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再沉默的江东

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再沉默的江东

  (连续六天三更了,今日三更送到,求几张月票)丹徒,吴侯府。

  森严的大堂中,八支巨大的火把将整个大堂照得耀如白昼。

  火光映照下,那碧眼紫髯的年轻人,正手托着额头,指尖有节奏的轻轻敲击着案几,目不转睛的盯着案几上的那一封帛书。

  他就是孙权,江东新的主人。

  脚步声响起,门外的亲军趋步入内,拱手道:“禀主公,周都督和子布先生到了,正在外候见。”

  “请他们进来吧。”孙权只微摆了摆手。

  片刻之后,一名中年文士,还有一名年轻俊美的武将并肩入内,齐声拜见孙权。

  孙权沉静的脸上马上浮现出几分和蔼的笑容,点头还礼,请那二人入座。

  主臣坐定,孙权尚未言时,那年轻俊美的武将,便拱手道:“主公连夜招我等前来,想来必有要紧之事。”

  孙权点头道:“公瑾所言不错,南阳的颜良刚刚派使者前来,这是他的亲笔信,你二人也看一看吧。”

  侍从遂将书帛传下,周瑜和张昭分别看过,二人神色微微有异,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  “这颜良好大的口气,竟想和我们联手瓜分荆州。”

  周瑜的言语中,似乎有几分不屑。

  孙权笑道:“是啊,这颜良不过占了一郡之地,就敢觊觎荆州,刚开始时我还真有点吃惊,不过那个伊机伯口若悬河,分析了一大通的利害关系,倒让我有点动心。”

  “主公莫非已经允诺了此事?”张昭显得有点紧张。

  孙权摇了摇头,“如此大事,岂能轻易就做决定,我之所以召你们前来,正是想听听你们的看法。”

  “昭以为主公万不可答应那颜良。”孙权话音方落,张昭不表示了反对。

  孙权把目光转向了张昭,问他为何不赞同。

  张昭朗声道:“颜良有吞并荆州之心,却又力不从心,所以才会联合我江东,想借我们出兵,诱分刘表的兵马,他才好从中渔利,主公岂能上了他的当。”

  一语,却将孙权点醒,不禁连连点头。

  张昭微捋白须,冷峻的神情间,略有几分自信得意。

  这时,周瑜却道:“颜良此举,虽有借刀杀人之嫌,但黄祖乃我江东世仇,就算没有颜良所邀,主公也当发兵攻杀黄祖,一可为先公报仇,二可树立威名,叫江东人心臣服。”

  周瑜慷慨一言后,孙权本是冷静下去的表情,马上又兴奋起来,点头道:“公瑾所言,似乎也有道理。”

  见得孙权倾向于周瑜,张昭的眼眸中掠过一丝不悦。

  周瑜却无视张昭,继续傲然道:“换而言之,就算那让那颜良得些渔利又如何,待得攻刘表之后,我军再挥师北上,自可将颜良一举荡平,从此全据荆州。”

  听着周瑜的豪言壮语,张昭却冷笑了一声。

  周瑜俊美的脸上掠过一丝愠色,转过头来,冷冷问道:“瑜所说之话,不知子布觉得有何可笑。”

  “公瑾啊,你有自信当然是好的,不过这颜良以区区一郡之力,硬是击败了十万敌人的围攻,此人的能耐可远非刘表这等守成之辈可比,你想张口间攻灭此人,又谈何容易呢。”

  宛城大胜,颜良的威名已遍传天下,江东自然也有所听闻。

  孙权听得张昭这番话,不禁也微微动容。

  周瑜的脸上,却依旧自信从容,丝毫不为张昭之言所动。

  他只冷笑一声,“颜良纵有几分能耐又如何,纵横江汉,靠的是强大的水军,颜良在南阳逞狂便罢,若敢南下深入长江,我江东水军又岂是吃素的。”

  周瑜的豪言壮语,只把张昭呛得无言以应。

  这一场辩论,就此见得分晓。

  孙权的碧眼流露出笑容,欣然道:“黄祖乃我孙氏世仇,焉能不伐,如今我江东兵精粮足,正是复仇之时,我已决意举兵西进,此番定要攻破江夏,斩杀黄祖狗贼。”

  孙权下了决心,周瑜精神大振,张昭却是有几分不悦。

  豪言之后,孙权却又叹道:“伐黄祖是自然的,只是一想到让那颜良占了便宜,我这心里边就有点不是滋味。”

  周瑜嘴角微扬,浮现一丝冷笑,“主公莫忧,瑜有一计,管叫颜良占不得半点便宜。”

  ######去岁以来,南阳盆地在和平中迎来了第一个丰收。

  新野的屯田大获丰收,再加上诸县收上来的粮赋,今秋的这场大丰收,使得颜良粮仓里所积之粮,支以足持他的大军一年所用。

  三军未动,粮草先行,粮食的丰收,更令颜良可以无后顾之忧,放开手去攻取襄阳。

  秋收刚过,颜良暗中给各地驻军下达命令,令诸将加紧训练,各军随时待命。

  这一个多月以来,颜良一直在伪装腿伤,暗中准备南进的同时,明里跟刘表礼尚往来,暗里又给蔡玉屡贿钱财,而为了表示诚意,颜良还特意将刘表士兵一部分家属送归,以显示友好。

  颜良的诸般手段,渐渐的开始收获成效,刘表原先打算从江陵增兵襄阳的计划,就此搁置,襄阳附近的荆州水军,戒备也有所松懈。

  刘表的放松警剔,给了颜良更多的信心,万事俱备,只欠一场东风。

  而这场东风,便是江东孙氏。

  刘表是有所放松,但襄阳那五百艘战船,几万精锐的水军却不是形同虚设。

  陆上作战,颜良可以不把荆州任何一将放在眼里,但他却不得不承,水军作战,自己的能力甚至还不及蔡瑁。

  颜良所能依仗的,唯有甘宁的五千水军,和那两百艘战船。

  甘宁的水战能力颜良是深信的,但那五千新训未久的水军士卒,颜良却对他们没有太多的信心。

  以五千新训的水军,去对付刘表几万精锐水军,颜良自不能把攻下襄阳的关键,寄托在在这场把握不足的水战上。

  颜良唯有等。

  十天之后,颜良终于等到了让他兴奋的消息。

  孙权终于出兵了。

  孙权亲自坐镇柴桑,以周瑜就前敌都督,两万水军,七百余艘大小战舰,溯江而上,浩浩荡荡的杀奔夏口而去。

  新野,右将军府。

  “孙权终于出兵了,奶奶的,等得老子屁股都快磨出了茧,现下套子已经下好,刘表,就等着你往里跳了。”

  沉寂半年之久,机会终于到来,颜良一时也有点难抑兴奋。

  诸将无不振奋,个个摩拳擦掌,根不得立刻就杀奔襄阳,再痛痛快快的大战一场。

  群情振奋中,许攸却叹道:“主公,孙权出兵固然是个好消息,不过遗憾的是,老朽还有一件坏消息,恐怕要扫主公的兴致了。”

  颜良的眉头顿时一皱,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他却一脸淡然,摆手道:“再坏的消息,还能坏过十万大军围攻不成,先生的细作打听到了什么,尽管说来。”

  “咳咳,是这样的,襄阳的细作回报,那孙权在出兵之前,大肆的在襄阳城中散播消息,说是已与主公结成联盟,约定共同出兵,瓜分荆州。现在襄阳城内,就连那三岁的小儿,也知道此事。”

  此言一出,整个大堂中顿时鸦雀无声。

  众人高涨的情绪,仿佛一瞬间被许攸嘴里的这瓢冷水浇灭。

  颜良的眉头暗凝,暗道江东果然不是刘表可比,孙权这碧眼儿竟是不但识破了计谋,而且还来了个将计就计。

  看着沉默的众文武,颜良却突然哈哈一笑,笑的是何等的豪然,何等的狂放。

  “不就是计策被识破了嘛,有什么大不了的,当初十万大军围攻时,本将都没皱一下眉头,何况于今日兵精粮足,都给本将打起精神来!”

  颜良的自信与豪然,感染了在场众人,那沉寂下去的热血,渐又沸腾起来。

  信心,再度重聚。

  大堂之中,转眼又喧嚣起来,众人都议论纷纷,你一言我一语,思考着对策。

  颜良那刀锋似的目光投向了贾诩,大声道:“文和先生,江东这可是不给你面子,公然识破了你的计策,你若不想出一个反击的计策,你的颜面何在。”

  颜良又把重担压在了贾诩头上。

  贾诩面露一丝尴尬,额头间也浸出几滴汗珠,苦笑道:“这件事可不好办啊,主公且容老朽想想。”

  贾诩眼神中,隐约透露着几分难色,看来这一次的局势对他来说,也是相当的棘手。

  颜良也没催逼贾诩,目光投向南方,心中暗暗道:“不就是道汉水么,老子我就不信攻不过去……”

  ######战乱再起,战争的阴云,再次笼罩了荆襄大地。

  黄昏日落,残阳如血。

  苍凉的古道上,两个年轻人并肩而行。

  前方不远,玉带般的汉水映入眼帘。

  两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。

  “送君千里,终须一别,好友,留步吧。”

  “你当真下定决心了吗?”

  “青春有时,我不想再虚度年华,既有明主,自当出山。”

  一阵沉默。

  “若你如此决意,那我们今后就有可能成为敌人。”

  “果真如此,战场之上,我不会留情。”

  “我也不会。”

  言已尽,两个年轻人拱手一别,然后沿着相反的方向,毫不犹豫的大步而去。

  夕阳下,那两道斜长的身影越拉越远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