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三十三章 水军构想

第一百三十三章 水军构想

  曹操手中的墨笔掉了,一张雪白的帛书被溅了一片乱墨。

  那深不可测眼眸中,惊诧之色一闪而过,那种难以置信的眼神,甚至在官渡大败时都未曾有过。

  旁边的郭嘉同样是脸色惊诧莫名,那向来料事如神的从容,也因这一南阳而来的惊人惊情而不见。

  智谋如他,能够算出小霸王孙策死于仇人之手,却万万算不出,南阳大战会是这等结局。

  按照他的预测,南阳之战即使颜良不被攻灭,至少也是在负出惨重的代价后,苦苦的挡住了西凉军的猛攻,逼得西凉军屡战无果之下,因粮尽而退回关中。

  但眼下的结果却是,四万西凉铁骑,竟被颜良打得落花流水,仓皇溃败。

  郭嘉的脑子里,生平第一次浮现出了三个字——不明白。

  “我就不明白了,尔等都说颜良不过一匹夫,即使掀起几道波澜,也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,可是现在呢,这朵昙花也开得太长,开得太大了吧。”

  曹操压下惊异,焦黄的脸上浮现出愠色。

  郭嘉干咳了一声,俊朗的脸上略有几分惭愧。

  “颜良能击败西凉联军,这的确是出人意料,不过至少西凉诸侯实力大损,丞相便可趁此时机,先将关中攘平。至于颜良嘛,我想他虽然取胜,必也负出不小的代价,短时间内难以恢复元气,一时片刻间也对我们构不成太大威胁,丞相无需太过顾虑。”

  郭嘉倒未因震惊而失了分寸,思路依然敏捷,一番分析令曹操脸色缓和了不少,微微点头表示赞同。

  恢复平静的曹操,重新拿起笔来,在那沾了墨迹的帛止,写下了“颜良”两个大字。

  凝视许久,眼眸中阴冷之色迸发,陡然间挥笔,狠狠的在那个我字上划一道十字。

  “颜良,我不会让你得意太久——”

  ######樊城,县府。

  大堂之中,颜良一脸春风得意,兴致勃勃的听取着各处发来的最新战报。

  比阳的文聘发来快报,原本步步进逼的张郃所部一万袁军,在得知宛城大战结果之后,迅速的退回了汝南,南阳东面的威胁就此解除。

  文丑所部快马来报,邓、蔡阳等诸县皆不战而降,汉水以北的南阳诸县,基本皆是背弃刘表,投奔于颜良的麾下。

  司闻曹潜伏于襄阳的细作,在发回的密报中则称,襄阳目前已一片恐慌,到处在传言颜良的大军将打过汉水,向襄阳发动进攻,人心惶惶下,不少士民已经开始举家南迁,试图躲避兵灾。

  而另外还有传闻,说是刘表因惊吓过度而病倒,军政大事暂时只能委以蒯越和蔡瑁来处置。

  听罢这些情报,在场的众属下无不精神振奋。

  “将军,既然刘表那老狗都病趴下了,咱何不干脆一口气打过汉水,破了襄阳,夺了刘表那厮州牧的鸟位。”

  志气高昂的胡车儿,兴奋的大叫。

  听着这“蛮子”的豪言壮语,颜良笑而不语。

  “你这莽汉,说话多过过脑子,你以为刘景升当真是废物一个,说夺他的位子就夺么。”

  贾诩瞪了胡车儿一眼,没好气的斥道。

  胡车儿愣了一愣,嘟囔道:“有什么不能的,刘表的五万大军都给咱颜将军打溃了,打个襄阳又有什么了不起。”

  “没什么了不起?呵呵,你可别忘了,襄阳面前还有一条汉水,我军可是没有水军的,你难不成要游过去吗?”

  贾诩一语道破软肋,左右满宠等人也微微点头,显然早已有所见。

  胡车儿这才反应过来,不好意思的搔着后脑壳憨憨自嘲而笑。

  待得部下们各发议论,颜良方才开口道:“车儿的志气不错,本将早晚都是要取襄阳的,不过诚如文和先生所言,我军眼下没有水军,盲目对襄阳发起进攻,并非明智之举,车儿,先留着你的斗志吧。”

  众人纷纷点头,对颜良的沉稳冷静表示附合。

  颜良虽未打算即刻攻襄阳,不过经众人这般一提醒,他便将建立水军这件事提上了日程。

  毕竟,荆州号称千湖之国,更有汉水和长江两道水系横贯州土,想要夺取荆州,如果没有一支强有力的水军的话,下场只会跟历史上的曹操一样,虽能暂以凭借强大的实力夺取荆州,但终究因水军不精,败在了赤壁。

  更何况,颜良此时的实力,还远未可与那时的曹操相比。

  既然要建水军,就必须要有一员精通水战的良将,颜良自问陆战傲视天下,但在水战方面却还是个生手。

  而颜良目下麾下良将数目,他可有的选择并不多,唯有文聘和甘宁二人。

  文聘乃荆州土著将领,水战的能力应该还是有的,不过历史上的文聘,大部分时间都是镇守荆北,鲜有出色的水战战绩,可见他的水战能力还是有限的。

  这样的话,颜良所余的人选只剩下了甘宁,而在颜良看来,甘宁也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。

  甘宁有着“锦帆贼”的称号,年少时就横行水上,演义中他更曾在水战中射杀东吴大将凌操。

  要知道,东吴的将领多是极善水战之辈,甘宁在水战中能射杀凌操,其水战能力之强由此可见。

  而且历史上,刘备和孙权交恶,关羽率三万精锐想要攻打甘宁镇守的益阳,关羽想要趁夜徒步过河,结果甘宁放出话来,说我有五百精兵就够了,关羽要是敢下水,我必当生擒。

  结果傲慢如关羽,听到甘宁的豪言,立马就蔫了,不敢下水过河。

  若是除却周瑜这等统帅级别的人物外,颜良甚至认为历史上的甘宁堪称东吴水军第一将。

  如此一员一流的水军将领,尽管眼下他的资历尚轻,但颜良相信,以甘宁的天赋,足可为自己挑起兴建水军的重任。

  思虑已定,颜良当天便对麾下诸将做了新的人事调动。

  樊城新得,需当有一员既能安抚人心,又能守城的文武双全将领坐镇,颜良果断的选择令满宠坐镇樊城。

  同时颜良又下令将甘宁从宛城调来樊城,令他督造战船,训练士卒,为自己兴建水军。

  而宛城重地,必得有一员得力的将领来守备,颜良遂将比阳的文聘调防至宛城,令他接替甘宁镇守这座南阳重镇。

  当天的军事会议上,颜良敲定诸项计议,打算自率大军返回新野。

  正当这时,贾诩却道:“将军,老朽以为,将军现在就休兵止战,似乎为时尚早。”

  贾诩似是又有献计,颜良顿生兴趣,刚刚起来的屁股又重新坐下。

  “文和先生有什么话,不妨直说。”

  贾诩轻咳了一声,“将军眼下已全据南阳一郡,麾下兵马也增至两万余众,实力虽尚不可与袁绍等诸侯相提并论,但也是颇有些成就。不过恕老朽直言,以将军眼下越骑校尉的官职,似乎有些不太与将军的地位相衬。”

  贾诩洋洋洒洒一番话,却令颜良心头微微一震,贾诩的话,正是提醒了他。

  当初颜良起兵自立,官职乃屯骑校尉,官位比杂号将军还要低一级,理论上只能统帅一万的兵马,而且没有开府封官的权力。

  而且,这个所谓的越骑校尉的官职,还只是袁绍所封,并没有得到汉廷的承认。

  天下人都知道汉帝是傀儡,但在这个注重名份的时代,能够得到汉帝策封的官职,在天下人眼中,起码比自立的官职要“正”。

  似袁绍这等强大的诸侯,为了争一个名份,尚要逼着曹操以汉帝的名义,封他为大将军,可见名这个玩意儿,没有未必就不能混,但有的话,就能混得更“名正言顺”。

  颜良的地盘越打越大,兵马越增越多,手下的文武也越来越众,自己倘若只是个越骑校尉的话,那麾下的文武官吏的职位也就得不到升迁,这对收取人心显然是不利的。

  颜良当然也可以向汉廷自表,自己给自己封官,但这个自表来的官,含金量却要大打折扣。

  看着贾诩那诡秘的笑容,沉思半晌,颜良嘴角渐渐也掠起一丝冷笑。

  忽然间,他神色肃厉,大声道:“传本将之令,克日起大军北上,本将要北攻长安。”

  此言一出,在场众人无不为之一惊。

  满宠忙是劝道:“我军刚刚结束鏖兵,将士们已疲惫之极,此时焉能再战。再者,长安有武关之险,非一时可破,以我军现下的兵力,自守尚且勉强,又怎能长途远征,还请将军三思。”

  满宠思维冷静,这番劝谏得到了不少人的附合。

  颜良却淡淡道:“本将什么时候说要真的攻打长安了,本将只是想演一出戏,吓唬吓唬咱们的曹丞相罢了。”

  听得此言,满宠顿时一脸茫然。

  “怎么,诸位难道想在你们现在的官职上做一辈子么,你们愿意,本将还不愿意一直做这劳什子的越骑校尉。”

  满宠是聪明人,听得颜良这一番话,再联想先前贾诩之词,愣怔片刻,猛然间恍然大悟。

  颜良这是要逼宫,逼曹操以汉帝的名义给颜良封官。

  想明白了其中用意,满宠不禁拱手赞叹道:“将军挟大胜余威北上,以曹孟德眼下的处境,只怕是不得不服软,将军此举,当真大妙。”

  其余众人反应慢点,但也渐渐明白了颜良用意,纷纷表示赞成。

  “诸位既然明白了本将用意,那就忙碌起来吧,把声势造得越大越好,曹操让本将辛苦了一个月,本将这回也要让他睡不安宁。”

  命令下去,众人一想着能够官职得升,皆都跟着兴奋起来。

  “事不宜迟,明日咱们出发兵北上。”

  颜良摆手做出决断时,却忽又想起一件事来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喃喃道:“不过在北上之前,本将还要看望一个人才行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