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零七章 所谓仁主

第一百零七章 所谓仁主

  (感谢九重真龙兄打赏,大战将起,精彩继续,拜求票票)

  颜良在赶制着损益连弩,关中的西凉铁骑在向武关方向集结,而南面的樊城方向,来自于夏口和江陵的刘表精锐,也在一天天增多。

  南阳之地,再次为战争阴霾所笼罩。

  隆中,草堂的池塘边,两个儒雅的年轻人,却在闲情逸志的垂钓。

  “孔明啊,你说那颜良是不是个祸害,自从他来到新野之后,招来了多少敌人,好端端的一片和平景象,全给他破坏了。”

  徐庶嘴里叼着一片竹叶,口中嘀嘀咕咕的抱怨着。

  旁边诸葛亮却淡淡道:“荆襄乃四战之地,即使没有颜良,早晚也会招来战祸,你又何必责罪于他。”

  听得诸葛亮如此客观,徐庶嘴角掠夺起了一丝奇色。

  “孔明啊,你真是太冷静了,颜良可是抢了你的未婚妻,你就算怨恨于他也是人之常情,我这个做朋友的能理解,不会笑话你的。”

  徐庶语气一本正经,但眉色间却有几分拿他开涮的诡异。

  诸葛亮的眉头微微一皱,瞪了他一眼,“我早说过,黄小姐跟我没有半点关系,你总是拿这件事跟玩笑,当真是无趣的紧。”

  诸葛亮表达了不满,但即使是不满之时,他的语气也是那样的平静,平静的几乎不带有一丝感情色彩。

  “哎呀呀,你瞧瞧我这记性,差点忘了这是你的痛处,提不得的,好吧,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提。”徐庶讪讪自嘲道。

  诸葛亮无奈的摇了摇头,嘴角忽然也掠过一丝讽意,“我记得上回时,你还夸颜良是英雄,怎么现在又说他是个祸害,元直,你也太善变了吧。”

  徐庶把竹叶吐了出去,一脸不以为然。

  “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,英雄舞干戚,岂能没有杀戮,换一个角度来看,当然也可以算作祸害。”

  面对徐庶的“狡辩”,诸葛亮有些理屈词穷,只得摇头苦笑。

  垂钓半晌,不见上钩,徐庶有些不耐烦,便将鱼竿弃了。

  “此番听番刘表、袁绍和马腾数路人马围剿颜良,孔明,以你之见,那颜良还能挺过这一关吗?”徐庶问道。

  诸葛亮一双明眸动了一动,目光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。

  他轻摇着羽扇,缓缓道:“颜良以一己之力,屡败强敌,生生在南阳打下一片天地,此人确让我有几分刮目相看,不过此人太过目中无人,我只恐他难以撑过这一关。”

  “目中无人……此话怎讲?”徐庶一脸好奇。

  诸葛亮冷哼一声,嘴角浮现一丝讽意。

  “曹操,刘皇叔,皆乃一时人物,旁人纵与之为敌,却也礼敬三分。这颜良却先抢了刘皇叔的妻妾,又抢了曹操女儿,皆据为己有,此等龉龊之举,俨然不将曹刘二人放在眼里,你说他这不是自大又是什么。”

  言语之间,诸葛亮这不掩饰责备之意。

  徐庶听罢却是哈哈大笑起来,颇是不以为然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诸葛亮面临不悦。

  徐庶收敛了笑容,“我倒觉得这位颜将军是性情中人,喜欢怎样就怎样,也不在乎旁人怎么看。话又说过来,这毕竟是人家的私事,我看孔明你也管得太宽了。”

  诸葛亮却正色道:“从一个人的私德便能看出此人行事准则,这颜良与那曹操一样,惯会夺人妻女,私德如此之差,必然也跟曹操一样,是个残暴之主。”

  “晤。”

  徐庶应了一声,却又反问道:“各方诸侯哪个不是妻妾成群,若照孔明你的判断标准,只怕这世上就没有谁有仁君之相了。”

  听得此言,诸葛亮却露出了笑容。

  “谁说没有,你难道忘了刘皇叔吗?”

  徐庶一愣,方始省悟,不禁摇头笑叹道:“你啊你,拐来拐去,又拐到了刘玄德那里,好吧,我承认刘玄德是仁君还不行么。”

  诸葛亮轻摇羽扇,神色间略有几分得意。

  这时,徐庶却又道:“不过,你仅凭所谓的私德有亏,就不看好颜良能挺过这一关,我却有些不敢苟同。”

  “信不信由你,我们拭目以待便是。”

  诸葛亮微微昂首,神情言语中自有一派与生俱来般的自信

  徐庶这回却也不跟他再争,只遥望新野方向,口中喃喃道:“颜良啊颜良,我倒要看看,这一次你还能不能给我惊喜……”

  ######

  日出东方,晨辉将新野城镀上了一道柔和的金边。

  城门缓缓开打,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,缓缓的开出了城门。

  颜良身披血红披风,身着玄色札甲,斜拖着长刀,坐胯黑色良驹,徐徐的走在队伍的最前方。

  这支五千人的步骑,北出新野,向着宛城方向前行。

  司闻曹的细作已经发回情报,五部西凉铁骑已集结完毕,正向武关方向运动,颜良必须赶在敌人进入南阳盆地前,在宛城一线构建好他的防御阵地。

  为了防备南面刘表的五万大军,颜良不得不分出五千兵马,由满宠率领,驻守朝阳城,作为新野南面的屏障。

  而汝南的张郃所部虽然威胁最少,但颜良依然不敢忽视,命文聘率军三千进驻比阳,作为新野东面的防线。

  两万的兵马分去八千,再加上宛城的五千甘宁所部,颜良手头可调动的兵马已不足七千。

  为了确保新野的安全,颜良还得留下了两千兵马,由许攸和刘辟指挥,坐镇新野,作为后备的兵马。

  眼下颜良以文丑、胡车儿为将,贾诩为随军谋士,自将五千步骑精锐北上。

  这五千步骑中,以文丑所率三千神行骑,以及胡车儿的一千铁浮图,基本以骑兵为主,可以说是颜良最精锐,战斗力最强悍的核心部属。

  纵使如此,四千轻重步骑,与四万西凉铁骑相比,也实在是寒酸的很。

  不过这也没办法,这已经是颜良血本所在,为了御抗西凉军的入侵,他已经倾其所有,孤注一掷。

  一天之后,颜良统率着五千步骑抵达了宛城所在,并在城西南处下寨,与宛城形成了犄角之势。

  中军大帐中,颜良刚刚结束了当天的军事会议,打算叫诸将各自回去休息。

  这时,斥候匆匆而来,将一个惊人的消息报来:

  四万西凉铁骑昨天已过武关,今晨时分攻破郦县,前锋距宛城已不足百里。

  西凉骑兵的来势竟如此之速,这么快就越过武关,直逼宛城腹地!

  在场众人无不惊讶,就连颜良也稍感意外。

  “兄长,西凉人来得好快,看来明日便将进抵宛城,这一仗咱们该怎么打?”文丑的神色也有些凝重。

  颜良却神色从容,只淡淡道:“还能怎打,一个字——拖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