌人。

  所以,曹操在分兵不暇的情况下,便想请马腾凭借其威望,号召三辅的西凉诸将出武关,趁着颜良立足未稳时,一举将其扼杀。

  曹操还声称,颜良趁着官渡兵败之际,从许都抢走了无数钱财,只要马腾能攻灭颜良,那些钱财朝廷将作为赏赐,尽归马腾所有。

  沉默已久,马腾环视众子侄,大声道:“曹公想请咱们马家牵头,号召三辅众将南出武关,攻打颜良,你们怎么看?”

  “南阳乃富庶之地,曹公也说了,颜良那厮手中握有大批钱粮,咱们若能灭了此贼,便可大掠一场,既然有这么大的好处,我觉得可行。”

  儿子马休大声叫嚷着,说到“大掠一场”时,眼中迸射着兴奋。

  马腾微微点头,似乎对马休的话有所赞同。

  “话虽如此,可侄儿听说那颜良颇有些能耐,曾几番击败袁绍和曹操的发兵攻打,如今咱们只凭曹操句话,就出人出力替他对付颜良,会不会有点吃亏了。”

  侄儿马岱表示了反对,马将诸子中,就属他最为沉稳。

  这时,另一子马铁却又道:“董卓杀了袁绍一族几十口人,姓袁的最恨的就是咱们西凉人,若给他夺了天下,咱们的日子定不会好过,我以为我们现在跟曹公是一条船上的人,为他消灭颜良也是在消灭我们自己的敌人。”

  诸子侄争执不下,各持己见。

  马腾将目光转向了那一直不出声的儿子,问道:“孟起,你怎么看?”

  那年轻的青年将军,漆黑打卷的头发散乱的披在肩膀上,肌肉蟠虬,雄壮威武有如猛狮,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,五官配合得恰到好处,浑身上下散发着北地男儿粗野豪放的魅力。

  年轻人眼神冷如坚冰,眉宇之间带着一股逼人的寒气。

  他就是马超,正是马腾最引为傲的长子,在马家中拥有着仅次于马腾的影响力。

  马腾这般一问,马铁等人顿时安静了下来,等着兄长的意见。

  沉默已久的马超,缓缓的抬起头来,环看了一眼众人,目光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“儿子以为,如今正是咱们马家成为关中最强诸侯的绝佳时机,曹操想借我们之手除掉颜良,那我们就给他来了将计就计。”

  听闻这一番杀机滚滚之词,马腾等众人神色皆是一震。

  ######

  夜深人静,新野太守府中,颜良尚在秉烛夜读。

  案上放着一颗颗蜡丸,里面所藏的帛条中,记录着司闻曹的细作,从天下各地搜集来的情报。

  有时候,一则及时的情报,便有可能决定一国的兴衰。

  颜良很清楚这个道理,所以他每天必做的一件事,就是抽空来亲自查读这些最新抵达的情报,以方便他做出正确及时的决策。

  当他打开一枚标着徐州记号的蜡丸,看过那帛条上的情报后,嘴角不禁流露出一丝暗含讽意的笑容。

  “刘皇叔,你还真是不亏待自己啊……”

  颜良冷笑之际,外面周仓进来,报说是那位糜夫人派了婢女前来,说是想求见颜良一面。

  “糜夫人……”

  颜良怔了一怔,这才想起刘备的两位夫人,还被软禁在自己的府中。

  “还真是巧,去告诉糜夫人,本将稍后就去。”

  “诺。”周仓应声而去。

  颜良目光又转向了手中的帛条,口中喃喃道:“不知这糜夫人知道这件事后,会是作何感想……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