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

第一百四十六章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

  半年之前,颜良割了张允的一只耳朵,那痛苦可怕的场面,张允自是毕生难忘。

  今日的张允,本是打算杀败颜良,以雪前耻,却怎又料到,颜良麾下竟有甘宁这员出色的水将,竟以五千之军,轻易的击败了自己强大的舰队。

  而今,再面对那个割了自己耳朵的仇人,张允心中竟无半点愤恨,所有的,只有无尽的恐怖。

  他怕死。

  面对着跪地求饶的张允,颜良却面色冷傲,没有一丝怜悯。

  “主公,此战蔡瑁并未全力出击,只派了这贪生怕死之徒出来送死,末将生擒了这厮,请主公示下如何处置。”

  听得甘宁之词,颜良的眉头暗暗一皱。

  没想到蔡瑁这厮还挺聪明,没有倾全力一战,此役虽胜,却不能将荆州水军全歼,实为可惜。

  颜良如刃的目光,扫向了身前跪伏的张允身上,嘴角浮现一丝不屑。

  “什么世族公子,什么名士风流,却如此厚颜无耻的请降,无半点风骨,刘表,看看你亲近的人,都是一群什么样的废物。”

  心中不屑,颜良冷笑一声,“张允,你既已被生擒,可愿归降。”

  “愿降愿降,罪将愿降。”

  张允听得颜良此言,以为颜良不想害他,有心招降,暗喜之下,想也不想,回答的极是干脆痛快。

  颜良却叹道:“只可惜呀,本将麾下,不是勇冠三军之士,就是智谋超群之辈,至少也要有几分刚骨,不知张大公子有何长处,值得本将收降了你呢。”

  颜良此言,分明就是在嘲讽张允既无能又无骨气。

  张允听着神色一怔,接着满脸便涌起羞愧之意。

  “罪将……我……”

  张允结巴了半天,找不到丁点优点,正焦急时,忽然间眼前一亮。

  “罪将乃世族出身,在荆襄跟许多大族之士交好,将军若想取荆州,罪将愿为将军结好这些大族之士。”

  此言一出,左右文丑等人,无不面露憎厌之色。

  颜良没想到,这张允怕死也就罢了,竟然还公然背叛自己的舅舅刘表,要为颜良做带路党。

  听着张允的谄媚之词,颜良脸上的杀气却越来越浓。

  颜良要称雄荆襄是不错,要收取大族人心也不错,但他绝不会为此,容忍自己的麾下,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。

  冷笑声中,颜良神色陡然肃厉,厉声道:“来呀,把这鼠辈给本将拉去斩了。”

  号令下,左右诸将无不称快。

  旁边满宠余心不忍,便劝道:“主公,此人虽然无耻,但如今既已投降,何不放他一条生路,以显示主公的心胸。”

  这时,贾诩却捋须笑道:“伯宁,主公杀此人,可并非是没有心胸,这其中的用意,伯宁莫非看不出来么?”

  贾诩不愧是颜良,竟是猜到了自己的意图。

  满宠其余诸人则是一脸茫然,心想自家主公冒着杀降的恶名,其中能有什么深意。

  “伯宁,你莫非忘了这厮的身份了吗?”贾诩也不揭破,只提醒了一句。

  “身份,他不就是刘表的外甥吗……”

  茫然片刻,满宠陡然间神色一振,惊道:“主公,你莫非是想通过斩杀此人,激怒刘表,逼他勒令蔡瑁出战,好让我们全歼荆州水军不成?”

  颜良冷笑不语,昂首远望着南岸。

  他这般态度,当是莫认了满宠之言。

  颜良最怕的就是一败之后,蔡瑁便龟缩不出,而今自己若宰了刘表心爱的外甥,还怕他不盛怒之下,为张允报仇么。

  满宠这才恍然大悟,拱手叹服道:“主公深谋远虑,我等实有不及,惭愧,惭愧。”

  其余诸将反应稍慢,这时也反应过来,无不对颜良深深赞服。

  “还等什么,把这厮给本将宰了,以他的人头祭旗。”

  这时左右再无迟疑,几名虎熊亲军上前便将张允拖了走。

  “将军饶命,饶命啊——”

  张允撕心裂肺的嘶嚎着,伴随着“咔嚓”一声脆响,惨号之声骤止。

  鲜血沿着栈桥缝隙淌入水中,和那漫江漂散的鲜血汇聚,将半边江面染红。

  方圆数里,浮尸遍布。

  ######襄阳,州府。

  刘表神色凝重,盯着案几上的那个木匣,整个人僵硬如雕像一般,久久不动。

  堂前的众文武,尽皆神色黯然,屏气凝息,大气都不敢出一口。

  沉默许久,刘表终于抬起了颤巍巍的双手,一点一点,艰难的将木匣打开。

  那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赫然映入眼帘。

  或许是因为提前有了心理准备,这一次,刘表并没有被吓昏过去。

  今午时分,蔡瑁将水战失利消息报来,自刘表以下的襄阳众文武,无不是大惊。

  紧接不久,刘表又得知一个噩耗,他的宝贝外甥竟然为颜良所杀,更可恨的是,颜良竟然不给张允一个全尸,只将他的首级送还示威。

  而今,亲眼见到外甥的首级,刘表终于承认了这个残酷的事实。

  心如刀绞,刘表苍老的脸上,青筋在抽动。

  “颜良,颜良,老夫若不杀你,誓不为人!”

  咬牙切齿中,刘表陡然间站了起来,厉声道:“速传令给蔡瑁,老夫命他尽起水军出战,一定要灭掉颜良匹夫的水军。”

  盛怒之下,刘表做出了主动出击的命令。

  左右庞季、韩嵩等人,均沉得刘表此举有些冲动,但为刘表怒势所慑,皆不敢出言相劝。

  而此时的蒯越,因是江夏军情吃紧,已奉了刘表之命,前往江夏辅佐黄祖对抗江东之军。

  蒯越不在,无人再能劝动刘表。

  “琦儿何在?”刘表又是一声厉喝。

  “儿子在此,父亲大人有何吩咐?”堂中列席的长子刘琦,匆忙起身。

  刘表道:“你速带五千兵马增援水寨,为你舅父助战,你二人联手,务必要为你表兄报得大仇。”

  “儿遵命。”

  一场血腥味十足的议事,就此结束。

  得到父命的刘琦,快马赶回了自己府中,准备匆匆收拾一下,即刻率军赶往江边水寨。

  刘琦方入府中,仆人便道:“禀公子,有一位自称是公子表兄的诸葛公子登门拜访,已在堂中等候多时。”

  “诸葛公子?莫非是孔明不成,他这个时候来做什么?”

  刘琦有军务在身,便想去粗粗去应付一下了事。

  当下他便前往大堂,进门时,却见一位俊郎的书生,正手摇着羽扇,踱步于堂中,饶有兴致的欣赏四周墙壁上所悬的字画。

  刘琦一眼认出,那人,正是诸葛亮。

  “孔明兄,你不在隆中隐居,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里来了。”

  刘琦笑着步入堂中,拱手见礼。

  诸葛亮手持羽扇还之一礼,淡淡道:“颜良发兵入侵之事,已是乡野皆闻,亮得知此事,便特来向大公子询问一下战事如何。”

  “唉~~”

  刘琦叹了一声,遂将张允兵败,为颜良斩杀,首级送往襄阳之事,如实的道与了诸葛亮。

  他二人互为远亲,年龄又相仿,平素也有些交情,故而刘琦在诸葛亮面前,也不隐瞒兵败的事实。

  诸葛亮听罢,眉头不禁暗暗一凝,“没想到这颜良如此残暴,张将军已然束手就擒,他竟然还要痛下杀手。”

  言语之间,诸葛亮脸色深为厌恶。

  刘琦又是一声叹,“此人前番还假装受了腿伤,主动跟父亲言和,而今却突然举兵入侵,这匹夫不光是残暴,更是狡猾之极。”

  听得刘琦的话,诸葛亮连连点头,表示附合。

  二人将颜良恶行数落了一回,刘琦忽然想起有军务在身,便起身告辞,“琦奉了父亲大人之命,要率军前去增援襄阳水军,今日就不能多陪孔明兄了。”

  孔明神色一动,却并没有识趣的告退,反而问道:“此次虽折了一阵,但襄阳水军未动了筋骨,何至于再增兵。”

  “孔明兄有所不知,那颜良杀了张公诺,还把首级送了回来,父亲看了之后,极为震怒,不但要增兵,而且还要我协助舅舅主动出击,为公诺报仇血恨。”

  孔明听罢,神色一变,当即道:“若果真如此,州牧大人便是中了颜良之计,襄阳危矣。”

  刘琦闻言神色大变,眉宇间立时惊恐,急道:“孔明兄何出此言?”

  “杀俘不祥,颜良明知如此,还非要斩杀张将军,分明是想激怒州牧,诱使我襄阳水军主动出击呀。”

  一席话,刘琦恍然大悟。

  惊怔了片刻,刘琦却又道:“我襄阳水军远胜于颜良,就算主动出击,也不至于一败再败吧。”

  诸葛亮却摇头道:“颜良能击败张将军,就证明其军中有水战高人,必然不怕蔡将军,若此番主动出击,必中了颜良圈套,到时水军一失,谁还能阻止颜良大军南渡汉水,危及襄阳。”

  这一席话,只令刘琦恍然大悟,更是惊得额头直滚冷汗。

  惊恐之下,刘琦当即就想去回州府却劝刘表,方生此念,却又陷入了犹豫。

  “父亲如今盛怒之下,谁的话都听不进去,这个时候,我也不敢去触怒父亲呀。”刘琦一脸的为难。

  诸葛亮却是诡秘一笑,“用不着大公子去犯怒,自有别人会。”

  说着,诸葛亮移座近前,附耳向刘琦低语一番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