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零九章 反击!反击!

第一百零九章 反击!反击!

  震天的喊杀声中,当先之敌已逼近两百步内。

  颜良长刀一指,厉喝一声:“弩手,放箭!”

  号令下,令旗摇动,聚集在营栅后的三百弩手,迅速将高举已久的弩箭射出。

  三百支利箭破空而起,划过一道道弧线,向着冲杀而至的敌人倾落而去。

  弓弩远比普通兵器制作工艺复杂,颜良军中所有的弓弩手,也不过千余而已,此番大营之中,颜良能够抽离来的弓弩手也仅仅数百。

  区区两百弩兵,其所形成的打击面实在是有限。

  倾落而下的箭弩,不出意料有大半落空,只有为数不多的能射向敌人。

  然而西凉军皆是弓马娴熟的精兵,虽在驭骑冲锋当中,仍能敏锐的躲避袭来之箭,这一轮箭袭过后,仅有不到十余骑中箭而已。

  一轮弩箭过后,西凉铁骑已进入到百步。

  颜良厉声高喝,再令弓手放箭。

  四百支羽箭再度腾空而起,挟着千鸟振翅之音,向着敌人呼啸而去。

  箭如雨下,数十骑当场被射倒在地,却依然挡不住西凉铁骑前进的脚步。

  没有大量的强弓硬弩,果然是挡不住西凉铁骑的冲击。

  颜良眉头暗皱,却不见一丝慌张,高声叫道:“弓弩手自由射击,枪盾手准备迎敌。”

  闷雷般的吼声中,一面面大楯层层叠叠的架起,在营栅之内形成了一道铁壁,其后的枪矛手将近两人多长的大枪从盾牌的缝隙间探出,形成了一道道锋刃之林,如死神的獠牙一般闪着寒光。

  须臾间,第一波的敌骑已杀至近前。

  当先冲至的敌骑,眼看着就要撞向那锋利的鹿角时,却忽然间勒转了马头,贴着外围鹿角侧奔掠过。

  与此同时,这些西凉骑士迅速的开弓放箭,转眼之间,千余支利箭便如雨点般扑打而来。

  西凉军精于骑射,颜良早有耳闻,是以对此早有防备。

  那密密麻麻而来的箭矢,叮叮铛铛的被大盾弹落,只有极少部分穿透盾阵的防御,这轮弓射,轻易的就被挡下。

  紧接而至的后续敌骑,面对着重重鹿角,自不敢再狂冲,只能用大刀疯狂的劈砍,试图撕破外围的防线。

  而先前掠营而过的敌骑,很快又折返回来,来回往复的向大营放箭,以期压制住营中弓弩手的反击。

  西凉军的战术,果然是高明。

  面对着如雨点般不断倾落的箭雨,颜良的弓弩手只能避于大盾掩护之下,抽得空隙,拼命露头来射上一两箭,如此一来,起到的效果更可忽略不计。

  眼看着占据上风,压阵的李堪喜出望外,遂是率后军冲杀上前来助战,催令着麾下将士拼命的砍伐鹿角。

  不多时间,三重鹿角已有两重被破,颜良军却依然被敌人的弓射压到抬不起头来。

  颜良舞刀纵容挡去袭来之箭,但心情却越来越凝重。

  他之所以敢凭五千兵马,就敢抗击数万之敌,仗着的就是营盘坚固,但眼下鹿角已毁,看似坚不可摧的营防工事,很快就要被撕破。

  颜良清楚,只要有一处口子被撕破,其余几万西凉军一涌而入,他的失败将无可挽回。

  大营若败,犄角之势一失,宛城焉能独守。

  形势已恶化到千钧一发的境地,颜良不得不有所决定。

  “兄长,大营我看是守不住了,不如率军退往宛城吧。”纵马奔驰而来的文丑,焦虑的叫道。

  颜良却断然道:“一旦退入宛城,敌人四面围城,我军就将陷下全面被动的局面,大营绝不能弃守。”

  “理是这么个理,可是我军缺乏强弓硬弩,根本无法压制敌人的进攻啊。”

  文丑虽然勇猛无双,但也深知敌强我弱之势。

  颜良举目扫视一眼,但见全军健儿,被压制在大盾之下,苦苦的支撑着,而营外的敌人,则嚣张肆意,如入无人之境。

  目光再望远去看去,马超所统令的西凉主力处,鼓声虽然震天,却并未有发动全面进攻的迹象。

  颜良的脑海里,突然间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。

  反击!

  就是反击,不能再这么被动的死守下去,必须反击!

  心念已动,颜良毫不迟疑,沉眉道:“子勤,你率军守住营盘,为兄率神行骑将出去,杀退这班西凉禽兽。”

  文丑一听,不禁大吃一惊。

  眼下这个时候,守都困难,岂还能反杀出去,岂非是主动的给敌人打开了缺口,若然马超趁势掩杀却当如何。

  文丑张口就要反对,颜良却道:“眼下形势已危,我们已没有别的选择,必要反击不可。”

  文丑愣怔一下,旋即明白了颜良的用意。

  他的这位兄长,这是要绝地反击,拼得最后一线希望守住大营。

  想明白了的文丑,不禁热血燃烧,毅然叫道:“兄长你坐镇大营,我来率军杀出去。”

  文丑这是不想让颜良以身犯险,要替颜良担当这风险。

  颜良心觉欣慰,却摇头道:“将士们的士气已挫,这一次的反击,必须由我来亲自完成,不然如何能振奋士气。”

  颜良在众部下的眼中,便如神将一般的存在,多少次的危机关头,正是颜良的愤然发威,才激励了士气,让他们有反败为胜的信心。

  这等关键时刻,颜良必须亲自出马,用自己的神威为他们鼓起斗志。

  文丑明白了颜良的用意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。

  “子勤你谨守营盘便是,为兄便叫他们见识见识我颜良的厉害。”

  豪然一语,颜良拨马而起,奔驰于营盘之中,召集神行骑的战士列阵。

  蓄势已久的千余骑士,迅速的完成了集结,一双双充血的眼眸中,迸发着猎猎豪情。

  颜良扫视他们一眼,声若洪钟,高声叫道:“神行骑的健儿们,西凉人敢小视咱们,是汉子的就拿紧你们的武器,随本将杀出去,让西凉人知道我们神行骑的威名,杀——”

  雄浑的吼声中,颜良拨马舞刀,向着营门杀去。

  “杀——”

  “杀——”

  千余骑士热血沸腾,怒吼之声冲上云霄,铁骑如飞,轰然杀出。

  营门处的步卒,冒着箭雨,艰难的将大营之门打开。

  颜良一马当先,大刀舞作一团铁幕,弹开袭来的箭矢,长啸着杀了出去。

  此时,营外的西凉军已砍破了第三重鹿角,当先的十几名敌人已冲至营门附近,打算跃马越过壕沟,直撞入敌营中。

  正当这时,西凉人却惊奇的发现,敌营坚闭的大门,竟是忽然间大开。

  一名身着玄甲,手舞长刀的敌将,巍巍如铁塔一般,毫无所惧的迎面反击而来。

  那巍然无惧的气势,一时令西凉士兵们心为所慑。

  颜良策马如风,在无数双惊恐的眼睛中,如黑色的闪电般杀出,寒光流转的大刀,无情的砍向那些措手不及的敌人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