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五十一章 井底之蛙

第一百五十一章 井底之蛙

  荆州军大阵,刘表一身戎装,手扶佩剑,神色凝重。

  一眼扫去,旗帜飞扬,衣甲鲜明,这些肃然而立的将士,让他心安了不少。

  正前方,漫天的尘土已歇,地一隆隆而近的震动也渐止,远远望去,数千敌骑已停止了前进,聚集在几百步外,不敢再进一步。

  仿佛汹汹而至的敌人,已为自己的军势所慑,不敢再逞凶扬威。

  刘表的脸上,傲然渐起。

  “启禀主公,蔡将军的水军已经倾巢而出,正向上游的浮桥杀去。”

  飞奔而至的斥候,大声的禀报。

  刘表微微点头,眸中掠过几分满意之色。

  蔡瑁的水军已全部出击,只要能摧毁颜良的浮桥,就能隔断南北联系,把颜良的一万过江的兵马变成一支孤军。

  如此,襄阳之危不但能化解,自己甚至还能把颜良困死在南岸。

  “颜良,就算你奸滑,异想天开的架了一座浮桥又如何,最终还不是聪明反被聪明误,哼。”

  刘表冷哼一声,神色渐生不屑。

  正自畅想起,对面,敌军之阵发生了变化,一支骑兵斜向杀出,却并没有从正面发起进攻,而是向着侧翼迂回而来。

  刘表的精神马上紧张起来,大声喝道:“王威何在?”

  “末将在。”麾下一名武将应声叫道。

  刘表马鞭一指,“贼军这是想迂回我军侧翼,你速去右翼压阵,绝不可令贼军接近。”

  “诺。”

  王威领命,策马飞奔而去。

  右翼处的刘表军阵迅速的改变阵形,大批的弓弩手赶到,准备迎击侧翼而来的敌军。

  迎面观战的颜良,清楚的看到了刘表军变阵,便想这刘表果然还有几分斤两,看出了自己要先击他的侧翼。

  “看出了又怎样,刘表,你对付的可不是无名之辈,而是河北上将文丑。”

  颜良对他这位兄弟充满了信心,却也未有一丝忧虑,只昂首静观其变。

  右翼处,文丑率领着两千神行骑,已是飞奔而至,转眼距刘表军侧翼只不到两百步。

  两百步,这已经进入了强弓硬弩的射程范围。

  马蹄如飞,仍在飞速的前进。

  荆州军阵中人影纷动,虽然看不太清楚,但文丑凭着一个优秀骑将的经验,判知敌军弓弩手已经准备开弓放箭。

  “全军,向西!”

  一声暴喝,文丑急是勒转马头,胯下良驹发出一声“灰律律”的嘶鸣,应声改变了方向。

  两千如箭射来的神行骑,竟于半道间突然改变了方向,掠过敌阵侧翼,向着后方绕去。

  而这个时候,荆州军阵中刚刚下达了放箭的命令。

  成百上千支箭矢漫天盖地而来,却偏偏晚了一刻,大部分的箭矢射了一个空,文丑的神行骑只有区区十余人被射中。

  避过箭袭的文丑,率军飞速的绕往荆州军后方,再度冲杀而去。

  荆州军阵马上变化,后方的士卒变后阵为前阵,匆匆忙忙的结阵迎敌,而大批弓弩手们则急急的赶往后阵。

  只晚了片刻的功夫,文丑的轻骑已从后阵前掠过,众骑士于马上放箭,一顿飞蝗般的箭矢扑来,瞬息间百余荆州军士被射中,惨叫之声骤起。

  而就在荆州军方面刚刚准备以弓弩反箭时,文丑的轻骑马上又掠阵而过,转眼又绕往了敌军左翼。

  如此这般,凭借着强大的机动力,文丑如耍猴一般,不断的牵着荆州军的鼻子走,逼使对手不断的改变阵形,疲于奔走变化。

  轻骑的强大之处,正在于此。

  刘表常年窝于荆州,平生虽几度跟曹操交手,但那时的曹操骑兵并不强,实际上,刘表可以说根本没有与大规模骑兵交战的经验。

  而他现在所面对的,却是实力仅次于颜良的骑将文丑,只几个来回的迂回拉扯,刘表原本严整的军阵,便是秩序渐乱,隐然已有乱了阵脚的迹象。

  破绽,已现。

  东南处,刘表军的阵势现出纷乱,弓弩手和长枪手挤在了一团,一时混乱无法掉转方向。

  只这片刻间的破绽,又岂能逃过颜良的鹰目。

  刀锋似的眼眸,杀机陡然,颜良厉声道:“铁浮屠,给本将冲击东南处敌阵,只许进,不许退!”。

  号令一层层的传下去,列阵已久的胡车儿,此时早按捺不住,闻知将令,长啸一声,纵马跃马便冲了出去。

  一千铁浮屠,轰然而出,挟着无上的威势,向着刘表军阵汹涌而去。

  铁蹄踏地,掀起震天动地的响声,声势浩大,几如决堤而下的洪流一般。

  两万荆州军,无不为之变色。

  敌军,终于发动了强攻。

  刘表见得颜良重骑来,一眼扫去,竟是直奔自己军阵的薄弱处而去。

  “蔡中何在?”刘表急是大叫。

  “末将在。”蔡中拨马冲至。

  刘表指着军阵斜侧混乱处,急叫道:“你速带三千兵马增援那一翼,务必要挡住敌军的冲击。”

  蔡中得令,急是调拨人马向混乱处而去。

  只是,为时已晚。

  两军相隔不过几百步,当蔡中还在调拨兵马时,胡车儿那一千铁浮屠,便如一支巨大的黑色长矛一般,挟着排山倒海之势杀至。

  仓促之间,几百名弓弩手急是放箭,但那些零落的箭矢,又岂能挡得住急扑而至的敌人。

  一千铁浮屠,仗着坚甲防御,迎着箭矢勇敢的前进。

  五十步、三十步、二十步……

  那一柄锋利的巨矛,瞬间撞至。

  轰响声中,人仰马翻,肢离破碎。

  胡车儿一马当先,大刀如秋风扫落叶一般,将挡在前面的几名盾手斩飞出去。

  漫漫血雾,还有那惨烈的嚎叫声中,胡车儿如发狂的蛮牛一般,生生的将混乱的敌阵撕开了一条口子。

  身后,铁浮屠如撞入羊圈的恶狼,挥舞着饥喝的兵刃,破阵而去。

  只须臾间,那破阵口就急速的扩大,原本严整的荆州军阵,就如一道脆弱的玻璃墙一般,一点破碎,整座军阵迅速的崩溃。

  从东南处杀入的铁浮屠,冲势丝毫未减,仗着重骑超强的冲击力与防御力,冲着即定的冲击路线,无可阻挡的向前冲击。

  铁蹄如磨盘一般,将所有阻挡的敌人碾杀于脚下。

  片刻之间,一条血路将荆州军阵从前到后贯冲。

  这些未经真正战火考验的荆州军,何曾见过如此恐怖的敌人,震怖之下,军心顿乱,东南处的数千荆州军,最先土崩瓦解,望风而溃。

  一处的溃散,很快就如骨牌般传导开来,不多时间,两万荆州军皆陷入了恐慌之中。

  就在此时,迂回到侧翼的文丑,瞅得机会,率领着两千神行骑,径直撞向了敌军的左翼。

  一横一竖,两相这么交叉一击,即使是最精锐的曹军也难以抵挡,更何况是刘表的荆州军。

  兵败如山倒,土崩瓦解已是不可逆转。

  中军处的刘表惶恐已极,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自己刚刚还肃然的军阵,只转眼间的功夫就被敌方轻易击破。

  此时的刘表,方才惊恐到意识到,颜良的用兵之能,远非自己可比。

  “怪不得蔡瑁他们屡战屡败,原来颜良这匹夫的骑兵,竟如此之强,这,这……”

  刘表是又惊又怒,整个人如陷冰冷的深渊一般。

  “主公,全军已溃,速速撤往襄阳吧!”

  飞奔而来的蔡中,惊恐的大叫着。

  蔡中数次与颜良交手,自对颜良的厉害是深有体会,这时一见兵败,第一时间就想到要逃跑。

  刘表心有不甘,但看着四散溃逃军士,即使有再多的恨也无济于事,畏惧之下,刘表只得在蔡中的保护下,望着襄阳城方向逃去。

  静静观战的颜良,清楚的欣赏了他两位信任的将领,上演了一场迂回穿插的精彩好戏。

  当颜良看到中军那面“刘”字大旗倒下时,颜良就知道,刘表想逃。

  “想逃,没那么容易。”

  手早就痒痒的颜良,纵马舞刀,率领着余下的千余铁骑,径直从正面杀去。

  一千铁骑,汹汹而至。

  刀锋过处,那些蝼蚁般的敌人,唯有肢离破碎。

  一路不停,他率领着铁骑,沿着大道的方向直线前进,杀入混乱的敌人,踏出长长的血路。

  冲破乱军,充满血丝的眼眸中,一眼便瞧见正前方大道上的一队骑兵,那里必是刘表所在。

  颜良拍马舞刀,如地狱的魔将一般,汹汹追上。

  奔逃中的刘表,眼见后方大队骑兵追至,自是大惊失色,急令蔡中和王威二人率军阻挡追敌。

  那二将得令,只得率百余骑兵,折返回头,迎击追至的敌骑。

  颜良纵马舞刀,当先杀上前来,王威和蔡中不知来将是颜良,二人对视一眼,齐肩驱马而上。

  一柄大刀,一支长枪,倾尽全力,向着颜良袭至。

  “土鸡瓦狗之辈,也敢挡老子的路!”

  颜良眼眸射出如刃的凶光,喉间如滚珠般蠕动,发出一声闷雷般的低啸。

  啸声中,那一柄长刀,挟着滚滚如涛之力,化做一面车轮,一左而右的荡向那袭至的二人。

  哐!哐!

  两声巨响声中,颜良从那二人之间如电而过。

  血雨和断折的兵器四溅而出。

  血雨中,两颗人头飞上半空。

  一刀,斩二将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