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三十六章 曹操大方吗?

第一百三十六章 曹操大方吗?

  颜良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
  曹操果然是给自己送官职来了,而且还送了好大一个官衔。

  按照汉廷军制,全国军队最高统帅为大将军,其下依次是骠骑将军、车骑将军和卫将军,然后就是前、后、左、右四将军,此八位将军乃中央军阶。

  八将军之下,又有四征、四镇、四平、四安等将军,再往下是讨逆、破虏等杂号将军,然后才是中郎将、校尉。

  颜良从越骑校尉,一下子跳到右将军,连跨四个阶层,简直是坐着火箭在往上窜。

  当然,这右将军的名头虽大,也仅仅只是一个名头而已,若非手中有实力,就算是直接做了皇帝,别人也当你是个屁。

  颜良现在有了实力,再有一个右将军之名,便可名正言顺的开府封官,招兵买马,对外还可以声称自己是堂堂正正之师,是为了朝廷而战。

  那刘备不就是顶着个左将军、豫州牧的头衔,到处招摇撞骗的么。

  至于那什么兖州牧、宛城侯之类的虚衔,无非就是听起来漂亮而已,也就那么回事。

  听得毛玠宣读完旨意,颜良如愿以偿,心情爽快,当下就想要接旨。

  这时,旁边的贾诩,却向颜良微微摇头,示意他不要接旨。

  “佯攻武关,逼曹操封官,明明是你这老滑头献的计策,现下曹操中计了,你却又为何劝我不要接受?”

  颜良心中顿生狐疑,不过他洞察人心,很快就意识到,毛玠宣读的这份旨意中,必然暗藏着什么玄机,自己一时未明,但贾诩却先听了出来。

  念及于此,颜良话到嘴边,便给硬生生的咽了回去。

  当下他哈哈一笑,“毛谒者远道而来,一路辛苦了,来人啊,先送毛谒者去休息,好待招呼,休得慢怠。”

  毛玠一愣,忙道:“可是颜将军,陛下的旨意还在这里,你是不是……”

  “圣旨又没长翅膀,飞不走,改天再接不迟。”

  颜良随口推拖,摆手叫左右将毛玠请出。

  毛玠一走,帐中已无外人。

  颜良便将目光转向贾诩,“文和先生,方才你劝我不要接旨,你到底看出了什么?”

  “这右将军的军职和宛城候的爵位都没什么,不过这兖州牧一职,将军难道不觉得其中另有玄妙吗?”贾诩捋着白须,笑眯眯道。

  “兖州牧……”

  颜良默念着这三个字,眼珠子转来转去,陡然间,眼中闪过一丝异色。

  “哼,好个曹操,果然够奸,送个官还这么阴险。”

  颜良冷哼了一声,脸上流露出讽意。

  方今乱世,光顶着州牧之类的头衔是没用的,占着地盘才是王道。

  似刘备顶着个豫州牧的头衔,谁又曾真当他是豫州牧。

  先前时颜良也只把那兖州牧当作是虚衔,没怎么在意,但经贾诩一提醒,却才看穿了曹操其中阴险用意。

  兖州眼下在谁的手里?当然是袁绍了。

  颜良一旦接了受了兖州牧这个头衔,就等于向袁绍宣布,老子我才是兖州之主,你袁绍是占了我的地盘,还不快还回来。

  如此一来,就等于在公然向袁绍这个天下第一大诸侯挑衅。

  很明显,这是曹操故意所为,目的就是挑起他和袁绍的争头。

  虽然说颜良也不是没得罪过袁绍,他也不怕袁绍,但那也仅是私下里的冲突。

  倘若自己接受了兖州牧之职,就等于向天下人公开宣布:我,颜良,从今往后就要跟袁绍对着干了。

  袁绍是个要面子的人,在南阳刚刚经历过战火洗礼的这个时机,跟袁绍公然决裂,显然不是明智之举。

  “将军一眼就识破了曹孟德的诡计,当真是英明。”贾诩笑呵呵道,不忘恭维颜良一句。

  颜良沉吟了半晌,却又道:“曹操这一招是够阴,不过光是右将军之职似乎还不够,这州牧的头衔还是有点用处的,本将还真是想要。”

  右将军有开府委任军官的权力,州牧同样有委任太守等地方文官的权力,颜良身为一方诸侯,既是武将的领袖,又是文官的领袖,兼有右将军与州牧之职自然是最好。

  顿了一顿,颜良向贾诩笑道:“文和先生,既然你先看穿了曹操的阴谋,想必已有应对之策,这件事就看你的了,你务必要为本将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应对之策。”

  “啊?”贾诩顿时尴尬在了那里。

  显然贾诩以为,颜良最多是不接受兖州牧的头衔便罢,却没想到他的这位主公还这般“贪心”,兖州牧之位也要,还要不得罪袁绍。

  “这可真是个难题啊……”

  贾诩指尖冥思苦想,指尖敲击着额头,而颜良却只顾闲饮美酒,轻松得紧,一点都不操心的样子。

  半晌之后,贾诩紧皱的眉头松开,眯起的双眼中,再度闪过几分诡秘。

  颜良看他那表情,马上就知道,自己这位毒士又有了“馊主意”。

  贾诩遂移座近前,附耳将自己的计策向颜良道来。

  颜良听着听着,脸上也露出坏笑,不禁向贾诩竖起拇指,感慨道:“我说文和先生,你果然不愧是在曹操身边做过事的人,也沾染了咱们曹丞相的习气,当真是够阴啊。”

  “将军这是在夸老朽的,还是在损老朽呢?”贾诩一脸无辜。

  颜良哈哈大笑。

  ######当天傍晚,颜良在军中设下小宴,热情的款待了毛玠这位来自于长安的谒者。

  在开宴之前,颜良很正式的焚香摆案,以应有的礼仪接受了朝廷的圣旨。

  当然,颜良又以甲胄在身为由,拒绝了下跪。

  颜良态度的转变,让毛玠既感到疑惑,又感到欣慰。

  其实毛玠出使之前就知道,对颜良兖州牧之封,乃是荀彧向曹操献上的计策,为的就是挑动颜良和袁绍斗争。

  不过毛玠知道贾诩归顺了颜良,深知这位毒士的厉害,只怕贾诩帮助颜良看穿了圣旨中的玄机,拒绝接旨,亦或颜良大怒之下,自己性命还要堪忧。

  但是现在,一切的顾虑都没有了,颜良如此痛快的接旨,让毛玠感到由衷的如释重负。

  颜良为了表示好客和热情,特地挑选了几名营妓,弄舞助兴。

  鼓乐靡靡,美酒浓郁,几巡酒过,帐中的气氛愈加轻松。

  “孝先啊,本将替曹公剪除了几部西凉诸侯,也算给曹公平定关中出了大力,老实说,他送给我这么几个虚衔,一点都不吃亏。”

  颜良借着佯醉,挑明了曹操先前的奸计。

  毛玠不想颜良如此“口无遮拦”,被戳穿了之后,顿时有点尴尬,他一时不知如何以应,只好低头赶紧饮几口酒,以掩饰心虚。

  “还有啊,当初曹公官渡兵败时,本将不远千里奔赴许都勤王,生生从袁军刀下救出了曹公的千金,说起来,本将还是曹家的救命恩人,就算这,曹公是不是该知恩图报呢。”

  颜良这是想试着再从曹操那里榨点油水出来。

  毛玠心中郁闷,心想什么千里勤王,你突袭许都,明明是去趁火打劫的。

  不过忽然间,毛玠猛又想起了一件事。

  尴尬的脸上,顿露笑意,毛玠便拱手笑道:“将军的功劳,丞相岂会忘记,所以此番除了朝廷对将军的封赏之外,丞相还有一些私人的谢礼。”

  说着,毛玠便将一道书信从怀中取出,双手奉给了颜良。

  “私人的谢礼,曹操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?”

  颜良好奇心顿起,便将那书信接过了看了一看,看罢后,脸色不禁掠起了一丝意外之色。

  那是曹操的亲笔信,他在信中声称,愿把女儿曹节嫁给颜良,从今往后,曹颜两家便结秦晋之好。

  “有意思,曹公原来是想请本将做他的女婿啊。”

  颜良说着,将那书信示于左右。

  毛玠笑呵呵道:“将军乃当世英雄,曹公乃当朝丞相,而交军与曹公又有共同的敌人,若能结为秦晋之好,正是门当户对也。”

  曹操这是想用结亲的手段来拉拢自己,这一点颜良岂能不清楚。

  不过曹操说得出有道理,如今袁绍势强,不仅仅是他颜良的最大敌人,正是天下诸侯最畏惧的敌人。

  自古以来,以弱敌强,无非是合纵联盟,协手对抗强敌。

  曹操的这个提议,虽然是出于为自己利益设想,但对颜良来说,也未必就是件坏事。

  忽然间,颜良又想起了曹节那俏丽的容颜,还有那一日被自己剥得赤条条的样子,心中禁怦然一动。

  颜良遂将目光转向贾诩,征询他的意见,这位毒士微微笑着,暗暗向他点头。

  贾诩既也赞面,颜良便无顾虑,便欣然应诺。

  毛玠大喜,忙又道了一番两家结好的场面话,更对颜良是连连敬酒。

  几杯酒下肚,颜良却话锋忽然一转,“这门亲事本将就应下了,烦劳毛谒者回长安之后,转达本将对曹公的敬意,此外,还请毛谒者将本将的这道上表顺便带回,上于皇帝陛下。”

  说着,颜良暗意一眼,贾诩便将早就准备好的一道上表,递给了毛玠。

  “将军客气了,举手之劳嘛。”

  毛玠很痛快的应下,顺手将那道上表打开扫了一眼。

  只一眼,毛玠的脸色却是刷的大变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