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一百五十三章 痛快的一把火

第一百五十三章 痛快的一把火

  两百艘战舰,帆已尽起,伴随着隆隆的战鼓声,开始顺流而下。

  处于劣势的甘宁,面对着数倍于己的敌人,仍然选择了迎强而上。

  溯江而上的蔡瑁,眼见敌方舰队出动,嘴角却浮现一丝冷笑。

  “你个锦帆贼,还想故伎重施不成,你倒是小看了我蔡瑁的实力。”

  蔡瑁傲慢的脸上流转着不屑,他当即不慌不忙的下令,命各舰彼此靠近,减少舰与舰间的距离,以密集的阵形向敌军稳步推进。

  前番场水战,张允之败就败于舰队阵形拉得太宽,舰间的缝隙给了甘宁艨冲小舰穿插的机会。

  如今蔡瑁吸取教训,以密集的阵形向前推进,堵住了敌舰穿插的时机,他相信,只要以这样密集的铁壁之阵横着推过去,以强大的弓弩网压制住对方,即使甘宁再狡猾,也将被碾平。

  五百艘战舰,横亘于江面,浩浩荡荡的推进前来,气势甚大。

  甘宁以艨冲小舰为主,区区两百数量的舰队,相对于蔡瑁军才来说,实在是太多过渺小。

  甘宁却无一丝畏惧,只催动舰队加快前进。

  本就据有上游之势,再升起满帆,加上桨力的推动,速度达最快,如风而行,迅速的逼近敌军。

  须臾,两军进入了彼此的弓弩射程范围。

  蔡瑁剑一挥,率先下达了攻击命令。

  正面一百余艘的斗舰,三千多弓弩手,早就搭好的利箭,应声而出。

  千鸟齐鸣的惊响中,数不清的箭矢腾空而起,如天罗地网一般,向着甘宁军呼啸而去。

  箭雨下,惨叫声骤起,成百的甘宁将士被命中。

  紧接着,一波接一波的箭雨,毫不停息的向着甘宁舰队倾泄而来。

  面对着如此强大的箭矢压制,甘宁和他的战士们却毫无退缩,只迎着箭雨依旧飞速的前进。

  片刻之后,两军相距已不过百步。

  时机正好。

  船头傲立的甘宁,大叫一声:“传令下去,各队施放火船。”

  令旗摇动,须臾遍传全军。

  各队按照事先的作战计划,将位于前端的艨冲点燃,士卒们则退往后面跟随的走舸。

  解开绳索束缚后,四十余艘火船便如脱了缰的野马,向着蔡瑁军直扑而去。

  艨冲舰中事先藏有硝石火油等易燃之物,只须臾间就熊熊燃烧,借着顺流之势,再加上先前加速前行的惯性,一艘艘的火船,竟如火龙一般,无可阻挡,疾冲向前。

  旗舰上,正自傲然的蔡瑁,瞬间陷入了无尽的惊骇。

  他万万没想到,甘宁并未如他所预想的那样,再次以艨冲快船接船肉博,而是出其不意的使出了火船战术。

  现下自己的舰队阵形如此之密,原本铁壁般的阵形,反而却成了最大的失策。

  “快,全舰散开,躲避火船!”

  蔡瑁惊骇之下,完全失了体面,急是放声大叫。

  不待他号令传下,早就吓坏了的各舰,就已第一时间开始四散躲避。

  只可惜,为时已晚。

  如风而来的火船,根本就不给敌人躲避的机会。

  如此近的距离,如此密的阵形,如此快的速度,当蔡瑁的水军刚刚改变航向时,三十余只火船就喷射着火舌,生生的撞入了舰队中。

  伴随着一声声撞击的巨响,竟有八艘火船第一时间就撞中了敌舰。

  熊熊的火焰迅速的蔓延,只转眼间的功夫,就将整艘木制的斗舰点燃。

  火势熊熊,眼见扑救不得,斗舰上的敌卒们生恐葬生于火海,只得不顾一切的涌上甲板跳水逃生。

  其余二十多艘火船,从前边的缝隙中穿过,转眼间又撞中后面的敌舰,而那些被点燃的敌舰,失去了控制的情况下,便只能顺着水流向后漂去,如此一来,就等于又有更多的火船顺流撞去。

  如此蔓延下去,不到一刻钟的时间,半个江面已为大火所覆盖,五百余艘襄阳水军战舰,竟有大半被燃着。

  无数惊恐的士卒跳下水去,不是为熊熊江水溺亡,就是给自家乱撞的战舰撞死,其余不及跳跑的士卒,则统统死在了大火之中。

  绝望的蔡瑁,眼见大势已去,却是第一时间弃却了旗舰,换了走舸顺流向下游的襄阳水寨逃去。

  失去了指挥的荆州舰队,在大火的冲击下,很快就陷入了一片混乱,残存的舰只掉转船头,不顾一切的望风而逃。

  此时的甘宁,则从容的驱使着舰队,紧跟在火船之后,如狼驱羊一般,顺流而下穷追敌军。

  午后时分,蔡瑁和那一百余艘战舰,万把多号幸存的士卒,仓皇的逃回了水寨。

  火船随后而至,从水寨旁掠夺过,顺流又入下游而去。

  噩梦还不算完,就在蔡瑁刚刚喘口气时,甘宁的水军已是扑至。

  两百艘战舰,挟着大胜之势,倾尽全力向着水寨攻来。

  水军主力尽失,三万兵马损失过半,此时的蔡瑁,早就惊魂落魄,哪里还有坚守之心。

  刚刚逃上水寨的蔡瑁,再不敢有半点迟疑,当即率领着他万余残军,弃却了水寨,一路向着襄阳城逃去。

  甘宁的五千水军,几乎兵不血刃就攻占了襄阳水寨。

  大胜的甘宁,留部分兵马守备水营,余军则迅速的向襄阳城挺进,同时飞马派人去向襄阳北郊的颜良主力报知大胜的消息。

  ######襄阳,北郊。

  中军大帐中,颜良的双腿搁在案几上,正闲淡的翻看着兵书。

  身为三军主帅的他,此刻云淡风轻,没有一丁点身处在大战中的紧张感。

  帐前的诸将们,却是脸色紧绷,除了徐庶之外,每个的人脸上都挂着几分不安。

  文丑、胡车儿,在场的这些诸将,都是陆战的好手,陆上交手,他们自对自己有着百倍信心。

  但这班旱鸭子们对于水战,却是一窍不通。

  三万敌众,五百战舰,统军的又是刘表麾下,除黄祖之外第二善水战的蔡瑁。

  以甘宁不到五千的水军,能否守得住浮桥,文丑等人心里还真是没底,更何况,颜良给甘宁的命令,还是歼灭蔡瑁水军。

  “能守住就不错了,还要全歼敌军,咱家颜右将军的胃口,未免太大了点吧。”

  帐中的诸将,此刻心中都在这样想着。

  颜良却丝毫没有担心,上一次击败张允之战,颜良已百分之百分的确认了甘宁的水战能力。

  他相信,自己的眼光绝没有错,甘宁绝不会令他失望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。

  大帐之中,气氛越来越不安。

  从清晨到正午,自斥候来报两军在浮桥一线交手到现在,已是过去了整整半天,所有人都在焦虑的等待着战斗的结果。

  “兄长,依我之见,我军是不是当移营向浮桥方向,以备不测。”文丑忍不住进言道。

  “不测,什么不测?”颜良放下了书简,故作茫然道。

  文丑干咳了几声,拱手道:“兄长,兴霸以弱敌强,胜负未知,倘若浮桥有失,我军就有被截断在南岸的危险,愚弟的意思是,大军若是能靠近浮桥扎营,一旦事有不测的话……”

  下边的话文丑没有说完,但意思却已明显。

  他是想说,一旦浮桥有失,大军还可以尽快的由浮桥撤往北岸,以免全军被隔断于江南。

  颜良却只淡淡一笑,反问一句:“子勤,莫非你不相信兴霸的实力不成?”

  文丑顿了顿,“兴霸的水战实力自是有的,但这一次双方实力实在太过悬殊,愚弟只怕兴霸力不从心啊。”

  话虽委婉,但言下之意却了然。

  文丑他就是对甘宁这位初出茅庐的年轻之将,怀有着不信任。

  “你可以不信任兴霸的实力,但你也不相信本将的识人之能吗?”

  颜良再一次反问,这一下,文丑就语塞无言了。

  满宠、文聘、徐庶,甚至是胡车儿、周仓等人,这些原本藉藉无名之辈,一旦投入颜良麾下,就发挥出了前所未有的能量,让世人震惊的能量。

  时值如今,谁人敢怀疑颜良的识人之能。

  大帐之中,一时安静了下来,诸将的不安,都为颜良那强烈的自信那镇压下去。

  颜良重新拿起书简,继续闲观兵书。

  日沉西斜,转眼又过数个时辰。

  匆匆的脚步声响起,一名斥候入得帐中,自文丑以下,诸将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。

  那斥候伏地于前,兴奋的叫道:“禀将军,兴霸将军大败蔡瑁水军,一直举攻破敌军水营,目下正全军向襄阳方向挺进。”

  大帐中陷入了沉寂,落针可闻。

  然后,便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声。

  甘宁胜了,不仅歼灭了荆州水军,而且还攻破了敌寨,兵马直逼襄阳而去。

  不但胜了,而且是大胜。

  锦帆贼出身的那个年轻小将,竟然真的不可思议的做到了这一切。

  兴奋欢腾中的文丑,不禁拱手道:“兴霸这等水战良将,当真世所罕见,兄长慧眼识英之能,实令愚弟佩服之至。”

  其余诸将,也尽皆感慨称奇,纷纷敬叹颜良的识人之能。

  颜良也不谦逊,只昂首接受众人的敬服。

  一直平静的徐庶,这时便开口笑道:“主公,襄阳水军已破,现在该是我们放开手脚,倾全力去取襄阳城的时候了。”

  颜良的胸中,猎猎的豪情在燃烧,猛然起身,高声道:“传本将之令,全军即刻拔营,兵进襄阳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