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屠夫马超

第一百二十二章 屠夫马超

  (今日又是三更,都尉拜求票票)

  乱军中,刀枪相击,火星飞溅。

  纵步扑至的马云禄,运起生平之力,银枪如电光般扑出。

  这势大力沉的一击,却为周仓轻易的接下,那强烈的反弹之力,竟是将马云禄撞得生生后退几步,一只脚险些就踩中一枚绊马钉。

  勉力撑住的马云禄,心中不禁大惊,暗想颜良手下竟有这等武艺不凡之士。

  不及震惊时,一击逼退对手三分的周仓,抡舞着大刀再度袭上。

  马云禄顾不得多想,只得擎枪奋力的接挡。

  马家枪法威霸之余,本是不乏精巧,但若想完全发挥出威力却,却还要仰仗纯熟的骑术。

  而今马云禄没有了战马的优势,移步之时又需处处提防遍地的绊马钉,整个枪法使将出来自是大打折扣。

  周仓则全然不同,擅长山地步战的他,这遍地绊马钉的地形,正与那山间尖石密布的地形反有几分相似,步履灵活的他,腾挪起来简直如履平地一番。

  十余招走过,马云禄已是完全落了下风,一柄银枪只能勉力的招架,完全没有先前怒气冲冲的杀势。

  处于劣势的马云禄,这时已是气喘吁吁,香汗淋漓。

  眼前敌人的刀锋攻势一式猛过一式,腿上钻心的伤势越来越痛,遍地绊马钉,几乎寸步难移。

  多重劣势之下,三十余招走过,马云禄的枪法已是破绽百出。

  随着一声暴雷般的怒喝,周仓揪准破绽,长刀直劈向马云禄的面门。

  马云禄忙是回枪相挡,周仓却趁势斜向一荡,巨力扫过,马云禄手中的银枪竟是握之不住,嗖的便脱手飞了出去。

  惊慌之下,马云禄全然乱了阵脚,转身夺路便欲逃走。

  周仓哪容她走脱,手中长刀顺势反扫而去,向着背身的马云禄头顶砍去。

  避无可避,那一刀眼看着就要落下。

  但就在杀招将下时,周仓却忽又收了刀势,猿臂探将出去,如拎小鸡似的将马云禄提了起来。

  “杀一个女人,老子还怕脏了我的刀,把这婆娘绑起来,押回去献给将军。”

  周仓将马云禄往地上一扔,几个掠阵的校刀手迅速的扑了上来,几下便将马云禄绑了个结实。

  生擒过马云禄后,周仓挥洒豪情,刀锋再度杀入敌群。

  观战的颜良眼见周仓生擒马云禄,自然是颇有些意外,但当此两军血战之际,他也无暇分心多想,只专注洞察全局。

  八千西凉军死伤不计其数,余者纷纷溃散,在留下了遍野的尸体后,狼狈不堪的逃回了本阵。

  颜良唯恐周仓杀红了眼脑袋不清醒,遂忙下令鸣金收兵。

  中军处,马超面对着败溃而归的西凉残兵,非但没有懊恼之色,嘴角反而泛起一丝得意。

  这一役损失的几千士卒,大多是杨秋的部曲,自然是正合马超的心意。

  旁边的马岱却并未有多少兴奋,只张望着败溃之众,希望能够看到自家堂妹的影子。

  许久,未见马云禄的身影,马岱脸色愈加的焦虑。

  正这时,一名军卒奔至近前,垂头丧气的叫道:“将军,大事不好,小姐给敌人生擒去了。”

  听得此言,马岱的神色立变,纵使是马超,傲然的脸上也掠过一丝震惊。

  “胡说八道,小姐武艺超群,如何能被敌人所擒?”马岱不信,大喝道。

  那军卒便将马云禄被擒的过程说了一遍,其余几名看到的败卒,也纷纷附合。

  残酷的事实下,马岱回头猛瞪向马超,脸上的怨色难以克制,但终究却不敢发作,只跌足长叹一声。

  马超在暗暗咬牙切齿,紧握枪柄的手指咯咯作响,阴怒的恨意焚身而作。

  “颜良啊颜良,几番损我马家的荣耀,可恨,可恨——”

  正自恼恨间,一身浴血的杨秋策马直奔近前,怒斥道:“好你个马超,老子我身陷困境,你为何不出兵相救,坐看老子损兵折将,你到底安得是什么心!”

  马超剑眉深凝,死死的盯着杨秋,眼眸中迸射着阴冷的目光。

  杨秋怒气填气,未曾觉察马超神情有异,仍是喋喋不休的大肆抱怨。

  突然间,寒光一闪。

  马超的猿臂一伸一收,没有人看清他的动作,但听得“噗”的一声后,杨秋闭上了嘴。

  他的胸膛上,赫然已现出一个鲜血淋漓的血窟窿,大股大股冒着热气的鲜血,不断的往外翻滚。

  “马超,你竟——”

  杨秋怒目斗睁,手指着马超欲待骂时,却再吐不出半个字,晃了一晃栽落于马下。

  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,梁兴,程银二将惊得是慎目结舌,后背直冒冷汗。

  纵使马岱亦是一脸错谔,万想不到自己这堂兄竟会亲自动手,铲除异己。

  方圆数丈,无数双眼眸惊恐的望向马超。

  马超却傲然而立,将枪锋上的血在杨秋的身上擦干,冷冷道:“杨秋消积滞怠,不肯力战,致使我军大败,本将依军律将他就地正法,尔等谁有不服,尽管站出来!”

  喝问时,马超的目光刷的扫向梁兴和程银二人。

  李堪已死,其残部为马超所兼并,如今杨秋也被马超所杀,那几千残部多半也逃不出被马超收编的下场。

  余下这梁兴和程银二人,两部加起来才不足一万,根本不足以与马超抗衡。

  如今眼见马超怒下杀手,他二人畏于马超的武艺和马家军的势大,哪里还有不服,当即低头畏缩,不敢正视马超的目光。

  “既然没有不服,那本将就在此告诉尔等,谁再敢消积避战,不遵本将的号令,杨秋就是你们的下场!”

  马超再度一喝,只令梁兴二人身形一颤,惧意愈盛。

  震慑住了诸将,马超的目光投向了颜军大营,心中默念着颜良名字,恨意滚滚而生。

  颜良啊颜良,我马超的一世威名,岂能毁于你之手!

  恨极之下,马超厉声道:“传本将之令,分兵攻取南阳诸县,破城之后,男女老幼一命不留,本将要血洗南阳!”

  这一道屠杀令一下,纵使是周围这些杀人如麻的西凉将士,也无不为之悚然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