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一十五章 西凉女将

第一百一十五章 西凉女将

  (求票,暴君需要大家的支持)

  风驰电掣而来的西凉女将,如一团赤色的火焰撞入运粮队。

  女将手中银枪飞舞,锋刃舞出漫天梨花般的光雨,四面激射而出,锋芒过处,运粮队的士卒无不被点倒在地。

  鲜血飞溅中,西凉铁骑斜刺里撞入车队,顷刻间便将车队拦腰斩成两截。

  西凉骑兵来得飞快,八百多号护粮步卒根本来不及布阵迎敌,而今又被冲成两截,首尾不得相顾,转眼间便陷入了混乱之中。

  汹汹的喊杀声中,西凉人的大刀无情的挥下,将这些惊恐的士卒砍倒在地。

  那西凉女将更是勇不可挡,一团流火左冲右突,将敢于顽抗的敌人毫不留情的刺杀。

  只片刻间,八百护粮队便死伤数百,余众的斗志土崩瓦解,纷纷四散溃逃。

  那女将并未对败军穷追,勒马而立,环视一眼满载粮食木车,眼眸中迸射着高傲与得意。

  “一班无能的穷寇而已,不必再追了,把粮食带回大营去。”西凉女将清喝一声。

  那些得胜的西凉骑士,眼见着一袋袋饱满的粮食,眼眸中立时泛起了贪婪之光。

  很快,便有一些羌籍的士卒按捺不住诱惑,开始争抢起粮车,试图据为己有。

  西凉军中的羌人不同于汉兵,这些外族人之所以加入马超的军队,为的就是能烧杀抢掳,获得好处,如今白花花的粮食在眼前,他们自控制不住胡性,也不顾那女将的号令,公然就抢了起来。

  而那些汉籍的西凉军,原就为粮食所诱,只是不敢动手而已,眼下一见羌人开抢,立时也按捺不住,一哄而上也跟着抢了起来。

  千余汹汹的西凉军,原本还同仇敌忾,并肩杀敌,这时为了一袋粮食,便跟同伴撕破脸皮,甚至是刀枪相向。

  “抢什么抢,回营之后自会分给你们,都给姑奶奶我停手!”

  那西凉女将恼火的喝斥着,但麾下这些羌汉混杂的部下,似乎已为利益诱红了眼,哪里还听得进她的喝令。

  小道之上,一百多辆骡车,千匹战马,还有千号军卒,拥堵不堪的挤在了一起,场面很快就乱成了一锅粥。

  山坡林中的颜良,亲眼目睹了这整个过程,嘴角不禁浮起一丝讽刺的冷笑。

  “怪不得如此骁勇的军队,历史上会败给曹操,军纪散漫的军队,就算再强,终究也只是乌合之众。”

  讽意在眼眸闪烁,昂扬的斗志在脸上涌动。

  旁边的胡车儿,更是惊叹道:“将军,你当真是跟神仙一样,西凉军真的来截粮了。”

  胡车儿没什么文化,不懂得如何恭维人,但那一句粗俗的比喻,却也毫不掩饰他内心对颜良的敬叹。

  颜良只微微一笑,神色却忽然变得肃然起来,大喝道:“胡车儿何在。”

  胡车儿忙拱手道:“末将在。”

  “本将命你率铁浮屠出击,只许进,不许退!”颜良刀锋一指坡下,周身杀气凛烈。

  胡车儿的血热陡然间沸腾,斗睁的双目充满血丝,兴奋之下,竟是奋然将自己的衣甲撕了,赤出了一股钢筋般的肌肉。

  “弟兄们,是报答颜良将军的时候了,是男人的跟老子冲啊!”

  振臂一呼,胡车儿跃马舞刀,如一只发狂的野兽般向山坡下的西凉军冲去。

  身后的身披黑甲的五百铁浮屠,更似汹汹的泥石流般,汹涌的漫卷而下。

  那些正自抢粮的西凉军,哪里会料到,就在他们咫尺之外的山林中,竟然会藏伏着一支敌人的奇兵。

  当他们惊觉之时,为时已晚。

  五百重骑兵,挟着天崩地裂的隆隆巨响,践起漫天烟尘,势如破竹般撞入敌群。

  胡车儿当先杀到,大刀如怒涛般拍出,千斤的怪力施展开来,竟是将一名七尺敌汉挑上半空。

  紧接着,伴随着一声暴喝,刀锋刷刷连扫数下。

  寒光之中,那名被挑上半空的敌人,竟生生被砍成肉块,血淋淋的四面八方洒落。

  如此残忍的杀敌之法,当真是前所未有,将那些惊恐的西凉军,吓到目瞪口呆。

  纵然是山坡上的颜良,看到胡车儿如此狠辣手段时,口中也暗吸一口凉气,暗想这蛮子果然是西凉人出身,深得残暴的精髓。

  在胡车儿的开路带领下,五百铁浮屠无可阻挡,甚至不需动刀动枪,光是依靠着甲马坚不可摧的冲击力,就如碾蝼蚁一般,将拥挤混乱的西凉军碾杀。

  惨嚎声,哀叫声响成一片,血腥的场面再度上演。

  方才横行霸道的西凉军,只在胜利中沉浸了一刻,这时便遭到了报应。

  胡车儿和他的铁浮屠,用更残忍的屠杀,为死去的同袍报仇血恨。

  陷入崩溃境地的西凉军,哪里还顾得上再什么粮食,赶紧上马狂奔。

  胡车儿一路碾压,直从车队的后方,碾压至前方。

  这时,那西凉女将方才知自己中了颜军的埋伏。

  看着汹涌而至的敌人,看着慌溃的己军,那一张清艳的脸上,恼羞成怒之意勃然而发。

  她并未败退,反而是率领着百余阵脚未乱的亲军精锐,逆着败溃的人潮迎战上去。

  正杀得痛快的胡车儿,陡然间瞧见一员红披风女将,竟是不知死活的向自己杀来,不觉大起兴趣。

  “女人家也敢上阵,西凉军的男人都死光了吗!”

  胡车儿轻蔑之意大盛,舞着大刀呼啸而上,欲要一刀斩了那年轻的女娃娃。

  一黑一红两道流光,转眼之间相撞。

  胡车儿大刀如车轮般,挟着千斤之力扫向那女将,原以为可一刀毙敌。

  而令胡车儿震惊的是,两骑相交的瞬间,那女将身形如鬼魅般一动,竟是轻巧的躲过了自己致命之击。

  错马时,一柄银枪从肋下如电光般反射而出,胡车儿躲闪不及,肩膀上“噗”的便被刺中。

  只一合,无人可挡的胡车儿,竟是被那女将轻而易举的刺伤。

  震惊之下的胡车儿,还不及恼怒时,那女将脸上已闪过一丝冷傲,拨马纵枪再杀而来。

  山坡上,目睹了胡车儿被那女将刺杀的场面,颜良心中不禁微微一惊。

  他一眼便看出,这女将的武艺不弱,胡车儿不是她的对手,再战下去非送命不可。

  “西凉军中竟有这等女子,有趣,看来是该我出手的时候了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