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二十章 绊马钉

第一百二十章 绊马钉

  那青色的小东西,名叫作绊马钉。

  那天晚上,周仓急急忙忙的从新野赶来,并没有带来颜良期盼已久的连弩,而是奉黄月英之命,将她新近发明的绊马钉送来。

  这种四棱的青铜器,其精妙之处就在于,随你怎么扔到地上,总有一面钉子会朝上。

  如此精妙之物,正是用来克制骑兵的利器。

  身在新野的黄月英,接到了前线颜良不断的催促,却苦于难以在短时间内将连弩赶制完毕。

  而为了帮助颜良对付西凉骑兵,黄月英几日不眠不休,灵感突发之下,便想出了这么个精巧玩意。

  这绊马钉虽然精妙,但制造起来却并不难,黄月英便分出一部分铁匠,星夜赶制,一口气铸造了上万个绊马钉,并叫周仓连夜送抵前线。

  那天晚上,当颜良看到周仓口袋里的绊马钉时,他立时就想到了克敌之策。

  于是,他便命周仓带人赶制了这十余台抛台,为的就是临阵之际,突然的将这绊马钉发射出去。

  看着漫天而落的荆棘,文丑等众将士惊得是目瞪口呆。

  因是他们尚未见过看清楚这绊马钉的样子,并不知其利害之处,故是众人皆惊得莫名其妙,心道颜良将军这是怎么了,难不成想用那小东西砸死敌人不成?

  西凉军中,马超却是一脸嘲讽之色。

  “看来这姓颜良终究是徒有虚名,临阵之际,竟然想用抛车对付我西凉铁骑,我看他是被我们吓糊涂了,哈哈~~”

  马超毫不掩饰内心的讽刺,左右等将领,皆也跟着大肆嘲笑。

  天空中,绊马钉依然是如雨而下。

  西凉军的冲锋依旧迅速,这些西凉骑兵们原还打算闪避敌人射来的石弹,却没想到当空而下的只是一些破铜烂铁,这让他们顿时便无了戒心,只管策马而奔,向着颜军外围大营冲杀而去。

  大营内,面对着众将士惊奇不解,颜良却波澜不惊,只环抱大刀,闲然而立,一副坐看云起的从容。

  “兄长,赶——”

  旁边的文丑,见形势有危,欲待进言时,营外骤起的变化,却话到嘴边却生生的吞了回去。

  鹿角之前,百步之外。

  汹汹而至的西凉骑兵,却像是被无形的箭射中一般,马嘶人嚎,纷纷栽倒在冲锋的路上。

  一骑,十骑,百骑!

  栽倒的敌骑数量迅速的增加,营外一线,诺大的原野上,一片人仰马翻,尘雾飞扬的惨烈场景。

  见得这般不可思议的场面,纵使见惯了大场面的文丑,这时也惊得目瞪口呆。

  不仅仅是他,除了那些抛车手外,所有的颜家军将士,无不是震惊愕然。

  “怎么……怎么会这样?西凉蛮子难道是……难道是中了邪吗?”

  文丑惊得有些语无伦次,眼眸中迸射着前所未有的困惑。

  “接着。”颜良手一挥,将一枚随身把玩的绊马钉丢给了文丑。

  文丑接过手中,茫然的端详半晌,“这个是……”

  突然间,文丑的刀疤脸上,掠起无比的惊喜,猛然间抬起头,却见颜良正向他微微而笑。

  以文丑的见识,自然转眼间想明白了这绊马钉之用,直到这时,他才明白了颜良的真正用意。

  原来,他的这位兄长根本就不糊涂,先前所有看似不合常理的用兵,竟然全是在为这小小的四棱钉作铺垫。

  “兄长,没想到你竟有如此精奇之物,亏得愚弟方才在担心,原来兄长早有克制的奇策。”

  文丑惊喜之下,对颜良的敬佩脱口而出。

  颜良却昂首望向前方,冷笑道:“回头再跟你说这绊马钉的事,眼下咱们就尽兴的看西骑禽兽,给咱们表演什么叫作狗吃屎吧。”

  只这说话的片刻间,营外的西凉军已陷入了全面的混乱之中。

  当先的千余敌骑被绊马钉放倒,跟随后面的不知虚实,惊惧之下急是收敛马速,却因冲势太快,收止不及,径直撞上了倒地的人马身上。

  如此前后倾轧,连锁效应之下,八千汹汹而至的西凉骑兵,不多时便乱成了一锅粥。

  见得这般滑稽的场面,营中的颜家军将士,无不放声大笑,嘲讽着敌人的狼狈。

  “光看表演不打赏怎么行,来啊,来本将放箭。”颜良笑着发号施令。

  几百名弓弩手得令,遂是从容的开弦放箭,一支支的利矢腾空而起,向着挤成一团的敌人呼啸而去。

  丧失了速度优势的西凉军,这时便成了活靶子,任由颜军随意的射杀。

  成百上千的西凉人,有的从马上摔死,有的被绊马钉扎穿了脑袋,有的则被箭矢射透胸膛,但更多的人,却为自己同伴的马蹄践踏至死。

  诺大的旷野上,血流成河,哀嚎之声震天。

  掠阵的两万多西凉军,见得如此不可思议的场面,所有人都惊得倒抽凉气。

  中阵中的马超,更是嗔目结舌,全无从容可言,英武的脸上皆是惊疑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,颜良这厮到底使了什么手段?”马超咬牙切齿,惊怒填胸。

  马超愤怒惊惑时,颜良却在一脸闲然的看戏。

  目之所极,八千西凉军已全面瓦解,狗吃屎人踏人的戏差不多也该收场。

  颜良剑眉陡然一凝,厉喝一声:“周仓何在?”

  “末将在!”

  颜良大刀向前一指,令道:“本将命你五百校刀手出营,给本将痛宰这班西凉禽兽。”

  “诺!”

  蓄势已久的周仓,早已杀气填胸,而今得令,便是抖擞精神,率领着五百虎卫营的校刀杀步行杀出营门。

  此时的营外原野,已是遍地的绊马钉,战马根本无法腾挪,颜良正是早料到如此,才会命周仓率刀手步战。

  这些虎卫营的精锐之士,挥舞着大刀,步伐轻巧的躲过遍地的绊马钉,挟着一腔的怒气向着混乱的西凉人冲去。

  彼此倾轧的西凉人,人数虽多,却早为这突变吓得丧失了斗志,哪里还有迎战之心。

  周仓虎步而行,手拖着大刀当先撞入乱军之中,暴喝声中,大刀呼啸而出。

  鲜血飞溅中,一名正抱着脚拔钉的西凉军士,一刀竟被从中斩为两截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