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章 二 妇

第一百章 二 妇

  颜良慨叹片刻,起身前往了偏院。

  月上眉梢,那一处偏僻的安静的落叶可闻。

  几名健壮的妇人,正守候在院门处,名为侍奉,实为监视。

  颜良大步入院,径直进入堂中。

  一只脚还未迈过门槛,一股酒香便扑鼻而入。

  正堂中,糜贞与甘梅已跪坐在那里,正是煮酒添杯,似乎在准备着一场小宴。

  “这两个女人,莫非是想给我灌迷魂汤……”

  颜良干咳了一声,朗声道:“这良辰美景的,二位夫人请本将前来,不知所为何事。”

  二女见颜良到来,忙是齐齐起身相迎,盈盈屈身施礼。

  “妾身与妹妹这段日子多承将军照顾,心觉过意不去,故今晚特备些小酒,聊表谢意。”

  糜贞面带着浅笑,大大方方的将颜良迎了进来,与先前冷淡态度相比,如判若两人。

  甘梅身为侧室,不似糜贞这般大户人家千金见多识广,举止显然要拘紧许多,只是在旁附合在糜贞。

  门外月华如水,晚风悠悠,屋中炉火熏蒸,香暖如春。

  今日这二少妇皆梳妆打扮,略施脂粉,在那烛光的映照下,显得分外娇艳动人。

  “两位夫人真是客气,本将与刘皇叔乃旧交,他的家眷,本将怎敢慢怠。”

  颜良笑着走进来,入座之时,不禁多看了她们几眼。

  当颜良的目光从甘梅的脸上扫过时,这位刘皇叔的侧室夫人,脸畔红晕悄生,却不敢正视颜良的目光,忙将脸蛋垂下,只低头为颜良斟酒。

  “将军请用酒。”甘梅垂首跪伏近前,一双纤手将温酒奉上。

  这般相近时,甘梅身上那股淡淡的体香,悄然浸入鼻中,只令颜良心中微微一动。

  那如玉雕琢的精致脸庞,那雪白如婴的肌肤,还有那如瀑布般垂落的青丝,诸般细微,简直美如画中人一般,更是让颜良禁不住多看了一眼。

  颜良欣赏着甘夫人的美色,伸手去接酒杯。

  只是他目光停留在佳人脸上,伸手之时未曾注意,握杯的同时,不小心将甘夫人的手一并握住。

  甘夫人如触电一般,娇弱的身子顿时一颤,脸畔红晕更是如火而生。

  窘羞之下,甘梅急是将一双素手抽离,略显慌张的往后挪开。

  而甘梅的这番羞态,却更有一番惊心动魄的美,却令颜良心中暗叹,此等美人,竟是让刘备那头老牛给啃了,真真是浪费。

  而他却无甘梅那般尴尬样,只微微一笑。

  旁边的糜贞,见得颜良对自己姐妹“动手动脚”,俏丽的脸蛋上悄然闪过一丝愠色。

  只是,寄人篱下,糜贞虽是不悦,却又不敢有所表露。

  当下她只得强装笑脸,举杯道:“我姐妹二人敬将军一杯,多谢将军这些日子的照顾。”

  窘羞的甘梅,勉强的定下心神,也陪着举杯。

  颜良笑了一笑,将那温酒饮然而尽。

  那两位少妇也掩面饮尽,而她二人显然是不胜酒力,一杯酒方一下肚,脸庞便涌上了酒红。

  这般看来,更是风韵动人。

  接下来的时间里,二少妇便是轮番敬酒,对颜良又是感激,又是盛赞,好生的殷勤。

  颜良知她二人必有所求,却也不动声色,只陪着她们吃酒。

  几巡酒过,颜良假意佯装微醉,那二少妇见状,彼此对视一眼,暗自交换了下眼神。

  接着,糜贞移近前来,笑盈盈道:“将军胸怀宽广,气度非凡,实乃真英雄,我姐妹二人仰慕之极呢。”

  马屁一拍,接下来必有后文。

  颜良心中暗笑,知她二人“不怀好意”,便想索性陪她们玩玩。

  于是颜良便借着酒醉作掩护,一把将糜贞素手抓住,笑呵呵道:“夫人既是如此仰慕本将,干脆就改嫁于本将做妾算了,我颜良绝不会像刘备那样,几次三番的把你们丢弃给敌人。”

  颜良这“咸猪”手一出,顿时令糜贞脸色大变,俏脸上羞意立生。

  正待怒时,却又听得那一句“把你们丢弃给敌人”,这漫不经心一语,却如刀子一般,正戳中了糜贞心头最深的那道伤伤疤。

  恍惚失神之际,糜贞竟是忘了把手抽离,只任由着颜良虎掌肆意的抚摸。

  旁边的甘梅,见得糜贞竟任由颜良轻薄,不禁又惊又羞,急是向糜贞连连使眼色。

  糜贞失神了片刻,猛然间惊醒,心中羞意大涌,急是将手挣扎脱出。

  颜良便笑了笑,自嘲道:“我这酒喝得有点多了,失态之处,还望夫人莫怪。”

  糜贞生平还从未被第二人男人碰过自己的手,如今给颜良这般肌肤相触,心中岂能不澎湃如潮。

  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丰满的酥胸起起伏伏,半晌才从惊羞中平静下来。

  颜良却假作不知,只顾自己喝着酒。

  甘梅向糜贞摇了摇头,似乎在劝她放弃。

  糜贞犹豫片刻,却贝齿暗暗咬牙,强行将惊容压下,勉强的堆出几分笑容。

  “将军也是无意,妾身岂敢见怪。”糜贞轻声笑语,顿了顿又叹道:“难得将军侠骨柔情,竟能体谅到妾身的伤心处,妾身也正想向将军求一件事,还望将军能够答应。”

  果然有后文。

  “夫人想求什么,尽管说。”颜良随口道。

  糜贞面露几分喜色,忙道:“是这样的,妾身二人久留此地,难免给将军添麻烦,所以妾身想请将军应允我们离开新野,前往徐州,不知将军可否恩准。”

  “恳请将军恩准。”旁边甘梅也怯生生的伏首恳求。

  她二人所请,正和颜良所料想的一样。

  这两个女人身陷于此,却还念念不忘的刘备,宁愿这般陪酒陪笑,甚至牺牲色相来求着自己放归她们,好让她们回去千里之外的刘备身边。

  这份情谊,倒真是有些感人。

  “刘备能娶得这么好的两个女人,竟不知珍惜,当真是可恶……”

  颜良心中暗骂,却将那二女扶起,叹道:“刘玄德能得如此红颜知己,实在是令人羡慕,不过两位夫人有没有想过,你们如此急着去寻夫,你们的那位夫君,或许根本就不想你们回去呢。”

  听得此言,那二女神色皆是一怔。

  “你们自己看吧。”

  颜良遂将那来自徐州的帛书情报拿出,交给了二女。

  糜贞和甘梅面露狐疑,对视一眼看,将那帛条接过,一看之下,却是花容惊变。

  帛条上的情报中写着,刘备已娶广陵太守陈登之妹为妻,并将之立为正室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