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一十二章 胆 略

第一百一十二章 胆 略

  下午两点将上首页强推,这也是《暴君》最重要的一个推荐,求票、求收藏,求会点,求一切,都尉需要诸位兄弟们的支持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颜良的骑兵,不是尽在宛城吗,怎么会在此出现?

  莫非,颜良竟然敢冒着极大的风险,从宛城突然抽兵南下不成!

  蔡和头脑一片混乱,震惊之下的他已顾不得多想,急是大声喝令全军结阵迎战。

  颜良几番杀得荆州军大败,他的威名早已令荆州士卒闻之胆寒,而今正处在行军状态下的这一万荆州军,面对着突然从背后杀至的颜军骑兵,瞬时间便是军心大震。

  仓促之下,他们只能在蔡和的喝斥下,纷乱不堪的结列阵形。

  只是,为时已晚。

  那一支汹汹的骑兵,如风一般的速度,顷刻间便已逼近。

  当先胯骑黄驹,手提长枪的虎熊之士,正是河北上将文丑。

  看着混乱的荆州军,文丑嘴角掠起一丝冷笑,心中暗忖:“荆州军果然大意轻敌,全然没有想到我会率轻骑突袭,兄长他当真是料事如神。”

  新野有失,颜良不可不救,宛城敌势强大,颜良这三军之主又抽不开身。

  几经权衡之下,颜良断定马超在没有大量消耗几部西凉诸侯的兵马前,不会轻易倾全力对他的大营发动全面进攻。

  于是,颜良便决定冒险抽出两千神行骑,由文丑率领,昼夜兼程由宛城南下,抄小道绕往新野之南,打荆州军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面对着混乱的荆州军,文丑心中猎猎杀气在翻滚。

  自归顺颜良以来,他还未立寸功,今日难得颜良委以重任,文丑早已热血沸腾,要用一场畅快淋漓的大胜,来报答颜良对他的信任与器重。

  “杀!”

  没有太多的言语,只一声暴雷般的怒吼。

  “杀——”

  “杀——”

  身后的神行骑将军,齐声用如潮的啸声回应。

  杀声如涛,铁蹄滚滚,两千神行骑以楔形之阵,如同一柄巨大的长矛,挟不可挡的刺入了荆州军阵。

  巨响声中,断肢与鲜血飞溅,惨嚎与怒啸并起。

  文丑纵马狂奔,手中的长枪如虹,重重的枪影四射而出,所过之处,如斩蝼蚁一般将惶恐的荆州军卒刺落。

  野战之中,步军面对着骑兵,若不能及时结阵,纵使百万雄狮,亦有可能被区区百骑冲垮。

  何况如今荆州军不过万余,而文丑所率的神行骑却达两千。

  这般加速一冲,结阵不及的荆州军顷刻间便陷入了混乱之中,面对着颜军碾压般的冲击,万余荆州军便如溃巢的蝼蚁一般,四散溃败。

  中军处的蔡和惶恐难安,连声喝斥,甚至不惜亲手斩杀几名败卒,却也阻止不了本军的崩溃之势。

  乱军之中,却见一员虎将,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狂杀,踏着血路向自己杀来。

  蔡和知道那敌将便是文丑,惊怖之下,拨马便逃。

  文丑正要斩将立功,哪里容他走脱,冲破一切的阻拦,催动胯下良驹,如风一般追上。

  蔡和马不及文丑,骑术更是远逊,回头连瞥几次,眼见文丑穷追不舍,越逼越近,不禁吓得是背生冷汗。

  拼命的狂奔之时,猛然瞧见前方魏延正在厮杀,蔡和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,大叫道:“魏延何在,还不速来保护本将。”

  不远处,魏延正自挥刀血战。

  浴血的他听到蔡和被敌将追杀,心中恨其不听顾告,辱没自己,本是不欲相救。

  但四下皆是荆州军,若是自己不施以援手的话,必会授人以柄。

  无奈之下,魏延只得恨恨一咬牙,拍马迎了上去。

  从蔡和身边错马而过时,魏延长刀如电,向着迎面而至的文丑扇扫而出。

  文丑虎目怒睁,一声暴喝,手中长枪挟着巨力,螺旋刺出。

  刀枪未交,魏延已感受到了那股雄深之极的力道,方知这敌将非是泛泛之辈。

  “难道他是文丑不成?”

  惊疑之际,枪锋已至,魏延不及细想,只能运尽生平之力相挡。

  锵~~

  金属交鸣,火星四溅。

  魏延只觉一股大力灌入身体,五脏六腑如被沾水的鞭子狠狠抽打一般,一时激荡剧震。

  “此人力量之猛,虽稍逊于颜良,却也强悍之极,必是文丑无疑!”

  魏延心知不是颜良对手,如今撞见只比颜良稍逊一筹的文丑,自然是不敢小觑。

  错马而过时,魏延急是回马横刀,只恐文丑第二招杀来。

  却不料,文丑的目标压根就不是他,一招交手后,径奔蔡和而去。

  魏延心头一惊,急是拨马追去,只是方追出几步远后,他心中忽生一念,却不自觉的悄悄放慢了马速,眼看着文丑越来越远。

  越过魏延的文丑,则如电光一般直扑蔡和。

  那蔡和虽看不起魏延的出身,但也知这小将有几分本事,本以为能为拖住文丑,却不料只转眼之间,文丑便又迫近。

  须臾,两马已距半个马身。

  大惊之下的蔡和,急是回枪相挡,试图做拼死一搏。

  就在蔡和的枪锋尚未递出时,但见眼前光影一动,文丑手中那柄长枪便形如鬼魅一般,瞬间袭至跟前。

  噗~~

  一声闷响,枪锋生生的将蔡和胸口洞穿。

  接着文丑将枪狠狠一手,带出了一水的肉沫,那蔡和晃了一晃,便是捂着胸口倒了下去。

  一击毙敌,文丑横枪而立,巍然之势震慑群敌。

  惶恐的荆州败军,仅存的一点抵抗之心,此时也烟销云散,万余败军,有如鼠窜而溃。

  溃军中的魏延,眼看着蔡和被一枪毙命,嘴角悄然掠过一丝暗喜,仿佛一口恶气终于得舒。

  “这么关键的时刻,颜良竟然敢抽兵南下,他的胆量,当真是非常人可比。”

  魏延的心头,不禁暗暗赞叹。

  大势已去,魏延也不敢与文丑交锋,当即拨马随着败军往南而去。

  夕阳下,尸横遍野,血流而河。

  得胜的神行骑勇士,在吹呼高叫,向着败溃的敌人张扬着威慑。

  那一面残破的“蔡”字大旗,则斜插在地上,旗帜为鲜血尽染。

  文丑拨马上前,一脚将那残存之旗踢倒在地,踏着那“蔡”字傲然而过。

  ######

  宛城,大营。

  中军帐中,诸将环伺,众人的脸上都带着些许不安。

  文丑率两千神行骑趁夜而去,如今大营中所剩下的兵马不足三千。

  倘若马超在这个时候起大军来攻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  而且,文丑此去,能否解新野之危,同样是一个未知数。

  纵然智谋如贾诩,那张老脸上此刻也无法保持百分之百的沉稳。

  唯有颜良,却是气定神闲,一边品着香茗,一边观着兵书,全身上下看不见一点担心的样子。

  “如此险境,颜将军还能保持如此气定神闲,他的这份沉着,只怕曹公也略有不及啊……”

  捋须静坐的贾诩,心中在暗暗称奇。

  其余诸将却没那么沉稳,帐中的气氛渐渐焦躁起来,不少人都在搔头捶拳,内心中的不安全部都表露在外。

  一片焦虑的气氛中,亲军来报,言是文丑所派的斥候已到。

  众人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,颜良却只点了点头,示意让候斥进来。

  大帐中,所有人顿时都安静了下来,皆心怀忐忑的等待着结果。

  不多时,那一脸兴奋的斥候入内,伏地道:“文将军新野大败荆州军,阵斩敌将蔡和,特命小的前来禀报将军。”

  此言一出,大帐中沉静了片刻,接着便陷入了一片欢腾之中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