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零一章 女人如衣服

第一百零一章 女人如衣服

  (三更到,拜求推荐票)

  看到这个消息,糜、甘二人顿时是万分惊诧,那难以置信的表情,仿佛不敢相信这消息是真的。

  “刘玄德想要在徐州站住脚,必要寻求当地豪强的支持,他娶陈登的妹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,二位夫人皆是冰雪聪明之辈,应该知道颜某不是在无聊到骗你们吧。”

  颜良看出了她二人心存怀疑,但以淡淡一语,打破了她们的怀疑。

  群雄争霸,各方诸侯为了在本地立足,与当地豪强联姻也是常事。

  似刘表娶蔡氏为后妻,袁绍为其子娶甄氏为媳,当年刘备初掌徐州,不也为了获得土著们的支持,便迎娶了富豪糜竺的妹妹糜贞,其实皆是这个道理。

  而今糜氏一族跟着刘备流亡多年,糜家在徐州的影响力早已没落,而糜贞又身陷颜良之手,刘备为了获得徐州土著的支持,通过联姻的方式获得当地豪强的支持,也是不得不为之事。

  陈登乃徐州大族豪强,无论是刘备、吕布还是后来的曹操,他的支持与否,对徐州的归属都起着至关重要的原因。

  以刘备的眼光,自能看出陈登在徐州无可匹敌的影响,想必正是因此,才会迎娶陈氏之女为妻。

  糜贞是有见识的女人,最初的惊疑之后,细细一想,渐渐的便相信了颜良所说。

  那花容月色的脸上,伤感之色油然而生,如水的明眸中,悄然也泛起了几许晶莹的泪光。

  甘梅见识不及糜贞,本也心存怀疑,但见糜贞那副伤感表情时,却才惊骇的意识到,颜良所给的消息,竟然是真的。

  “夫君……夫君他莫非真的……真的不要我们了吗?”甘梅容颜惨淡,声音颤栗惶然。

  糜贞握紧甘梅的手,紧咬着红唇,艰难的点了点头。

  原本还抱有一丝希望的甘梅,那湿红的眼眸中,两行清泪便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,刷刷的就滚淌下来。

  颜良非是冷血无情之人,看着眼前这两伤感的女人,心中自有几分怜香惜玉。

  “这么两个柔情似水的佳人,刘备竟也舍得抛下,不愧是枭雄,深得取舍之妙啊……”

  颜良心中感慨。

  这时,泪流满面的甘梅,却忽又道:“姐姐,就算夫君他另娶了妻,也未必会不要我们,我看我们还是得回去见夫君,毕竟我们姐妹已是刘家的人。”

  “妹妹你自可回去,我却是回不去了……”糜贞面露苦色,幽幽叹息。

  甘梅身为侧室,即使回到刘备身边,身份依然也不过是一妾室而已。

  糜贞却不同,她身为正妻,眼下刘备以她生死不明为由,另立正室,而她现在若是好端端的又回去,却当如何自处。

  甘梅怔了一怔,旋即理解了糜贞的苦衷,毅然道:“妹妹怎会舍姐姐而去,姐姐若不走,我也不走。”

  糜贞有感于甘梅的姐妹情深,伤感的花容间添了几分欣慰,便将甘梅的手握得更紧。

  只是,姐妹情深之后,甘梅却又愁上眉梢,“可我们两个妇道人家,无依无靠的,若不去徐州,还能去哪里。”

  糜贞也轻声一叹,无计可施。

  这时,颜良却淡淡道:“二位夫人不必忧虑,只要你们不嫌我这新野地方小,尽管住下去就是。”

  这两个女人一生颠沛流离,吃尽了苦头,原本是的历史中,却一个病死,一个自尽,实在是红颜命薄,让人怜惜。

  如今她二人既决意不去寻刘备,颜良能养得起几万士卒,又岂能养不起两个弱女子。

  何况,她二人还不是普通的女子,而是青史留名的绝世佳人,就当养两只养眼的花瓶也值了。

  二少妇一听此言,又是惊又是喜的,面面相觑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  颜良却笑看着她们,豪然的神情中,隐约有几分别样。

  甘梅方一撞见颜良的目光,本是伤感的心儿,顿时为羞意所占据,脸畔飞霞,忙将脸蛋挪了开来。

  而糜贞的俏丽上,却同样的泛起一丝羞意。

  这等乱世之中,诸侯之间互攻伐,妻妾落入敌方手也常事。

  先前刘备未到徐州时,糜贞就曾听闻他有过几房妻妾,眼下却已成了沦为别人的妻妾。

  倘若自己答应留在颜良这里,那将来的命运,是否也会和刘备前几房妻妾一样呢……

  可是,颜良到底是好心收留自己,若不是留下来,还能漂泊向何方呢。

  此刻,糜贞的心情是极为复杂。

  犹豫之际,糜贞悄然望了颜良一眼,看着那一张五官分明,英武方正的脸庞,清楚的印入眼眸。

  那深邃的眼眸,那盘虬坚实,微微隆起的坚实肌肉,无不一彰显着年轻力壮的旺盛精力。

  紧接着,她的脑海中,又浮现出了刘备那张鬓发苍苍,深纹暗布的脸庞。

  却不知为何,糜贞的心里面,竟是鬼使神差的将两个男人暗暗对比。

  然后,那一颗心儿不禁怦然一动。

  “夫人,颜某的一番好意,莫非夫人不愿领情不成?”

  颜良的话打断了糜贞的恍惚,清醒过来的她,脸上顿时掠过一丝红晕。

  “糜贞啊糜贞,你岂能这般胡思乱想,你的羞耻心何在!”

  糜贞心中告诫着自己,强行平伏下荡漾的心儿,却是轻声道:“颜将军的一番好意,我姐妹自是感激不尽,只是妾身等只怕会为颜将军添麻烦。”

  说这话时,她的潜台词其实已是答应。

  颜良洞察她的心意,便豪然一笑:“不过是多添两双碗筷而已,我颜良若连两个女人都养不起,怎还配争雄天下,不如一刀了断干净。”

  颜良的略显张扬的豪情,洋溢着浓烈的自信,却令糜贞不禁有些刮目相看。

  耳听着豪然之词,糜贞心中暗暗称奇:“这颜将军看似一介武夫,却不想竟有英雄气慨,难怪连夫君都不是他的对手……”

  暗生敬意时,糜贞忙是盈盈一礼,感激道:“那妾身二人就多谢将军收留了。”

  甘梅向来没什么主见,如今见糜贞答应,心中虽还有几分顾虑,也忙盈盈一礼,口称感激。

  “两位夫人客气了,今后在就在新野住着,想住多久就住多久。”

  颜良大笑着起身上前,伸手将二少妇扶起。

  他来自于现代,生性不拘泥于礼,此时也没想许多,一伸手就触到了她二人的纤柔臂儿。

  两少妇身子均是微微一颤,脸畔均添几分羞意。

  不过,这一次她们却没有激烈的表现,而是腼腆的顺着颜良的搀扶,含羞起身。

  颜良看她二人脸畔含晕时,方知自己有些太过“大方”,为免她二人尴尬,便是哈哈一笑,摆手道:“从今往后不说那些见外话,来,咱们继续喝酒。”

  糜贞和甘梅尴尬之意稍减,有感于颜良的恩德,便殷勤的陪他吃酒。

  正自酒到酣处,尽兴之时,周仓忽又匆匆入内,附耳向颜良低语了几句。

  颜良的眉头瞬间闪过一丝异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