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决一死战!

第一百二十四章 决一死战!

  马云禄?

  “带她进来吧。”颜良摆了摆手。

  过不多时,马云禄被几个虎卫营的亲兵押了进来。

  此时的马云禄,没有了兵器,身上的衣甲也被强行卸去,换上了平常的女服,乍一眼看去,刚烈少了几分,却多了几分女人味。

  这般姿色,让颜良不禁多看了几眼,只是,那一脸的傲然之色,却让颜良看着很是扎眼。

  “你腿上的伤怎样了?”

  颜良没再多看她,只低头审阅上案头的情报,随口问了一句。

  他的这般慢待,让马云禄的脸上又添了几分不悦。

  沉顿了一下,马云禄冷冷道:“小伤而已,何足挂齿。”

  “既然没事,那就去休息吧,本将还有军务要忙,没功夫招呼你。”颜良头也不抬的说道。

  马云禄秀眉一皱,碧色的眼眸中流露出愠色,眼见颜良不搭理,她立在那里便显得有些尴尬。

  犹豫了片刻,马云禄清咳一声,大声道:“颜将军,我此来是有些话要眼你讲。”

  颜良抬起了头,不耐烦的盯向她。

  “你想说什么?”颜良冷冷问道。

  强定下心神,马云禄昂首道:“我要你立刻放了我。”

  刀锋似的眼光,如寒刃一般射向她,那暗含讽意的目光,令马云禄背上感到一股寒意。

  沉默。

  那种沉默的气氛,让马云禄越发感到不自在,便大声重复道:“我说了,我要你立刻放了我。”

  颜良嘴角浮现一丝冷笑,“你现在是我的阶下之囚,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要求?”

  “我西凉大军数万,我大哥马孟起用兵如神,早晚会将你击败,如果你能识相的放了我,我或许可以回去替你向大哥求个情,容你主动请降,或可免了一死。”

  马云禄傲然的昂着首,一副盛气凌人之势。

  “好大的口气,还敢劝我投降,果然跟他那哥哥一样,都不是正常人。”

  颜良正痛恨马超的屠城,而今身为俘虏的马云禄,竟还敢如此傲慢张狂,自是将颜良刚刚压下的怒火,渐渐又燃了起来。

  他腾的站了起来,抓起案上的帛书,几步上前,哗的全部都咂在了马云禄的脸上。

  “你自己看看吧,看看你的大哥马超干得好事!”

  傲慢的马云禄没想到颜良会有此举动,正待发怒时,却为颜良那肃厉的神情所慑,怨言到嘴里,生生的咽了下去。

  她手捧着一片片帛书,下意识的去翻看了几眼,越看脸上的惊色越浓烈。

  “怎么会,大哥你怎会做屠城这种事,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马云禄原本傲然的脸上,惊异之色渐起,隐约还有几分愧色,似乎在为她大哥的屠城之举而不耻。

  颜良洞察人心,马云禄那惊愕的表情,让他看出来,此女虽然孤傲,但却并非跟她兄长马超那样残暴如禽兽一般。

  颜良本是有心杀她泄恨,却正是她所显露出来的一丝愧色,救了她的命。

  “马超侵我疆土,杀我子民,本将没有杀了你个臭娘们儿以泄心头之恨,已经是对你的仁慈。你若再敢在本将面前嚣张半个字,信不信老子把你剥光了,赏给三军将士,让他们把你轮一遍。”

  颜良没有杀她,但也绝不允许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摆谱,一席粗暴的威胁脱口而出。

  马云禄听得是面红耳赤,心中羞恼难当,一腔怒气上涌,张口就欲骂颜良无耻下作。

  但话到嘴边,却为颜良那决然冷酷的眼神所慑,生生的又给咽了回去。

  马云禄知道,眼前这个男人说到做到,而且天不怕地不怕,自己所谓的威胁之词,对他全然没有一丝用处。

  一想到自己被几千个男人糟蹋的凄惨,马云禄虽有一腔怨言,却只得恨恨的咽了下去。

  颜良压服了这头桀骜不训的野马,心中方才畅快了几分,遂是一挥手,喝令亲军将她带走。

  马云禄一脸怨色,却只能暗暗咬牙,默不作声的被押解了出去。

  当天之后,颜良遂派人急往新野,催促自己的夫人黄月英,尽快将损益连弩送往宛城前线。

  时间在一天天的过去,南阳的百姓遭受着马超的荼毒。

  几天的时间内,不断的有噩报从各地传来,无不是关于西凉军的屠城恶行。

  五天后的黄昏,中军大帐。

  颜良正自与诸将计议,亲军忽然来报,言是马超派了使者来下战书。

  颜良遂叫传入。

  片刻之后,一名西凉使者昂首入内。

  左右诸将见那来使气势傲慢,皆是微露愠色。

  “本使奉我家将军之命,特向颜将军下此战书?”那使者微微一拱手,将一道战书奉上。

  颜良却一摆手,冷冷道:“本将赖得看,你念吧。”

  那使者一怔,遂是干咳一声,捧着那战帜大声的念将出来。

  文丑等诸将听着听着,脸上的怒气是勃然而起,个个是虎目斗睁,恨的是咬牙切齿。

  马超的那一道战书,极尽狂傲,对颜良是极尽的轻蔑和讽刺,讽刺颜良胆小软弱,只会龟缩在营中,不敢跟他决战。

  主辱臣死,如此无礼的一道战书,如何能不叫诸将们火冒三丈。

  颜良听着亦是胸中怒焰腾腾,拳头紧握,表面上,却依旧是沉静如水。

  那使者洋洋洒洒的读完战书后,又叫从者将一盒奉上,“我家马将军还有一件礼物送上,请颜将军笑纳。”

  礼物?

  颜良剑眉暗凝,心中已有所预感。

  那使者便将盒子打里,众将举目望去,却惊讶的发现,盒中所装的竟然是一套妇人的衣服。

  马超这是在讽刺颜良胆小如妇人一般!

  颜良的眼眸中,陡然间杀气迸射,压抑的怒火几欲喷发。

  左右诸将更是无不盛怒,纷纷大叫请求出战,与马超决一雌雄。

  群情激愤中,唯有贾诩一脸冷静,不动声色的向颜良暗暗摇头,示意他莫要冲动。

  颜良的怒火在熊熊燃烧,但理智却告诉他不可冲动行事。

  诸将在不忿的请战,西凉使者在傲慢看着自己,大帐之中,充斥着漩涡般的情绪。

  这时,帐帘掀起,一名亲军小心翼翼的来到颜良身边,附耳低语了一番。

  颜良深凝的眉头,陡然间尽展开来,嘴角边悄然掠起一丝冷笑。

  随即,他猛然间抬起头,锋利的目光,如刀子一般射向那傲慢的西凉使者。

  啪!

  颜良猛一拍案,厉声喝道:“来呀,将这厮给我推出去斩了!”

  这一道将领一下,正合诸将们所愿,也不等军卒动手,周仓等人便要亲自动手。

  那使者大惊,急叫道:“我乃使者,焉可杀我?”

  贾诩也为颜良的命令吓了一跳,忙劝道:“将军,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,这是规矩。”

  “什么狗屁规矩,他马超屠城之时怎不讲规矩,老子就是要斩使以立威。”

  颜良语气绝然,有着不容质疑的威势。

  贾诩为之一震,不敢再劝,眼看着那西凉使者大嚎大叫着被拖了出去。

  使者被杀,余下几名从卒吓得是哆哆嗦嗦,连头都不敢抬。

  颜良扫视着案前那惶恐的西凉人,浑身上下散发着前所未有的杀气,冷冷道:“回去告诉马超那禽兽,明日正午,老子就跟他决一死战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