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三十二章 四方震惊

第一百三十二章 四方震惊

  颜良突然翻脸,要割张允的耳朵。

  张允一下子就懵了,怎想前一刻颜良还和和气气,后一刻竟然要割自己的耳朵。

  “颜将军,末将有何失言之处,还望将军恕罪,请将军手下留情啊。”

  震怖之下,张允急是大叫着求饶。

  颜良却视若不见,拿起酒来闲品时,向周仓瞪了一眼。

  周仓等尚在茫然之中,皆在想着颜将军为何对这个姓张的如此客气,这可一点不似将军的作风。

  茫然中的周仓,一下子给颜良瞪醒,眼眸中立时迸射出冷残的杀气。

  当下周仓将袖子一挽,几步下得堂前,碗口粗的手臂将挣扎的张允死死按住,抽出刀来,如宰猪似的狠狠就是一刀下去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杀猪般的惨嚎声中,张允的左耳已被周仓割下,没了耳朵的伤口处鲜血淋漓,只把张允痛得是哭天喊地。

  看着堂前痛叫的张允,颜良面色阴沉如铁。

  “你回去把这耳朵交给刘景升,告诉他,汉水以北的诸县,本将勉强收下,就当对他背盟的惩罚,倘若他敢再生异心,本将要割的就不再是区区一只耳朵。”

  颜良这一字一句,字字如刃,只令左右这些杀人如麻的虎熊之士,亦为之震肃。

  演义中,官渡之战曹操在攻破乌巢时,就曾把袁军俘虏耳鼻割下,放归给袁绍,以震慑袁军的人心。

  颜良如今割了张允的耳朵,正是借以来震慑刘表之心。

  失了耳朵的张允,捂着那血淋淋的脑袋,又是痛又是惧,吓得是大气也不敢喘一声。

  颜良赖得再多看他这副窝囊相,便向周仓使了一个眼色。

  周仓便将那只血耳扔给张允,喝道:“还不快拿了耳朵滚蛋,还等着若恼了将军,连你裤裆里那玩意儿也割掉不成!”

  周仓这般一喝,那张允吓得几乎魂飞破散,哪里敢再有迟疑,赶紧捧着那只断耳,连滚带爬的逃离了大堂。

  颜良看着张允狼狈不堪的逃离,却只冷笑一声,继续品那杯中的美酒。

  ######襄阳。

  夜色将晚,灯火通明的州牧府中一片慌乱。

  端坐于首的刘表,脸色如霜打了的茄子一般难看,座下的文武诸吏,则个个脸色惶然,彼此议论不休。

  不久之前,襄阳方面刚刚收到来自宛城之战的最新情报,那一则西凉军大败的消息,令整个襄阳都陷入了震惊之中。

  那可是四万之众的西凉铁骑,天下间最强大的军队,即使是夺取许都的袁绍也心存畏惧,不敢擅自发兵进攻关中。

  这样一支几近于神话般的军队,却被颜良给击败,而且还是处于绝对的优势之下被击败。

  不光是襄阳的普通士民,就连蒯越、庞季等智慧出众的谋士也无法相信。

  此刻,刘表的心情低落到了底谷,颜良几乎奇迹般的逆转,再一次给了这苍老的身躯沉重一击。

  “颜良,颜良,你究竟是人是魔,你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,我不明白,我真的不明白……”

  刘表的心中,一遍遍的重复着念叨着。

  “主公莫要担心,颜良虽然侥幸取胜,但他大战方罢,必无力南顾。德珪既已临机决断率军撤归,只要他能将五万大军顺利的撤回来,我军其实并无多大损失,那颜良又能怎样。”

  蒯越第一个冷静下来,沉着的劝慰刘表。

  听得首席谋士的分析,刘表失落不安的心情方始平伏几分,苍老的脸上重现几分从容。

  “异度言之有理,颜良纵使胜了西凉军,必也是元气大伤,老夫又岂会惧他。”

  刘表轻捋着胡须,眉宇间渐现淡定。

  正当这时,一名亲军匆匆入内。

  “启禀主公,斥候急报,蔡将军为颜良轻骑所袭,全军大溃,颜良趁势攻占了樊城,蔡将军和败军正往襄阳撤归。”

  听得此言,整个大堂瞬间鸦雀无声。

 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样,每个人的脸都凝固在惊骇的瞬间,竟有一种将要窒息的错觉。

  刘表刚刚恢复的从容,顷刻间灰飞湮灭,取而代之的是比十倍的震惊与慌恐。

  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!”

  刘表突然间一声沙哑的大叫,跟着腾的跃起,大步的向着门外奔去。

  其余蒯越等人从震惊中惊醒,忙是一窝蜂的跟了出去。

  刘表和这班荆襄高层文武,出得州牧府,一路向着襄阳北门而去。

  上得城池,举目远望樊城方向,但见北岸一线火光冲天,分明是樊城的水营在燃烧。

  汉水上,一艘艘的战船纷乱无序的靠岸,一队队灰头土脸的士卒,正相互搀扶着向着襄阳而来。

  见得这般情形,刘表方始相信了那残酷的事实。

  此时此刻,刘表的心情既是痛苦又是迷茫,眼前这事实已经超乎了他的理解能力,他无论如何也不通,颜良是如何在击败西凉军后,又奇迹般的击败了自己的五万大军。

  左右属下,同样是无不惊骇莫名,所有人都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惶然无措中。

  城门打开,失魂落魄的败军黯然入城襄阳城的百姓闻声出门观看,那些败溃而归的士兵,则将他们所经历的可怕之事说出。

  很快,樊城大败的消息就遍传全城,整个襄阳城很快就陷入了恐慌之中,人人都对那位魔鬼般的颜良充满了恐惧。

  不多时,蔡瑁也抵达了襄阳。

  城头上,当刘表看到这位自己的大舅哥时,心情是又喜又怒。

  喜的是蔡瑁安然无恙,怒的则是,蔡瑁不仅让他的五万大军惨败,而且还失了樊城重镇。

  蔡瑁也是一脸的惭愧,跪伏于地,自认指挥无方,请求刘表治罪。

  这一场的大败,刘表的损失不可谓不惨重,若论责任,身为前军统帅的蔡瑁,的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  刘表面露怒色,亦有对蔡瑁治罪之心。

  这时,蒯越却劝道:“主公,胜负乃兵家常事,蔡将军虽然指挥失策的过错,但这一役的失利,归根结底还是形势变化之快,超出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料所致。”

  蒯越这么一求情,刘表怒气方消,沉吟片刻,方才叹道:“罢了,老夫就削你三年俸禄,以作惩罚。”

  蔡瑁长松一口气,忙是拜谢刘表开恩。

  刘表遂才率众人返回州牧府,入得大堂,让蔡瑁饮过几杯压惊酒后,方才仔细询问失利的过程。

  蔡瑁遂将仓促退后,到被颜良轻骑奔袭的细过,如实的说出。

  众人听罢,如感同身受一般,除了愤恨之余,神色也暗暗闪过几分赞叹。

  刘表也忍不住叹道:“没想到这颜良对骑兵的运用,竟是如此神乎其神,此人若不除之,当真乃我荆州心腹大患。”

  众臣僚尽皆默然。

  气氛沉沉闷时,外面忽又来报,言是张允活着逃回,欲要求见。

  刘表原以为他这外甥已死在乱军中,这时听闻竟然逃归,不禁喜出望外,忙叫传入。

  过不多时,一身血淋淋的张允,蹒跚着步入了大堂。

  众人看到张允那副样子时,尽皆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  当刘表眯起眼来,看到张允竟是失了一只耳朵时的可怕样子时,整个人如遭雷击,惊惧之下,只觉头晕目眩,立时便昏倒在地。

  ######关中,长安城。

  相府之中,曹操正秉笔作赋。

  案几旁边,负责情报搜集的郭嘉,则在念读着来自天下各地的最新情报。

  曹操的心情很好,与初到长安时的落寞已是截然不同。

  许都方面,袁绍生病,一时无力再率军进攻关中。

  徐州方面,刘备正图谋着背袁自立。

  而槐里那边,韩遂正跟马腾剑拔弩张,西凉最强的两大诸侯,似乎眼看就要上演一出自相残杀的好戏。

  种种对自己有利的情报,渐渐让曹操感觉到,官渡大败,痛失中原的阴影似乎正在消息,幸运的天秤,似乎又一次在向自己这边倾斜。

  袁绍若是病死,内部必然分裂,再加上刘备一搅黄,袁家由盛转衰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  马腾和韩遂若是杀个两败俱伤,他曹操便可趁机将他们各个击破,一举平定关中,到时以关中为基,举兵东进,重夺中原也极有希望。

  ……曹操手提墨笔,久久未有下笔,看样子似乎在酝酿词藻,心中却在畅想着美好的蓝图。

  所有情报念罢,郭嘉笑道:“一切正如丞相所料,袁氏已露败相,逆转乾坤,指日可待也。”

  这一句话说到了曹操的心坎里,他的嘴角不禁掠过一丝笑意。

  随即,曹操却又道:“南阳方面战事如何了?颜良这根碍眼的刺不拔除,实令我难以安心。”

  “马超近日在南阳四处屠城,意图逼迫颜良出战,颜良若不出战,就只能坐看他的地盘化为乌有,若是出战,面对的就是数倍的西凉铁骑,我看他此番无论怎样,终究是难逃覆灭。”

  听得郭嘉这番话,曹操暗皱的眉头渐渐舒展,焦黄的脸上愈见从容。

  “马超手段狠毒,果然跟当年的吕布有几分相似,用他来除掉颜良当真是再合适不过。”

  曹操微微笑说着,脑海里已酝酿出词赋,打算就此下笔。

  正当这时,一名亲军匆匆入内,将一颗蜡丸交给了郭嘉。

  郭嘉将蜡丸拆开,取出其中书有情报的帛条,只看了一眼,原本淡然风雅的表情,瞬间为惊色所占据。

  见得郭嘉神色有异,曹操便问道:“奉孝,哪里来的情报,让你这般惊讶。”

  郭嘉的额头悄然滚落一滴冷汗,深深吸过一口气,强行压下内心的震惊。

  沉顿了一会,他才默默道:“启禀丞相,南阳刚刚送来的急报,颜良以四千步骑大败马超数万铁骑兵。”

  铛啷!

  曹操手中的那支墨笔,应声而落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