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三十七章 又羞又恨

第一百三十七章 又羞又恨

  颜良的这一道上表,中心意思其实也很简单。

  他在表中对曹操的死敌,四世三公的天下第一大诸侯袁绍,大肆的盛赞了一番,赞袁绍之功绩,盖世无双,乃两汉四百年来第一大功臣。

  一番长篇大论,让颜良自己都感到肉麻的盛赞之后,他在最后上表,请汉帝策封袁绍为王,以表彰其无可比拟的功绩。

  毛玠看到这道上表后,不惊骇才怪。

  当初汉高祖扫平异姓诸王,立下祖制,非刘氏而王,天下共击之。

  故两汉以来,凡称王者,往往成了权臣篡位的前奏。

  颜良为袁绍向汉帝上表请封为王,这等于帮袁绍为最终的代汉篡位做铺垫。

  曹操想借着为颜良封兖州牧和结亲的手段,拉拢颜良,顺便激怒袁绍。

  颜良则为袁绍请王位,以这种方式来安抚袁绍,以抵消化解自己领兖州牧之后,对袁绍所造成的不利影响。

  熟知三国的颜良,当然深知袁绍野心极大,早有代汉自立的野心,自己这一道上表自是正中其下怀。

  毛玠是聪明人,立时就识破了颜良的用意,自是惊讶于颜良竟有如此妙计,轻易就化解了荀彧的计策。

  “区区一件小事,毛谒者如果觉得不方便的话,本将可自派人赴长安向天子献表。”

  颜良淡淡笑着,打断了毛玠的思绪。

  毛玠清醒过来,犹豫了片刻,只得勉强笑道:“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,玠当然可以帮将军这个小忙。”

  毛玠只是一名使者,且已完成了曹操交待给他的任务,颜良这道上表虽然暗藏玄机,但他也无法阻止,与其拒绝,何不做一个顺水人情。

  见得毛玠应允,颜良和贾诩暗视一眼,眼中各闪过一丝诡笑。

  接着颜良便把毛玠肩一搭,大笑道:“毛谒者果然快人快语,本将就喜欢你这样的人,来,咱们继续喝。”

  颜良的兴致再起,帐中酒宴的气氛又高涨起来。

  毛玠心中无奈,却只能陪着笑脸,任由着颜良和他那班虎狼诸将灌酒。

  一夜的畅饮,只把毛玠灌得是七荤八素,差点把胃给翻出来。

  当天这场宴饮之后,颜良并未急于让毛玠携表回长安,而是让他跟随着大军一同班师回新野。

  在那里,还有一个人需要毛玠来做思想工作。

  ######三天后,新野,右将军府。

  颜良接受朝廷策封的消息传回新野后,黄月英第一时间就把自家府匾作了更换。

  军府东院的阁楼里,曹节已经被软禁了整整数月。

  自前番被颜良“施暴”,差点丧失了贞节之后,曹节就变得很乖,不再大吵大闹着耍丞相千金的脾气。

  曹节的性格并未变得温顺起来,她只是不敢于乱砸东西,但对那“服侍”她的婢女们,依旧横眉冷对,没什么好脸色。

  这日午后,正自烦闷的曹节,枯坐于堂中。

  大门忽的被人推开,抬头时,颜良大步而入。

  自那一天的不愉快后,曹节就再未见过颜良,如今事隔数月,猛然间再见,她的心一下子就悬到了嗓子眼。

  当天那令她羞耻的场面,和颜良如野兽般的举动,瞬间浮现于脑海,让她无法克制的紧张了起来。

  “曹小姐的脸色看起来很不错,看来本将把你养的还算可以。”

  颜良言语“轻薄”,如进自己家门一样,大步就闯了进来。

  准确的说,这里就是他的地盘,他想怎样就怎样。

  曹节见颜良走上前来,神经立时紧绷起来,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缩,顺势将自己的衣衫拉紧。

  她那紧张兮兮的样子,另有一番韵味,反令颜良不禁多看一眼。

  “紧张什么,本将又不会吃了你。”

  说话间,颜良已近一步之前,他已经能够嗅到曹节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。

  曹节身子缩得愈紧,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想做什么?”

  颜良逼至近前,目光肆意的盯着曹节那惶恐,却又故作镇静的俏脸蛋。

  那肆意的眼神,越盯越让曹节感到慌张,脸畔是红晕骤生。

  眼神侵凌一番后,颜良心中暗笑,忽然间身子往后一撤,退至了一个“有礼”的距离。

  “曹小姐不要多想,本将只是来探望一下你这位贵客,顺便还为小姐带来了一位故人。”

  说着,颜良招了招手。

  门外的亲军看到手势,忙是匆匆而去。

  过不多时,毛玠便步入了堂中。

  他一看到曹节,顿时面露喜色,几步上前躬身施礼,口称:“毛玠拜见小姐。”

  毛玠近曹操信任的近臣,平素多有出入相府,曹节自然也识得。

  她被软禁在此已久,如今头一次见到父亲的人,自是大喜不已。

  “两位先聊着,颜某就不打扰了。”

  颜良很大度的退出了堂外,看似在堂前欣赏院景,却不动声色的倾听堂中的对话。

  “毛大人,你可是来救我的么,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颜良这个禽兽的魔爪,你都不知道,这些日子以来我是怎么过来的……”

  曹节也没多动脑子,只一厢情愿的认为毛玠是来带她走的,更是一口气压抑的怨气,一通的便都宣泄了出来。

  毛玠很认真的倾听着曹节的抱怨,直到这位曹家小姐口干舌躁,气喘吁吁,无力再抱怨为止。

  这时,毛玠才叹道:“小姐受的委屈,下官也着实难过,不过下官此来,却并不是带小姐回长安的。”

  “不是带我走,那你为何在此?”

  曹节的心情旋即褪色,情绪一下子又紧张起来。

  毛玠干咳了几声,一脸苦涩道:“实不相瞒,下官此来,一是奉天子之命,向颜将军授以官职,这二来嘛……”

  听得天子竟然给颜良授时,曹节已是心中吃惊。

  她自然知道天子只是她爹的傀儡,天子给颜良授官,就是她爹在给颜良授官。

  可是,颜良明明是父亲的敌人,父亲不发兵攻灭他也就罢了,却为何反要给他授官?

  一直软禁在府中,不知外面天翻地覆的曹节,当然不知曹操的苦衷。

  这时,顿了一顿的毛玠,却给了她第二个,如晴天霹雳般的震惊。

  “这二来嘛,下官乃是奉了曹丞相的委托,特来做媒,将小姐许配来颜将军。”

  “什么!”

  曹节惊叫一声,神色茫然惊骇,仿佛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般。

  毛玠早料到她会这般吃惊,只好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。

  曹节这才确实自己的耳朵没问题,但她紧接着就认为,难道父亲受了什么刺激,脑袋变坏了不成,岂能将自己许给颜良这个禽兽。

  这是整个曹家的耻辱!

  惊骇之下,曹节顾不得体面,冲着毛玠就大叫道:“爹爹他为什么要把我嫁给那个匹夫,那可是曹家的仇人,爹爹应该发兵灭了他才是!”

  面对着曹节的叫嚷,毛玠摊了摊手,无奈的叹道:“丞相也想啊,只可惜,现在的颜良,已不是丞相能够奈何得了的了。”

  尽管曹节惊怒万分,但她还是从毛玠的无奈中,看出了几分异样。

  “毛大人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你快告诉我啊。”稍稍冷静下来的曹节,催问道。

  毛玠这下将颜良如何大败西凉大军,如何破解三路之敌,十万强敌的围攻,又如何兴兵威胁长安,逼得曹操不得不出此下策。

  听罢毛玠的黯然解释,曹节的俏脸重新为惊怖所占据。

  那种惊怖是前所未有的,即使当初颜良向她“施暴”时,都未曾有过。

  西凉军有多强,颜良有多少兵马实力,曹节还是知道的,她怎么也不相信,颜良这个武夫,竟然能够强到如此地步,这般绝境也能逆转过来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……那姓颜的,明明只是个无耻的匹夫,他怎能……”

  曹节震惊之下,语无伦次的喃喃自语着。

  毛玠接着又叹道:“丞相如今正处困境,无论如何也要安抚住颜良,还望小姐能够以大局为重,安心的接受这桩婚事吧。”

  曹节陷入了沉默,湿润的眼眸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。

  身为曹家的女儿,她岂能不明白父亲的困境,身为曹家的女儿,她又如何能不为父亲分忧。

  只是,心存的那份傲气,却让她觉得嫁与颜良是一种委屈。

  “大局为重,还请小姐应允。”

  毛玠眼见曹节犹豫,无奈之下,只好深深一躬,诚然的恳求。

  犹豫中的曹节,脑海中猛又想起了那一日的惊心动魄。

  却不知为何,潜意识中除了惊与羞,恨与恼外,还有一种她自己也说不出的感觉。

  正是那奇怪的感觉,还有毛玠的恳求,迫使她接受眼前的事实。

  沉默片刻,她轻叹了一声,幽幽道:“既是父亲有命,我焉敢不从,嫁就嫁吧。”

  毛玠闻言大喜,方才如释重负,忙又讲了一番道理,安慰了曹节一番,然后才放心的告退。

  堂中那二人的对话,颜良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派人送走了毛玠,颜良再次走进了堂中。

  曹节见得颜良那英武的身姿,想到自己不久就要嫁与眼前人,那种又恨又羞的复杂情绪,让她脸上情不自禁的涌满了红晕。

  这时,颜良却淡淡道:“结亲之事,想必你已知道,本将也不缺女人,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不少,你如果不愿意,大可一走了之,本将不会拦你。”

  说着,颜良拂袖转身,让开了一条路。

  那曹节原以为颜良巴巴的想高攀于她,却没想到颜良根本没把她当回事,一瞬间,她又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羞辱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