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鼠辈别跑

第一百二十七章 鼠辈别跑

  锵~~又是一招交手,刀锋与枪芒上溅起耀眼的火星。

  颜良身形微微一震,胸中气血稍一激荡便即平伏下来。

  马超却是感觉到虎口发麻,五腑涌动,再一次为颜良的力道所压制。

  忌惮于颜良的力道胜于己,马超不敢以劲力相拼,生恐被颜良用刚烈的刀法所压制,方一交手,急是挥枪纵出,以精妙的枪法先攻而出。

  那一黑一白两道身影,旋即激战在了一团。

  劲风四扫,刃气冲天,只将周遭地面刮出道道沟痕。

  刀与刃掀起漫天的尘地,四五丈之内都能被那外散的压迫力所波及,左右激战的两军士卒生恐被误伤,只有本能的向外退缩开来。

  滚滚战团中,颜良尽展生平所学,武艺已是施展至巅峰状态。

  转眼间,五十合交手,却是难分高下。

  随着激战的继续,颜良渐渐意识到马超的武艺绝非浪得虚名,他的力量虽不及自己,但精妙的枪法,和纯熟的骑术,足以弥补力量上的不足。

  颜良深知,今日他所面临的对手,实力绝不逊于关羽和张飞,甚至在骑术方面,马超的实力还要胜于前者二人。

  只是,今日的颜良也早不同往昔,拥有着绝对信心的他,即使遇上再强大的敌人,也绝不会有一丝惧色。

  甚至,他有一种遇强更强的自信。

  层层叠叠的刀影,如狂澜怒涛一般,一波接一波的攻出,每一刀出手都是大开大阖,极尽王者之风。

  反观马超,虽然暂时不落下风,但越战却越显焦躁,气势上渐渐的被颜良所压制。

  不分伯仲的武将交手,所依仗的不单单是武艺的强弱,“势”对胜负的影响也至关重要。

  颜良如今大获全胜,势头正盛,而马超军却全线崩溃,势衰已极,正是大势上的失败,让马超越战越没有底气。

  转眼之间,百合已过。

  身边的西凉士卒越战越少,幸存者大多丧失了抵抗的勇气,不是投降就是望风而逃。

  而那“颜”字的大旗,却在整个战场上傲然的飘扬,颜家军的健儿们也愈战愈勇,喊杀之声令天地变色。

  马超已按捺不住焦躁,额头间冷汗直滚。

  “兄长,文丑来助你——”

  一声大吼压住纷乱的杂音,十几步外,一身浴血的文丑正策马杀来。

  马超一听文丑之名,不禁神色大变。

  颜良文丑并称河北上将,单只一名颜良就够他应付,如今文丑也杀将过来,纵使是高傲如马超,也万不敢与这二人联手交战。

  马超情急于迟疑下去性命不保,也顾不得什么颜面,抢攻几招跳出战团,拨马便望西北方向逃去。

  “马超,你个鼠辈,有种就别跑。”

  颜良肆意的大笑嘲讽,拍马穷追不舍。

  马超何时被人骂过“鼠辈”,听得几乎肺要气炸,却始终不敢稍有逗留,只趁着颜良大军未对他完成合围前,策马奔路而逃。

  主将一走,其余尚自顽抗的西凉军更是彻底的崩溃,失去斗志的他们,只能任由颜家军屠戮。

  颜良率军掩杀,直追出二十余里方始止步。

  “兄长,为何继续追上去宰了马超那狗贼。”随后而至的文丑,喘着气叫道。

  颜良冷笑一声,“马超这厮逃命的本事一流,眼下他已逃远,没必要再浪费力气。”

  文丑这才跟着止了追意,却又拱手赞道:“兄长,真没想到你竟暗中造出了那等一箭十发的连弩,怪不得你一直那么沉稳,原来早就胜券在握,兄长怎的不早点告知,害得愚弟和众将焦虑了那么久。”

  颜良淡淡道:“兵法之道,贵在出奇致命。我这连弩之策乃是险中求胜,若事先稍有泄露,令马超有了防备,今日这场大战,恐怕你我兄弟早已死无葬生之地。”

  文丑连连点头,深为颜良的沉着稳重而折服。

  远望天际,日已西沉,火红的晚霞照亮了整个南阳大地。

  回望身后,无数的鲜血汇聚成暗红色的沼泽,绵延数量一直延伸向北。

  血沼上,数不清的残破的尸体遍布,仿佛大红地毯上的点缀之物。

  头顶的天空上,一群群盘旋的乌鸦已经在兴奋的鸣叫,准备享受地面上这场饕餮盛宴。

  战场上,那一面沾满血迹的“颜”字大旗,正骄傲的迎风飘扬。

  如血的残阳,洒在颜良铁塔般的身躯,那张英武的脸上,终于露出一丝释然的笑容。

  ######大营之北的这场大战,以颜良大胜,西凉军大败而收场。

  马超兵败之时,驻守在宛城的甘宁所部,也按照事先的约定,对驻扎宛城之西的五千西凉军发起了进攻。

  主力的溃败传至宛城之营,这些西凉军哪里还有战意,只稍加抵抗便弃营望北逃去。

  两处战场同时获胜,宛城之危遂解。

  收拾过战场之后,已是夜幕降临。

  中军帐内,颜良摆下大宴,犒劳诸将,大肆的庆祝这一场大胜。

  长达一个月的鏖战,终于换回了今日这场大胜,西凉军败走,其余刘表袁绍两路兵路自不足虑。

  众将终于是扬眉吐气一把,如何能不畅快,酒宴上自是痛快的豪饮,诸将更是对颜良轮番敬酒,每个人都毫不掩饰的对颜良大表敬意。

  颜良心情痛快,自是来者不拒,与诸将齐欢。

  正喝到痛快,清点俘虏的周仓入帐,将竹册奉上。

  “将军这一役加上受伤的敌人,咱们共俘虏了四千敌人,请将军示下该如何处置俘虏?”

  颜良把酒杯放案上一摔,冷冷道:“这还用问,统统给我活埋了,一个活口都不许留。”

  旁边贾诩神色一震,忙道:“将军息怒,这些西凉俘虏皆乃善战之士,与其坑杀,倒不如将之收编,好为我所用。”

  “先生的提议倒是不错,不过先生不要忘了,本将可是要在荆州立足,如果留下这些西凉俘虏,本将麾下的荆州军民又当做如何感想?”

  颜良一句反问,把贾诩问得无话可说,只得苦笑着叹了一声。

  若是别家兵马,颜良自可将之收编,如先前的袁家降卒就是先例。

  但如今西凉军在南阳四处屠城,烧杀抢掠,颜良麾下不少荆州藉的将士,他们的家人都死在了西凉人的刀下,这些人自对西凉人深为恨之,巴望着颜良能为他们血仇。

  而颜良要以荆州为根基,自然就要收取荆州将士的人心,倘若他选择留下那些西凉俘虏,虽然看似得了几千强兵,但实际上却失了荆州将士的人心。

  孰轻孰重,颜良焉能不知。

  更何况,他还要用杀戮,杀到马超等西凉诸侯心惊胆战,再不敢来犯,更要以此来警告曹操。

  贾诩明白了颜良的用意,自也就不好再劝。

  “末将明白了,杀光西凉人,一个不留。”

  周仓得令,面带着杀气兴奋而去。

  颜良便继续与诸将畅快,庆贺这一场痛快淋漓的大胜。

  不知不觉,夜色已深,众将尽兴而散。

  半醉的颜良,在周仓的搀扶下,摇摇晃晃的还往了自己寝帐。

  帐帏一掀开,早已侯在其中的黄月英忙是迎了上来,边是扶住颜良,边道:“夫君怎的喝了这多酒?”

  旁边周仓笑道:“将军今个儿高兴,所以喝得痛快。”

  黄月英摇头一笑,遂暗示周仓可以出去,她自己则扶着颜良入得内帐。

  帐中水气氤氲,早就备好了一大盆的热水。

  “夫君血战一天,浑身都是血和汗,定是不舒服,就先沐浴过再休息吧。”

  黄月英说着便替他宽衣解带,扶着颜良进入澡盆,她则又挽起袖子,为颜良搓背擦身。

  热水澡这么一洗,颜良的酒气渐消,头脑也清醒了起来。

  “夫人,若没有你的损益连弩,就没有今日的这场大胜,我当真得谢谢你。”

  颜良言语由衷,说着握住了妻子的纤纤素手。

  黄月英却低眉一笑,轻声道:“你我夫妻,哪里用这般见外。妾身其实也只是略尽绵薄之力,若不是夫君血战拼杀,即使有连弩也未必能取胜。”

  妻子的懂事,不禁让颜良心中感动,他不禁又想起了今日战场上,黄月英身穿戎装,亲自擂鼓助威的场景。

  想起这件事,颜良不禁转过身来,奇道:“夫人今日在战场上的样子,当真有几分巾帼英雄之姿,夫人却怎想起亲自来为我助威。”

  黄月英跪俯下来,也将颜良的手握紧,叹道:“这一战决定生死,夫君若有个闪失,妾身又岂能独活,既是如此,妾身自当与夫君共同面对这场生死之战。”

  黄月英这番诚挚之言,着实令颜良大为感动,便想得妻如此,夫夫何求。

  感动之下,他情不自禁的将妻子拉近,在她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。

  “夫君~~你身上全是水,弄湿妾身了。”

  黄月英脸畔顿生红晕,低眉娇声羞怨。

  妻子的娇羞之态,不禁令颜良心中怦然一动。

  再细细端详,却见一缕水珠从她的脸庞滑落,滑过那光滑的香颈,丝丝缕缕,汇入两座高耸的淑峰之间,那挤出的一道若隐若现的沟壑之中。

  见此香艳美景,颜良嘴角不禁掠起一丝邪笑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