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一十章 我颜良不是好惹的

第一百一十章 我颜良不是好惹的

  (感谢三头神圣兄,Baobao、贾明谦、牧榕、飞翔云、abccd、萌才、大秦、辉哥阅、幻花成空众兄打赏。话说,明天就要上首页强推了,终于熬到了这一天,多亏众兄台鼎力支持,都尉感激不尽)

  马蹄翻飞,颜良如风一般从两名敌骑中间穿过。

  刀锋似电般左右一闪,只听得“噗噗”两声脆响,两颗血淋淋的人头飞上半空。

  那两具无头的躯体,断颈处涌喷着鲜血,从马上摇晃坠落。

  接着一千神行骑如脱闸的洪水倾泄而出,无数双马蹄践踏着尸体而过,这般凶凶的虎狼之士,踏着血路,追随着颜良杀出营去。

  营门一线聚集的五千西凉军,万没想到他们的敌人,竟然会在这种不利的局面下,不按常理的反杀出来。

  这些正自砍伐鹿角的西凉军,可以说全无阵形可言,而掠营骑射的弓手,唯恐伤到自己人,又不敢放箭截杀。

  就这般,颜良和他的神行骑勇士,在毫无阻拦的情况下,势如破竹一般撞入敌群。

  大刀所过,鲜血与断腰在狂飞,惨嚎之声如浪而起。

  若论战斗力,正面作战,颜良的神行骑虽然精锐,却也未必是西凉骑兵的对手,更何况敌人的数量五倍于己。

  但眼下西凉军全无阵形可言,更无防备,被颜良这般突然一冲杀,顷刻间就被轻易的冲斩为数段。

  五千原本还斗志张狂的西凉军,转眼便陷入了四分五裂,各自为战的境地。

  而颜良和他的骑士们,却士气高涨,用敌人的鲜血来洗却胸中憋蓄已久的怒火。

  片刻间,营门一线已是血流成河,五千西凉军被杀得鬼哭狼嚎。

  几百步外,列阵的数万西凉军主力,看着友军急转之下的形势,不禁也是心中震动。

  中军处,马超星目远望着战局,脸上不禁也掠过几分惊讶,口中喃喃道:“这个颜良竟还有胆量杀出来,有趣……”

  旁边马岱道:“大兄,我看那颜良不过一千多骑,此时营门已开,咱们何不趁势挥冲上去,一举荡平敌营。”

  马超却冷笑一声,微微摆手,示意马岱靠近。

  马岱心怀狐疑,拨马移近了他那堂兄。

  “子岳,你莫非忘了我们此番出征的初衷了吗?”马超压低了声音。

  马岱神色一震,猛然间省悟,嘴角掠过一丝暗笑,遂不再言语。

  马超便怀抱银枪,昂首笑道:“李将军乃我西凉勇将,岂会败给颜良那厮,咱们就在此坐看李将军成此大功便是。”

  马超不发话,其余想要救援的杨秋等诸将也只好按兵不动。

  数万西凉兵马,便坐看着李堪所部被颜良军左冲右突,杀得七零八落。

  大营之外的李堪,眼看着颜良军威不可挡,己军被杀到溃不成军,自然是心急如焚。

  他原以为马超会趁机挥兵掩杀,解了他的困境,厮杀半晌,却不想本阵中竟不见半点出援的迹象。

  “好你个马超小儿,竟然见死不救,给我撤,马上撤归本阵。”

  李堪心中恼火,不敢再恋战,当即呼喝着下令撤退。

  拥挤在营外一线的西凉军,狼狈不堪的开始溃散。

  此时的颜良,已是一身浴血,杀得痛快淋漓。

  当他发现敌人有败溃的迹象时,鹰目向前一扫,一眼便看到了敌方大旗下,挥刀喝骂的敌将。

  西凉诸侯之名,颜良已早有所知,看到那面“李”字大旗时,他就知道那员敌将即是李堪。

  “西凉的禽兽们,敢仗势欺人,犯我疆界,我颜良就让你们见识下我的手段。”

  心中愤意滚滚而生,浴血的颜良,坐腿一夹马腹,望着李堪便杀出。

  沿途所过,长刀左扫又劈,如入无人之境一般,将那些阻挡他的西凉小卒斩成碎片。

  正自惶惶的李堪,蓦然瞧见一员敌将,威不可挡的杀向自己,不禁是脸色大变。

  “快,快挡下那敌将。”

  李堪惊喝着左右上前阻挡,自己却拨马先逃。

  颜良长疾行如电,马踏着血路,如劈波斩浪一般撕裂一切阻挡之敌,须臾间追至李堪身后。

  那李堪万不想敌人武艺如此之强,还不及加快马速时,已是冲破层层阻挡杀至近前。

  惊恐之下,李堪急是回刀相挡。

  此时的颜良,一声惊雷般的暴喝,手中长刀挟着狂澜怒涛之力,向着李堪如电扫去。

  哐~~

  随着一声激鸣之声,长刀坠地,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飞上半空。

  一合,斩敌于马下。

  区区一个李堪,不过是三四流的武艺,又如何能抵挡颜良那倾力一击。

  人头落地,无头的尸体栽倒于马下,颜良勒马于尸体侧,沾血的长刀横于身前,铁塔之躯巍巍而立,猎猎的杀气张扬的迸射着。

  那些本就惶然的西凉军,眼见主将被一合斩杀,无不被颜良武艺之超绝所震恐。

  惊惧之下,残存的军心顷刻间土崩瓦解,数千西凉骑兵如受惊的羊羔一般,丢盔弃甲,四处鼠窜。

  营内营外,颜家军的将士们,眼见颜良斩将杀敌,无不为颜良的神威所折服,受此鼓舞,振奋的喊杀声更是如潮而起。

  数万西凉军,亲眼目睹了颜良一合斩杀李堪的过程,皆是全军肃然,无不为颜良的绝世武艺所惊怖。

  就连素来自傲的马超,此时眼中也悄然闪过一丝异色。

  “就李堪那厮的武艺,我一招杀之也不在话下,不过这颜良竟然也能做到,此人的武艺倒是让我有点意外……”

  马超暗忖之际,旁边马岱却惊道:“大兄,没想到李堪竟然被斩,现下该当如何?”

  沉思片刻,马超道:“今日暂且收兵回营,明日再战。子岳,别忘了把李堪的残部收编入我军中,这些人可都是西凉的勇士,不能浪费了。”

  马岱明白了马超的意思,当即称诺。

  “今日若不是为了趁机除掉李堪,怎容你在我马超面前显威风,颜良,这笔账改日再跟你算。”

  马超远望着前方,冷笑一声后,遂下令全军撤退归营。

  大营前的颜良,眼看着数万西凉军徐徐北撤,心头悄然也松了口气。

  而身后的众将士,眼见敌人撤归,皆以为是被颜良的神勇气吓退,无不欢欣鼓舞,对颜良的敬服之心更增一层。

  颜良却也不挥军追击,只率军归营,命加紧修复被毁坏的鹿角,重新构建营盘防御工事。

  颜良在众将士敬畏的注视下,昂首入营,回归中军大帐。

  “兄长,没想到马超竟被你的神威吓退,这一战兄长当真是大扬威名。”

  一入帐,文丑便惊喜不已的叫道。

  颜良将头盔往案上一掉,却是淡淡道:“马超乃狂傲之徒,他可不是被我吓退的。”

  文丑一怔,面露不解,“马超有兵数万,完全可以趁机杀来,若不是为兄长神威所慑,又怎会撤退?”

  颜良也没回答,只顾低头吞了一口水。

  旁边贾诩却捋须笑道:“马超让李堪独自攻营,分明是想借机铲除异己,咱们颜将军是料定马超的心思,所以才敢率军出营反击。”

  颜良笑而不语,当是默认了贾诩的推测。

  文丑等诸将这才恍然大悟,纷纷赞叹颜良料事如神。

  颜良心中略有得意,却也并未被胜利冲昏头脑,却意味深长道:“今日虽胜一役,却绝不可掉以轻视,那马超非是善类,真正的恶战还在后头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