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四十八章 文武双全的奇士

第一百四十八章 文武双全的奇士

  “靠,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啊。”

  瞬息之时,颜良就明白了此人的用意。

  眼前这个垂钓者,他可不是在钓鱼,他这是仿效姜子牙,想要钓周文王。

  敢效仿姜子牙的手段,定然胸中怀有奇谋智慧,此人果然如颜良所料,乃是不同寻常之人。

  而这北岸之地,皆是他颜良的地盘,此人除了想“钓”自己之外,还有何人。

  颜良的心中,忽然间有一种强烈的得意。

  自他起兵以来,如文聘、贾诩等人,多是自己用“强迫”的手段,拐到自己的麾下,仔细想想,自己麾下的谋士与武将,竟无一人是主动的投效。

  原因无他,无非觉得他们觉得,颜良只是袁绍手下的一员叛将,没什么前途罢了。

  而今,却终于有人主动的向自己抛出了橄榄枝,这就证明自己已向天下英杰证明了自己,渐已有人开始对自己寄于厚望。

  这般改变,是颜良用多少血战才换来的,不似袁绍那般,只要背着一个袁氏的名,就有大批的人才如飞蛾扑火一般投奔,他如何能不感到得意。

  只是,却不知眼前这个投奔者,又有几分斤两。

  “先生把本将比作周文王,倒也算是贴切。”

  颜良一点都不谦虚,这般强烈的自信,却令那垂钓者眼色微微一动,似乎有点意外。

  颜良却接着就道:“不过先生把自己比作姜子牙,就我就不太确定了,先生虽有姜太公的志向,但不知有几分姜太公的智谋。”

  颜良也是在试探此人,毕竟他麾下不收庸碌之辈,此人虽有心投奔自己,但也要看看他有什么能耐。

  “将军意图攻破襄阳,吞没荆州,眼下看来,似乎是遇上难题了吧。”

  垂钓者收起了鱼竿,忽然间问了这么一句话。

  此人忽有此问,当是还有下文。

  颜良便不动声色道:“先生何以见得?”

  垂钓者笑了笑,不紧不慢道:“将军水军虽少,但却有一员良将,足以荡平荆州水军。只可惜荆州水军龟缩于水寨中,就是不肯出战,将军攻之不克,就无法渡过汉水,攻取襄阳,难道这不算难题吗?”

  颜良心头微微一震。

  此人居于乡野,却将两军交战的形势,以及自己所面临的困境看得一清二楚,别的不论,光是这一席话,就足以证明此人非同一般。

  心中惊奇,颜良面上却不动声色,只淡淡一笑,却道:“先生既是看出本将的难处,想必先生已有破解之策,愿闻赐教。”

  颜良猜想此人既然打算投奔自己,又费尽心思演了这么一出姜太公钓鱼的戏,而且还主动的点破了自己所面临的困境,想必是早有良策,想以之作为展露才华的敲门砖。

  既然有此好事,颜良如何能不趁机一问。

  那垂钓者也不答,只站了起来,突然间拔出了腰悬的佩剑。

  这是一个极危险的动作,方一拔剑,远处观望的周仓等亲军大惊,以为那人要对颜良行凶。

  顷刻间,兵器出鞘之声响成一片,众亲军作势就要扑将上来。

  颜良却一抬手,示意众人休要冲动。

  那垂钓者虽然意外的拔剑,但颜良锐利的眼睛却看得出来,此人并无歹意。

  更何况,以颜良的实力,此人就算别有用心,又岂能奈何得了他。

  周仓等人被颜良一止,便不敢再上前,只凝神戒备。

  颜良却背负双手,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人。

  那垂钓者果然没有行凶,而是用剑在地上划了两道沟痕,内中划了“汉水”二字。

  接着,他便将手中之剑横着一放,架在了两道沟痕之间。

  “将军所虑,无非是难渡汉水而已,如果在两岸之间,架设一道浮桥,局面又当如何呢。”

  浮桥!

  颜良的神色一动,思绪飞转如潮,眼看着地上那图案,脑中思索着垂钓者所说之词。

  “浮桥、浮桥……”

  思绪流转,那些沉埋的记忆从脑海深处被翻处。

  颜良渐渐想起,当年宋太祖赵匡胤来南唐之时,就是选择了在长江上首次架设浮桥,才使大军和粮草毫无障碍的运抵南岸,对金陵形成包围。

  今日之势,岂非与那一短历史有些相同。

  “对啊,老子怎么没想到呢。浮桥一架,我的兵马就可以如履平地的渡江,到时候蔡瑁若龟缩不出,他的水军就等于废掉,倘若忍不住出来破坏浮桥,岂不正中我下怀,正好将之歼灭,妙计,当真是妙计。”

  颜良越想越兴奋,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他的目光转向那垂钓者,内中闪烁着浓厚的兴趣,好像盯着一块肥美的鲜肉。

  只区区数言,颜良便确信此人有着非同一般的知慧,竟是帮自己解决了如此一道大难题。

  如此良才,颜良岂能不收入麾下。

  只是颜良现在需要确认的,却是此人是谁。

  当下颜良微微一拱手,“先生这条妙计,当真是为颜某解了燃眉之急,但不知先生尊姓大名?”

  “在下颍川徐庶。”

  徐庶!

  听到这个名字,颜良心头微微一震,不禁多看了他几眼。

  演义中的徐庶,乃是刘备麾下第一位顶级谋士,正是此人给刘备推荐了诸葛亮。

  徐庶虽为谋士,但却与其他谋士不同,此人乃游侠出身,后来才弃武从文,实可谓是文武双全。

  而且此人在行军打仗,临阵用谋的能力,更是有其独到之处。

  历史中的刘备正是拥有了徐庶,方才在与曹军的数次交手胜出,洗刷了他每遇曹军,败多胜少的耻辱。

  如果不是后来因为母亲被曹操所抓,徐庶不得不转投曹操,颜良相信,拥有徐庶的刘备,很可能改变三国鼎立的格局。

  而眼前,这样一个传奇式的人物,却就站在自己面前,而且一见面就为自己献上了一条妙计。

  颜良心有所感,便是笑道:“久闻徐元直大名,今日一见,当真是名不虚传。”

  “将军也知徐某之名吗?”徐庶显得有些惊讶。

  此时的徐庶,不过是蛰伏于荆州的隐士,声名并未显著,而颜良却一语道出了他的表字,如何能不让徐庶感到意外。

  “先生有王佐之才,颜某可是仰慕已久啊。”

  颜良毫不吝惜赞扬之词,一句“王佐之才”,已是对谋士最高的评价,只将徐庶听得有些受宠若惊。

  感动之下,徐庶当即从怀中取出卷画册,双手捧上。

  “此乃徐某所画的浮桥之图,其中关于架设浮桥的地点,两岸的距离,以及水深等诸般之数,都详细列出,相信可助将军成就大事。”

  连架桥的图纸都准备好了,看来这徐庶当真是准备充分,早就设计好了要投奔自己。

  颜良心中感叹,将那图纸接过来一看,果然如他所言,关于浮桥的每一项数据都罗列的清清楚楚,甚至于浮桥该用什么船做桥身,该用多长的木板做桥面,都写得是详详细细。

  这样一套精密的浮桥之图,必然不是一天两天所能绘成,更不是凭空想象出来,想来徐庶花了不少心思钻研,还有实地的考查测量。

  这个徐庶,还真是有心啊。

  颜良合上了图卷,嘴角露出一丝笑,“先生这浮桥之图,当是花了不少时间,看来先生是早就算准了,有朝一日,颜某定会打过汉水去吧。”

  听得此言,徐庶先是一怔,随即笑而不语。

  徐庶的表情,当是默认了颜良的猜测。

  荆襄的真正的奇人隐士,果然都不看好刘表。

  王佐之士在此,且主动献计投效,岂能错过。

  当下颜良豪然一笑,拱手道:“元直先生既然要做姜太公,我颜良正好也喜欢做周文王,我与先生如此有缘,先生何不与我同归军中,助颜良我成就一番大业,颜良必有重重的酬谢。”

  君子不言利,颜良提到“酬谢”时,徐庶的眼神微微有变,却问道:“但不知将打算如何酬谢徐某。”

  “荣华富贵,青史留名,不知先生可觉得这酬谢够不够份量。”

  荣华富贵,青史留名,这短短八个字,既有利,又有名,古往今来,天下英豪不皆为这八个字所折腰么。

  徐庶心头一震,却为颜良的豪言壮所感染,再无犹豫,拱手道了一声:“徐庶拜见主公。”

  这诚然一拜,那一声“主公”,当是徐庶表明了归顺之心。

  颜良是欣慰之极,不禁哈哈大笑,遂是携了徐庶,并马齐驱,望着大营归去。

  一路谈笑,主臣甚是投机。

  将近大营时,颜良忽然想起了什么,便问道:“元直先生,不知你可认识一个叫作诸葛孔明的人。”

  听得颜良提到诸葛亮,徐庶感到有些意外,奇道:“原来主公连卧龙之名也听说过。”

  “徐庶果然认识诸葛亮,既然如此,那我何不让他帮我把诸葛亮也顺道挖过来,诸葛亮一手辅佐刘备成就大业,此等王佐之才就在眼皮子底下,岂能不为我所用呢。”

  徐庶似乎看出了颜良的心思,未待颜良开口,却是轻声一叹。

  “庶也曾劝孔明跟我一道投效主公麾下,不过这孔明对主公成见太深,庶实在是难以劝动。”

  颜良眉头顿时一皱,心道:“我跟诸葛亮素未平生,他为何会对我有成见,难道是因为我抢了他老婆不成……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