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三十四章 受惊的老丈人

第一百三十四章 受惊的老丈人

  邓县,黄家庄。

  竹堂之内,檀香缭绕,两位仪态飘逸的老者正在对弈。

  “承彦,宛城之战已有月余,你那位女婿的处境看来很是不利,怎的你似乎一点都不担心。”

  庞德公说着,落下一枚黑子。

  “他处境如何,关得我什么事。”

  黄承彦淡淡一语,也不多想就反落一枚白子。

  庞德公却不急于落子,抬头笑道:“颜良好歹也是你的女婿,他的生死,怎能不关你这岳丈大人的事呢。”

  “哼,别说他是我的女婿,我可不承认。”

  黄承彦冷哼一声,语气中似有几分恨意。

  很显然,这位荆襄世族名士,对颜良这个河北武夫,用半强迫的手段娶了自己的女儿,仍然是耿耿于怀。

  庞德无奈一笑,“好吧,他不是你的女婿。抛开私人恩怨不说,承彦兄以为,宛城这场战争,谁会笑到最后?”

  黄承彦不以为然道:“四面楚歌,孤立无援,结局早已注定,还用得着猜么。”

  他此一言,显然是认为颜良必败。

  庞德公微微点头,似乎也赞成老友的推断。

  “这颜良强娶英儿,手段确实有些粗暴,不过眼下目已成舟,英儿终究是颜家的人,颜良若是兵败而亡,英儿年纪轻轻的岂不就成了寡妇,当真是可怜。”

  黄承彦脸色微微一动,眼中隐约闪过一抹不忍之色,随即却又冷冰。

  “自作孽,不可活,她自己犯下这错,该她受此惩罚。”黄承彦冷冷道。

  庞德公脸色愕然,似是为这位老友的绝情感到惊讶。

  黄承彦也觉太过绝情,神色又缓和下来,“做寡妇也好,正好把我黄家跟那匹夫撇清关系,到时我再让她改嫁他人,也算亡羊补牢。”

  听得这话,庞德公忽然一下子想起了什么。

  他便移座近前,笑道:“你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那个孔明么,此人如今依然未曾娶妻,英儿要是改嫁的话,黄兄不妨考虑一下这个年轻人。”

  黄承彦眼前一亮,却道:“这个孔明我也打听过,的确是我荆襄才子中的翘楚,出身也是琅琊大族,而且跟你庞家和蒯家皆有姻亲关系,倘若英儿能嫁与此子,倒确为一桩美满良缘,只是不知这孔明是否会嫌弃英儿是个寡妇。”

  他一口一个“寡妇”,俨然颜良已死,女儿已是寡妇一般。

  “这个嘛,待我去旁敲侧击,替你打探一下那孔明的意思,我想以英儿的才名,还有你黄家的声名在,这个孔明应该不会计较太多。”

  庞德公捋着胡须说道,一脸的胸有成竹。

  黄承彦不禁面露喜色,拱手道:“如此就有劳老友你了,若这桩媒你能说成,我定把家藏的陈年老酒拿出来,好好的谢谢庞兄你这大媒人。”

  “那你可得多准备几坛,到时可别不够喝才是。”

  两位荆襄名士心情大快,相视哈哈大笑。

  正笑得开心时,脚步声起,一名仆人急匆匆的闯了进来,大叫道:“主人,出大事了,县城……县城给咱姑爷的兵马攻破啦。”

  哗啦啦~~那两位荆襄名士手中捏着的棋子,同时脱手而落,将满盘的棋子砸乱。

  “你说什么,颜良怎会攻破县城?”黄承彦腾的站了起来,厉声质问。

  那仆人遂将打听来的消息,战战兢兢的道了出来。

  当黄承彦听得颜良在宛城大败四万西凉军,在樊城横扫五万荆州军,几日之内,将兵锋推至汉水北岸等等诸般不可思议的战绩时,那一张飘逸风骨的脸上,惊骇之色是一重高过一重。

  仆人言尽时,黄承彦已是惊得全身僵硬,愣怔在那里一言不发。

  旁边的庞德公又何尝不是惊骇莫名,倒吸着冷气,惊诧道:“这个颜良到底是使了什么手段,竟能南北往来,横扫诸路强敌,这也……这也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  黄承彦一屁股瘫坐下来,额头上已浸出了一层的冷汗。

  “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他神色茫然,如中了邪似的喃喃自语不休。

  旁边的庞德公率先从惊骇中清醒过来,拱手道:“此地已是是非之地,愚弟实不想久留,这就告辞先回岘山去了。”

  庞德公说着就要起身而去,黄承彦猛然惊醒,一把将庞德公拉住。

  “庞兄说得对,此地不宜久留,我想举家暂时避往岘山,去庞兄那里先避一避。”

  庞德公一怔,一时不明白黄承彦的意思。

  黄承彦铁青着脸道:“邓县已落入颜良之手,我可不想在那人羽翼下过活。”

  庞德公明白了这位老友的意思,遂道:“那黄兄就尽快拾一下,我回岘山之后,尽快就派船来接你们南下。”

  黄承彦这才松了口气,送别了庞德公,当即下令全家收拾行囊,准备南渡汉水,迁往岘山。

  忙忙碌碌一夜,次日天明的时候,黄家的人前来,称船已等候在岸边。

  黄承彦不敢有一刻逗留,天未大亮时就带着一家老小,几十口人离了黄家庄,望南赶往汉水岸边。

  黄家一行,方离开黄家庄不出一里,便见南面尘埃大起,似有一队兵马呼啸而来。

  邓县正逢兵祸,黄承彦唯恐是遇上散兵游勇抢掳乡野,忙叫仆丁们拿起武器,准备随时自保。

  须臾间,那一队兵马汹汹而来,当先一人勒马于前,大声道:“岳丈大人,你这举师动众的,是打算去哪里啊?”

  当黄承彦透露尘雾,看清那人的面孔是,一张老脸刷的就是一变。

  马上那傲然而立的七尺之士,正是颜良。

  自颜良强娶了黄月英后,就从未曾再往黄家庄拜访过他这位老丈人,一方面是因为邓县自是因邓县乃刘表地盘,自己不宜再以身犯险。

  另一方面却是颜良知道,自己这位老丈人对自己这个女婿瞧不上眼,他也赖得上门来看黄承彦那张苦瓜脸。

 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,邓县是他颜良的地盘,他想怎来就来,谁人敢阻。

  颜良猜想黄承彦得知邓县失陷后,多半会因不愿寄于自己羽翼之下,极有可能迁往汉水以南去躲避。

  自家的岳丈像避瘟神一样,逃离乡土,逃往对头的地盘,这无疑是赤果果的在打颜良的脸,向世人表现,黄家跟他颜良是划清界限的。

  颜良强娶黄月英,初衷就是想借黄家的名望,若给黄承彦这么一闹,这场联姻岂非失去了意义。

  颜良岂能容许这种事发生。

  所以,在举兵北上,佯攻关中之前,颜良才决定先往黄家庄一趟。

  却没想到,在半路上竟会撞见黄承彦,带着一家老小往南而去,如此情形,分明就是想南逃。

  “果然不出我所料,老头,你想丢我颜良的面子,没那么容易。”

  颜良猛的挥手一招,身后众亲军一涌上前,将黄家一行围了起来。

  黄承彦心里那个郁闷,怎料到自己跟这个煞星缘分难尽,这关键的档口竟然还能撞上。

  “这个啊……老朽只是想外出探访故友而已。”

  黄承彦来不及多想,面对着颜良的询问,迅速的编个借口。

  颜良马鞭向前一指,冷笑道:“岳丈大人还真有闲情逸志,如此兵荒马乱的时候,还有心情出外探访故友。只是小婿有些奇怪,出门探访故友,需要把一家老小统统都带上吗?”

  黄承彦一时语塞,方才惊觉自己这个谎撒得有多么的拙劣。

  “这个嘛……那个……”

  黄承彦一脸尴尬,结结巴巴不知如何搪塞,那忐忑之状,哪里还有名士的气派。

  颜良却淡淡笑道:“岳丈大人何必紧张,小婿只是随口问问而已,其实小婿也知道,岳丈大人这是想迁往汉水之南,是也不是?”

  被颜良看穿了心思,黄承彦的脸色又是一变。

  事到如今,黄承彦自知无法再隐瞒下去,只好如实道:“其实也不是迁往南面,就是在此间住得闷了,想换个地方住几天,过几个月就回来。”

  果然如此。

  黄承彦亲口承认,颜良确认先前的猜测。

  那一张原本随和的脸色,陡然间就阴沉了下来,刀锋似的眼眸中,掠起几许冷峻。

  黄承彦顿感寒意,下意识的将头转往一边,不敢正视颜良的目光。

  颜良驱马近前,冷冷问道:“岳丈大人,你可知道本将目下跟刘表正处于交战状态?”

  “这个……老朽略有耳闻,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,其实有什么分争,大可坐下来好好谈,不必非得兵戎相见不可。”

  黄承彦说话间,轻轻拭去了额边的汗珠。

  颜良却无视他的话,用更生冷的语气质问道:“既然岳丈大人你知道本将在跟刘表交战,你还要从本将地盘,举家迁往刘表的地盘,本将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你是想站在刘表那边,跟你的女婿我做对?”

  听得此言,黄承彦身子一震,忙是摇手道:“怎么可能,我怎会跟将军你作对,你误会了,其实是……”

  黄承彦试图解释,但却为颜良的威势所慑,一时有些语无伦次。

  颜良却心中愈加不爽,双目死死盯着狡辩的黄承彦,陡然间暴喝一声:“既然不想跟本将作对,你此举又是为何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