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再临大敌

第一百一十九章 再临大敌

  正午。

  风起了,天地一片苍茫。

  狂风卷起无数的枯叶与尘沙,漫天的尘地把太阳的光芒都掩盖了起来。

  大营之中,四千多颜家军的步骑列阵已待,鸦雀无声,所有的战士都安静的仿佛没有生命的兵马俑一般。

  大黑驹上的颜良,极目北望,但见原野的尽头,滚滚尘雾中,一条细细的黑线在徐徐蠕动。

  那是西凉骑兵的身影,正如颜良所预料的那样,事隔不久,马超将再一次对他的大营发起猛攻。

  风打在斜拖的刀柄上,发出沙沙的脆响,颜良浓黑的剑眉凝成一线,再一次束紧护身的札甲。

  他的手背上,条条青筋如树藤般突起,手中一柄饮血无数的钢刀,握得更紧。

  天边的那条漆黑的线条变得更加粗重,悠远绵长的号角从远方传来,依然如前番那般,弥漫着浓烈的杀气。

  只是,这一次,身后将士们却再没有畏惧。

  两番的胜仗,已经打破了西凉军的神话,这些颜家军的战士们已经知道,西凉人也是血肉之躯,并非不可战胜的存在。

  他们的心中有一个信念,只要跟随颜将军,任何强大的敌人,他们都将无所畏惧。

  大地在震动,耳膜在隆隆作响,黄天反衬着枯野,耳边烈风呼啸,刮面如刀。

  北面的尽头,黑线愈加粗重。

  在滚滚雷声和大地颤抖的衬托下,敌人的影像终于撞入了眼帘。

  无数的骑兵,乌云铺卷。

  无数的旗帜,遮天蔽日。

  无数的枪锋,森森如林。

  三万西凉铁骑,八倍的敌人,如蓄势待发的洪流一般,绵延数里,填满了前方的视野。

  即使是心坚如铁,但全营将士们,看得这般气势浩荡的敌人,一瞬间,他们竟也有种时间凝固,空气如同窒息的错觉。

  面对着来势汹汹的西凉军,颜良却面沉如水,高声喝道:“全军,准备迎敌。”

  颜良的神情与喝声中,溢洋着强烈的自信,周遭的将士为之感染,略有骚动的心绪,很快便又平静下来。

  一张张年轻的脸孔,坚毅如铁,无所畏惧的面对着渐渐逼近的强敌。

  西凉军中,那一面“马”字大旗,傲然的迎风飘扬。

  大旗下,横枪而立的白甲马超,目光残冷的凝视着眼前列阵已待的敌营。

  马超的眼神中,充满了傲慢,仿佛眼前敌人不堪一击,碾杀只是举手投足之间的事。

  大枪一抬,号令传下,三万西凉大军缓缓的停下了前进的步伐。

  马超昂首道:“杨将军,我命你率本部本面,从正面向敌营发起冲击,务必要攻破敌营。”

  一听这话,杨秋立刻想起了前番李堪的那一幕。

  “哼,以为老子会那么蠢,步李堪那厮的后尘么……”

  杨秋心里明亮的紧,当然便抱怨道:“孟起将军,上次强攻的失利,我想你不会忘了吧,以李将军那般实力,都死在颜良的刀下,你让杨某独自去攻营,这不是叫我去送死嘛。”

  马超眉头一凝,脸上顿露愠色。

  正待发作时,身旁的马云禄却毅然道:“大哥,小妹愿率军相助杨将军,定要斩下颜良那厮的人头,以泄心头之恨。”

  马云禄慨然请战,清艳的脸上涌动着恨意,显然仍对颜良前番的“相辱”怀恨在心。

  “这个小妹,胡乱请什么战。”

  马超心中暗暗抱怨,他此战虽然是以报仇为名,但削弱杨秋等人的实力依然是首要目标。

  眼下马云禄这么一请战,却叫马超有点不知该答不答应。

  那杨秋却忙道:“有马小姐相助,这一战杨某才有信心,孟起将军,你就下令吧。”

  杨秋这是要把马云禄也拉下水,如此一来,一旦进攻陷入被动,就不怕马超敢不出手相助。

  杨秋把话堵到这里,马超便没了办法,自己如若不答应的话,等于是公开的表明了自己保全实力,铲除异己的私心。

  暗暗瞪了马云禄一眼后,马超只得铁青着脸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拨你三千兵马,同杨将军一起协力攻破敌营。”

  “诺!”

  马云禄也没觉察到兄长的不满情绪,当即兴奋的得令而去。

  那杨秋见马超已命妹子助战,他也不好再托辞,只好也率本部兵马而去。

  片刻间,军阵变化,旗帜摇动,八千西凉军列阵已毕。

  马超银枪一招,十几面牛皮大鼓隆隆而击,进攻的号角骤起。

  八千西凉军隆然而动,如决堤的洪流,向着颜军大营荡去。

  大营之内,颜良巍然而立,面对着滚滚而至的敌流,面无一丝惧意。

  相反,他的嘴角边,还不经意间掠过一丝诡秘。

  铁蹄滚滚,急速的逼近。

  这时的颜良,却闲然而立,竟是没有下令弓弩手准备阻击。

  旁边的文丑忍不住道:“兄长,敌骑马上就要进弓弩射程,兄长怎还不下令准备射杀。”

  “唔,多亏兄弟你提醒,我倒差点忘了。”

  颜良假意恍悟,高声道:“抛车手,还不快准备。”

  号令传下,列阵已久的十余辆抛车,齐齐的拉起绳索,蓄势作发。

  颜良这般号令,令包括文丑在内的左右诸将,无不感到惊奇。

  投石机这种工器,威力虽然大,但准头却极差,射速也很慢,用于攻城尚可,用于野战对付骑兵根本发挥不出什么作用。

  何况,就算强要用于野战,也必须大规模的准备,单只十余架抛车,简直就是形同虚设。

  “兄长,这……”

  文丑满脸的不解,但见颜良一副众容的样子,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  诸将皆是满脸惊疑,皆想颜将军向来用兵深有章法,怎的眼下这关键时候,却使出如此昏招。

  只迟疑的片刻间,营外敌骑已呼啸着进入了射程。

  此时在改换战术,却已不及。

  颜良无视左右异样的眼光,却是挥手大声喝道:“敌骑已至,抛车发射。”

  不容置疑的威喝声,打断了诸将的疑惑,他们虽心有不解,却也只能服从颜良这看似有点“无厘头”的命令。

  号令传下,顷刻间,十余台抛台尽皆发射。

  呼啸声中,无数黑色之物飞射而出。

  令众将士惊奇的是,发射出去的并非是他们想象中的石弹,而是一枚枚如荆棘一般的小东西,密密麻麻的从天空中落下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